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六十六章 叛国军团

    一行六人,重甲漆黑,或持大戟,或紧握长矛,或抓着长刀。

    六人佩戴着的面具,和重甲浑然一体,只露出冷血森寒的眼眸。

    隔着数十米,虞渊就仿佛嗅到,从他们身上散的浓郁血腥味。

    仔细去看,能看到在那漆黑重甲上,有斑驳的血迹。

    大戟,长矛和长刀,都近两米长。

    此类兵刃,以虞渊的了解,其实不适合修行者使用。

    只有常年骑乘战马,四处征战的各国将士,才会习惯这样的兵刃,借战马的冲势,将兵刃的威能释放。

    六人都没有骑乘战马,身上的重甲,因为过于沉重,其实反而成为累赘,极大地影响他们的腾挪度。

    只是被困在中央的白莘莘,虽有入微境的修为,可实战经验少的可怜。

    她施展的灵诀,拉扯出来的火焰流光,落在六人身上的重甲,只溅起灿然火花,并不能破掉甲胄防御。

    六人挥动的兵刃,绽放出来的灵光,倒是令她束手束脚。

    其中有一人,手持弩箭,冷不防地来一下,给她带来的威胁最大。

    她已经中了箭,而且箭矢淬毒,一旦毒性作,她怕是会瞬间失去战力。

    那六人,先前差点袭杀詹天象,如今又对她下手,分明不会在乎她天药宗的身份,可谓是穷凶极恶。

    “虞渊!你愣着作甚?快逃啊!”白莘莘再次喝道。

    宁骥如临大敌,看着那一行六人,说道:“虞渊,他们不是银月帝国的,而是神威帝国的黑獠军!”

    此言一出,六人当中手持大戟的那人,面具下冷幽的漆黑眼眸,显出惊异。

    似乎在奇怪,竟然会有人在这里,认得他们的身份来。

    “黑獠军?”虞渊根本没听过。

    “神威帝国,战力最强的军团!此军,进入的门槛便是黄庭境!在乾玄大6,所有帝国的军团中,黑獠军排名第三!”宁骥脸sè沉重,说道:“我不久前,刚听到传言,说黑獠军的领,叛出了神威帝国。”

    “神威帝国,出动了众多修行者,去追杀那位脑。”

    “黑獠军,为何出现于此?”

    宁骥讲话时,已心生退意,不断向虞渊使眼sè。

    神威帝国的黑獠军,人数稀少,传言长期维持在百人左右。

    可就百人的黑獠军,在整个乾玄大6的帝国,都享有恐怖名声。

    此军的军团长,也是一个神秘人物,据说只忠心于神威帝国的现任帝王,为人残暴血腥,在神威帝国的国内和国外,说出来,都是能令小儿不敢啼哭的凶人。

    他的突然叛国,来的非常的突兀,没人清楚是怎么回事。

    宁骥也是因为先前,从暗月城离开,游荡于别的城池,偶然得知这个消息。

    身为山泽野修,宁骥早些年从别的途径,去过遥远的神威帝国,曾有幸见过黑獠军行事,认得他们所穿的甲胄和面具。

    “神威帝国,叛国的军团……”

    虞渊愣了愣,就大致猜测出,这个所谓的黑獠军,叛出神威帝国,被那帝国修行者追杀时,应该逃往北方那片凶绝之地。

    那里,地势险峻,环境恶劣,自古以来就是银月帝国、

    神威帝国犯事者,流亡逃窜的最佳选择。

    可神威帝国,离虞家镇这边,不知多么遥远,黑獠军为何穿越之后,出现于此?

    竟然还不分青红皂白,一遇到詹天象,天药宗的白莘莘,就要处之而后快?

    “哐当!”

    一位提着长矛的黑獠军将士,行进间,甲胄传来金铁碰撞的声响,似得到授意,突然脱离白莘莘,提而来。

    漆黑甲胄上,骤然血雾升腾!

    那位将士狰狞面具,似被血雾激活,变得宛如血sè炼狱爬出的狰狞恶鬼,其手中的长矛,被他抬出一刺,滚动的浓郁气血,竟凝为一头张开大口的巨鳄。

    “破玄境,气血幻形!”

    宁骥神sè微变,高喝一声,让虞渊赶紧退避。

    来人,有着破玄境的修为,常年征战,不论战斗经验,还是个人实力,都要过他和虞渊一截。

    他刚踏入破玄境不久,气血凝炼的不足,心中一点底都没。

    虞渊,只是黄庭境,怕是更加不是敌手。

    宁骥内心苦笑,却在高喝之时,身影一闪,出现于虞渊前方,准备对敌。

    “不必!”

    背后的虞渊,长笑一声,轰然冲了出去。

    “怎如此之快?!”

