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开拓小天地!

    黄庭境,如何精炼灵气,淬炼丹田,虞渊本无概念。

    可真正着手施为后,便现很多时候,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从一开始,就以“九耀天轮”奠定基础的他,在境界顺利抵达黄庭境,终于要展露天赋时,又是此奇妙法决来主导。

    丹田内部小天地,九个灿灿光团,如曜日高悬!

    光团转动飞逝着,凝为一流光溢彩的绚烂光带。

    光带一成,就在吸纳着周边雾茫茫的灵气。灵气一入那绚烂光带,异变再生!

    虞渊的心神念头,在“开慧眼”的状态下,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流光绚烂的光带,宛如巨大磨盘在转动。

    每转动一圈,逸入其中的灵气,就被精炼一分!

    “九耀天轮”真正的玄奇,也因此而显现。

    如九个曜日合力推动着的轮盘,吸纳着较为淡薄的灵气,经过光轮的转动,将其凝炼的愈精纯。

    整个黄庭小天地,在这个时刻,如被分作成上下两个部分。

    半空中曜日化作的光轮,从八方吸纳着淡薄灵气,经过那磨盘般的光轮旋动凝炼,令新的精纯灵气,朝着下方沉落。

    仔细去看,那九个曜日推动的,光灿灿的轮盘,像是一口巨大的,不断转动着的井!

    巨大的井,上方井口吞没着淡薄的灵能,巨井如磨盘转动凝炼,一圈又是一圈地往下。

    最终,从井底内,流逸出精炼之后的灵气。

    涌入井口的灵气,原本很是稀薄,但在经过“九耀天轮”的凝炼后,从井底流逸而出的,就要凝炼聚涌很多。

    炼化的灵气,汇聚在黄庭小天地的下部分,和以前的灵气泾渭分明,彼此不容。

    没有被净化精炼过的灵气,袅袅飞起,到了上方之后,被那“九耀天轮”化作的“巨井”吞没,再次洗练。

    时间,在悄然不觉间流逝。

    心神沉浸的虞渊,很快就现原先满溢着灵气的黄庭小天地,那些第一轮稀薄的灵气,尽数被“九耀天轮”给炼化。

    而小天地下方,被炼化了一轮的精纯灵气,仅仅只占了极小空间。

    可能,只占下方的十分之一。

    虞渊只

    觉得灵魂,都微微一震。

    就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个事实。

    本充盈黄庭小天地的灵气,在那“九耀天轮”的净化精炼之后,凝缩了十倍!

    因此,才只占了十分之一的空间。

    他在心神震动之际,忽看到又有汹涌的灵气,铺天盖地涌入。

    他瞬间知道,应该是新生灵气的不足,眼看无法后续地淬炼下去,外界才灌注了更多的灵气入内。

    专注于修炼的他,依然感应出臂骨的灼热难耐。

    他不敢多想,依旧是将心神,沉浸在黄庭小天地,持续且紧迫地修行着,巨鲸吸水般吞没着那些涌入的灵气。

    很快,再次涌入的灵气,又注满丹田。

    新涌入的灵气,和那些被净化精炼后的灵气,依旧是井水不犯河水。

    而“九耀天轮”则是旋转运作着,如一口巨井,井口吞没着新涌入的稀薄灵气,旋动着精炼过后,从井底逸入炼化后的。

    不知多久,第二次灌注的灵气,又被炼化一空。

    下方,净化洗练后的灵气,则是多占了一片空间。

    于是,在虞渊废寝忘食地苦修下,又再次灌注了第三波,浩浩荡荡的灵气,重新塞满黄庭丹田。

    他又再次去洗练净化,就这么周而复始,一遍又是一遍。

    忘却时间流逝的虞渊,看着黄庭小天地,下方的空间,被越来越多的精炼灵气充斥着。

    就这么,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又似乎只是一小会。

    在那“九耀天轮”的作用下,凝炼之后的灵气,彻底地占满了下方空间。

    惊人至极的变化,就此生!

    本有极限,能感知到尽头的内部黄庭小天地,最边沿的界限,被溢满的炼化后的灵气,给冲洗着强行开辟!

    下方的黄庭小天地,如果是一个池塘,经过“九耀天轮”洗练注入的灵气,则是池水。

    池水,完全注满了池塘时,再有池水从天流入进来,池水居然并不是往外溢。

    竟然是池塘被涨大了!

    这个现,让虞渊非常直观地看到,原来所谓的黄庭境,所谓后天的“开辟”黄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每一个修行者,黄庭小天地的大小,都是天生而定。

    修炼到黄庭境,洞开下丹田的那一霎,就能看出黄庭的广袤,先断定出天赋。

    后天的开辟,只能在黄庭境中期时,试着将黄庭小天地的大小,给重新开疆拓土。

    这是对黄庭小天地的二次改造。

    原先虞渊还不清楚,黄庭小天地的二次改造,后天的开辟,会是什么一个情况。

    他现在终于明白,只有在精炼灵气,第一炼结束,盈余后的炼化灵气,会自然而然地化作奇能,让黄庭小天地这个“池塘”,自行地开阔,向外延伸。

    了解了这点,他便继续修行。

    不断灌注新的灵气,经“九耀天轮”的洗练净化,注入下方空间,开辟着黄庭小天地。

    黄庭小天地,如被充气的气球,不断地鼓胀着。

    过了一阵子,第一轮的炼化似乎终于结束,内部小天地,不会再涨大丝毫。

    不知修行了多久的他,迷迷糊糊地,忽然就醒了过了。

    一直缭绕着他的,白雾茫茫的异常,也在刹那消失。

    他犹如在瞬间回归现实。

    一道道惊异目光,纷纷落在他身上,满是探究。

    感到臂骨灼热的他,没理会身边人,而是举头看着天。

    夜空,星辰灿然,沈飞晴和雷宗、寒yin宗的魂游大修,不知所踪,不知生死。

    “我,修行了多久?”他茫然道。

    “也就大半个时辰。”太渊宗的杨隐泉,眸光熠熠,微笑着说道:“虞家的小子,你的黄庭小天地,如今几炼?”

    这话一出,众人都来了精神。

    “刚刚一炼而已。”虞渊很坦诚。

    杨隐泉略有些失望,“才一炼,什么都还看不出。”

    “什么情况?”虞渊不理他,看向辕莲瑶,“那位黑獠军的军长大人呢?雷宗寒yin宗的那两人,如今何处?”

    “雷宗和寒yin宗的两位魂游大修,应该都死了。”辕莲瑶道。

    虞渊正要细问,忽聆听到白衣国师,从湖底深处,传递的一个心念,“甩开他们,我们去遗地深处,寻秘境。”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