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两百八十三章 最初的认可!

    由一黑一白,两道纯净能量交织变幻而成的童子,放肆地站在风云帆前。

    银月帝国一众强者,连李元龟在内,皆神色肃穆,心情沉重。

    从分魂棍逸出,在禁地深处异地,和一道漆黑灵魂融合,补全之后化作奇异童子的生灵,已愈强大。

    天地之间,存在着众多奇特异类。

    虞蛛如此,安岕山如此,这位童子也是如此。

    本来,只是纯粹魂灵体态的童子,如今再见,给虞渊的感觉已截然不同。

    这位童子,体内充盈着异乎寻常的奇异能量。

    没气血,而是磅礴魂能和精纯天地能量的混杂。

    类似于,修炼有成的阳神。

    银月帝国的修行者,之所以不安,就是因为看出这位童子,明明没有真正的血肉体魄,偏偏充盈着浑厚纯粹的能量。

    传说中的阳神,就如眼前童子般,由纯净能量凝炼为实体。

    而非阴神般虚幻飘忽。

    “我乃银月帝国修行者,和黑獠军,和那隐龙湖都没有瓜葛。”虞渊微微一笑,说道:“我会在此地,只是凑巧。”

    “银月帝国……”

    黑白相间的童子,自语一句,又沉默下来。

    他那一黑一白的两只眼,幽幽地,看向风云帆的众人。

    他的视线,突然定格在严钰身上。

    出自于帝国严家的严钰,一身显得紧窄的衣甲,忽“刺溜”的溅射出流光。

    严钰一惊,低头去看,就现镌刻在衣甲上的,阻止魂念渗透的“绝灵”阵图,一幅幅地被激活。

    “绝灵”阵图所起的作用,就是隔绝强者的魂念渗透,防止阴神境级别的强者,以强大魂术痛击自身的灵魂识海。

    淡绿色,暗黄色的奇诡丝线,“哧哧”的飞溅着光芒。

    严钰内心震动,旋即紧张起来,道:“你想知道什么?”

    童子的眼眸,白色的那一只眼,悄然变幻。

    白色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着,打量着严钰,忽道:“我和她,还有虞渊,说两句话。”

    不等李元龟表态,他两只手,分别抓向虞渊和严钰。

    虚空如折叠扭曲,风云帆剧烈抖动,整个天地仿佛颠倒过来。

    虞渊和严钰两人,忽然生出失重感,飘飘忽忽地,如穿透风云帆,骤然落向帆船底部,处于一片苍茫的云簇。

    两人一个愣神,浑噩之中,就感觉被人拉扯到别的小天地。

    待到虞渊清醒,低头去看,便瞧见雾茫茫的脚下,乃大如天幕的船底。

    他琢磨一阵子,霎那醒悟。

    他和严钰两人,此刻是头朝下,处在风云帆的帆船底部,而且他和严钰两人,如缩小千百倍,在一簇云内。

    本只有巴掌大的云,在他和严钰眼底,已化作一方奇妙小天地。

    十几米长的风云帆,遮蔽了天,如笼罩这方空间的天幕。

    “挣脱陨月禁地的封镇,你的变化很大。”虞渊心生感慨,“以自身的力量,隔绝一方小天地,如此神通手段,很多达到魂游境的大修行者,也做不到。”

    “你弄我过来作甚?”严钰惊道。

    有着一黑一白眼瞳,模样俊美的童子,忽绽露真切笑容。

    那笑容,竟然是对严钰而为,“你不记得我了?”

    严钰茫然,“你是谁?”

    “呵呵。”

    黑白相间的奇异童子,突然身影奇变,化作一根有着一圈圈黑白纹络,虞渊曾无比熟悉的分魂棍。

    严钰大叫:“那根棍子!”

    童子灿然一笑,“是呀,我是那根棍子的器魂啊。”

    分魂棍本属于陨月禁地,后来被人找到带出去,辗转落入严禄手中,而严禄乃严家族人,严钰也是。

    事实上,分魂棍最早是在严钰手中,是她偶然得到以后,赠与侄儿严禄的。

    严钰其实不知,分魂棍在她手中时,器魂已悄然觉醒。

    并且在那段浑浑噩噩,灵智尚未完全复苏的日子里,他对严钰是非常依赖的。

    严钰在那段岁月,以自身气血温润分魂棍,给分魂棍带来了很大帮助。

    可惜,器魂稍稍恢复一点灵智,具备了些许魂之奇异,就被她惊喜之下,转增给了被族内寄予厚望的严禄。

    严禄得手,分魂棍的奇特之处,被渐渐挖掘出来。

    只是没有人知道,分魂棍的器灵,最初认可的主人,并不是严禄。

    而是早年那个胖乎乎地,天天摩挲着分魂棍,注入一缕缕气血温养,经常傻傻自言自语的严钰。

    彼时的严钰,还只是严家,一个因容貌不出众,整日自卑的小丫头片子。

    她当初最渴望的,就是长大以后,能生的好看一点。

    她天天抓着分魂棍,做着女大十八变的美梦,幻想着等将来长大了,就会变得美貌,被族人认可,能被家族许配给某个英俊的大家族子弟。

    可惜,如今已经长大的严钰,依旧谈不上美貌。

    那位灵智复苏,意识开始觉醒时,黑白相间的童子,先接触的就是严钰。

    童子被她赠送出去,被严禄带入陨月禁地试炼,另一部分魂魄补全,智慧大开。

    童子吞没众多异魂壮大自身以后,还时常想起当初懵懂未知时,那个胖乎乎丫头,一声声的自言自语,无意识送入长棍内的温热气息。

    “你,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严钰忽然激动了,“不对呀!你是一根棍子啊,你没有身体的,你,你……”