    宁骥看着如一道光虹般的他,瞬间呆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未等他反应过来,虞渊灵动至极地,轻易避开那位将士刺来的长矛,脚步曲折,瞬间在那人后侧冒头。

    然后,便是一拳,捶向那位将士甲胄后心。

    宛如一轮炽烈太阳,在那身披漆黑重甲的将士后心漂浮而出,虞渊拳头绽放的辉芒,耀的宁骥都是眼睛一花。

    “可,境界差之甚多啊!”宁骥内心呼喊。

    对方的境界,和他一般为破玄境初期,这比虞渊的黄庭境,整整高出一个级别,再加上黑獠军标配的重甲,皆强固无比,虞渊的挥拳,真能起到效果?

    “哐当!”

    铁锤砸铁般,虞渊一拳砸在那人将士后心甲胄,火光溅射。

    那人被虞渊一拳,捶打的往前跌跌撞撞的,连奔了数步。

    他眼瞳一冷,猛地回过头来,一缕缕血雾般的气血,就在胸腔酝酿着,要再次灌注向手中长矛。

    仅黄庭境的虞渊,一击下来,没有破掉甲胄防御,可还是令他大为不爽。

    “嘿!”

    虞渊咧开嘴,灿然一笑,道:“再来!”

    话语一落,又是一道长虹光流划过,虞渊又一次避过他挥动的长矛,在其右侧鬼魅般露头。

    又是一拳轰下!

    “哐!哐当!”

    打铁般,虞渊围绕着这位黑獠军的将士,不断地挥拳。

    每一拳落下,都势沉如山,砸的那位提着长矛的将士,跄踉着倒退。

    那人不断转头,调整着方向,可就是不能和虞渊正面接触,始终是在被动挨打。

    宁骥没有再看白莘莘,和另外五位黑獠军的战斗,注意力全部放在虞渊身上,很快就知道虞渊完全是依仗着高,让那位黑獠军将士,都沾不了身。

    那位境界高出一截,破玄境的修为,可惜不论是身披的甲胄,还是手持的

    长矛,都异常沉重。

    以往,他骑乘着战马,借战马能够将重甲和长矛优势挥。

    可没了战马的他,偏偏未能舍弃重甲和长矛,没有能轻装上阵,导致他的移动度,大幅度减弱。

    虞渊就是仗着度,令他摸不着边,连番轰击他。

    可惜捶打了半天,也未能破开那甲胄的防御,除了让那位将士有点晕头转向外,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我便站着不动,你又能如何?”

    被虞渊弄的烦了,那位黑獠军的将士,干脆原地停了下来,提着长矛屹立不动,坐等虞渊近身轰击。

    “黄庭境的修为,我任你捶打,你能破掉我的黑獠甲吗?”他语气冰冷。

    “区区不入流的灵级甲胄,你还真当是铜墙铁壁了?”虞渊哈哈大笑,倏然再次欺身而进,又是一拳轰出。

    “轰!”

    周边的天地灵气,骤然狂暴混乱,一股浓郁的煞气,似从他血肉骨骼猛地涌出。

    霎那间,虞渊犹如化作远古的妖魔巨擘,握着的拳头,不再绽放出炽烈辉芒,而是拖曳着灰蒙蒙的气流,又砸向那位将士的后心。

    “煞魔炼体术!煞魔荒蛮大力!”

    强行拉扯天地灵气,凝炼而出的灰蒙蒙气流,彼此揉炼掺杂,竟出“嗤嗤”的异响,气息暴烈。

    “小心!”

    正在攻击白莘莘的,有着入微境修为的黑獠军将士,突然嗅到不对劲,出声提醒。

    可惜迟了。

    新的拳势,拖曳而出的灰蒙蒙气流,一撞击在那位黑獠军将士后心甲胄,就见甲胄骤然释放出黝黑光泽。

    隐约间,可见甲衣表层的斑驳血迹,形成一块块鬼画符的图纹。

    图纹方才浮现,就被那灰蒙蒙的气流,给冲撞的支离破碎。

    就在那图纹破碎的霎那间,虞渊蕴藏在拳头内的煞魔荒蛮大力,山洪般爆,透过甲胄防御,势若破竹般灌泄而入。

    那位黑獠军将士的后心,在甲胄之下,立即绽裂出肉眼不可见的众多伤口。

    一条条血管和筋脉,直接爆裂开来。

    他闷哼一声,不受控制地向着前方,向着宁骥的方向冲来。

    宁骥能看到,他咬着牙,虽强忍着剧痛,可鲜血却从嘴角,不住地流淌,怎么都止不住。

    “破玄境又如何?心窍一碎,不还是一个死?”

    虞渊笑了笑,摇着头说道:“真以为一件灵级的铠甲,就能护你周全?明明境界高一截,偏偏依仗着外物,着实可笑。”

    此言一落,那位朝着宁骥奔来的黑獠军将士,再也控制不住,轰然倒地。

    更多的鲜血,从他口中“汩汩”冒出。

    “这……”

    望着那具依然披着重甲的黑獠军尸体,宁骥精神有点恍惚,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破玄境的黑獠军将士,就这么死了?”

    “哐当!”

    又有一位新的黑獠军将士,一声不吭地解甲,将束缚他度的,异常沉重的黑獠甲,直接砸在地上。

    就连覆盖面部的狰狞面具,也给她一并扔掉。

    赫然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性将士!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