    严钰语无伦次了。

    “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童子笑容可掬,对严钰说道:“以严为姓,名为奇灵,我叫严奇灵。”

    “奇灵,器灵……”虞渊若有所思。

    “严奇灵?姓严?是因为小禄吗?”严钰道。

    “不是。”摇了摇头,严奇灵说道:“不是因为他严禄,而是因为你严钰!如果不是你,将我转增给他,很久之前,我应该在真正灵智大开后,认你为主。至于严禄,他从来就没有得到我,真正的认同。”

    说到这里,为自己取名为严奇灵的黑白童子,竟显得异常伤感难过。

    严钰也莫名心酸,讷讷地道:“严禄是族内希望,是我严家的未来。而我,又是他的长辈,自然要将好的让给他。我也没有想过,你当时灵智大开,有了自己的意识,只是觉得你能分离魂魄,妙用无穷,觉得他更配得上你。”

    严禄天赋出众,将来注定是严家的顶梁柱,是有望阴神,甚至是魂游的。

    如此人物,自然要将最好的资源,拿出来供养他。

    身为严家族人的严钰,待到现分魂棍的奇妙,加上也颇为疼爱小时候的严禄,就将分魂棍赠与,希望在他手中扬光大。

    严钰怎想到,分魂棍的器魂,真正认可,愿意敞开接纳的人,只是她。

    而非后来的严禄。

    或许因为这样,陨月禁地时,严奇灵最终选择挣脱器物的束缚,独立于天地之间,并将另外那一部分黑魂融合,智慧大开,吞没一位位禁地的邪灵异魂,以匪夷所思地度成长进阶,终变成如今这般。

    “能再见到你,我很高兴呐。”

    严奇灵在面对她时,和以前全然不同,那种真心的欢喜和依赖,是虞渊从未见过的。

    因他一席话,心怀愧疚的严钰,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别自责了,过去就过去了,我如今也很好。”严奇灵带着浅浅的笑容,似终于想起了虞渊的存在,说道:“远方的那一场战斗,我是想参与的。”

    他像是和虞渊打声招呼。

    虞渊道:“脱离陨月禁地,我不再能掌控封天化魂阵,无法运转化魂池,就只是一个黄庭境的小修行者而已。”

    “你以为,我是船上的那些人?”严奇灵嘴角轻扬,又撇了撇嘴,“我从阴风谷前脚离开,你后脚就进去了。待到阴风谷各类禁制解开,枯骨遍地,死的都是入微境和阴神境,其中还有真正的大人物。”

    严钰微微变色。

    她绝对没有想到,不久前碧峰山脉阴风谷的惊天惨案,和虞渊有什么瓜葛。

    如今,容貌虽然没有变美的她,因修为境界不凡,俨然也是族内的高层,从而能得知一些内幕。

    她听说了阴风谷的剧变,知道死了很多人,知道天药宗在秘密调查。

    甚至听说,连玄天宗和元阳宗的人,都悄然降临,寻找蛛丝马迹。

    虞渊,也进入了阴风谷,并且活下来了?

    再看眼前这位,出自暗月城的虞家少爷时,严钰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肃穆,然后想起了严禄归来以后,面对着严家一众老辈,所说的那番话。

    严禄直言不讳地,当着族老的面,说银月帝国新一代最可怕的人,并非李禹。

    也不是苏妍、蔺竹筠、樊离,同样不是他严禄自己。

    ——而是名不经传的虞渊!

    严禄居然还说,暗月城的虞渊,除了暂时境界不足,别的方面高出不止一截!

    一群眼高于顶,且无比迂腐执拗的严家老辈,都对严禄寄予厚望,视为严家再次昌盛的关键。

    他这般推崇一位,来自于暗月城,比他还小的虞家少爷,令众多族老纷纷震怒。

    本意想因虞渊不在,帮虞家一把的严禄,因对虞渊过分的夸赞,反而导致严家眼睁睁看着虞家的困境,而束手旁观。

    没见虞渊,没听严奇灵说那番话前,严钰也不觉得虞渊有什么奇特之处。

    但现在,由于严奇灵的重视,因为他说的阴风谷之事,令她开始深想侄儿的态度,对虞渊的由衷敬佩。

    “雷宗,寒阴宗,隐龙湖,黑獠军的那位军长。”虞渊迟疑了一下,突道:“你站在哪一边?”

    “我不站在任何一边。”严奇灵很敞亮,很严肃,也很认真地说:“我想要那头银霜苍龙死!他的龙魂,对我有极大帮助。至于雷宗,寒阴宗,还有那个什么黑獠军的军长,是死,还是活,我并不关心。”

    “唔。”虞渊耸了耸肩,鼓励道:“那你加油,我们相识一场,也是我送你离开的,我希望你好好的。”

    “雷宗、寒阴宗的两位强者,和那头银霜苍龙穿一条裤子,我便是暗中下手,也没太多把握。”严奇灵忽然流露出,显得有些谄媚的笑容,对虞渊卑躬屈膝地说:“但如果,再加上一位和我同等的存在,胜算就大多了。”

    虞渊不动声色,“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们一同离开的,我知道,她只听命于你。”严奇灵满脸希冀地说。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