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载剑意!

    因沈飞晴而绽裂开来的,所有的空间缝隙,尽入虞渊那只手。

    那只手,如化作一柄剑意裂天的神剑。

    他那搭在暗域修罗褐色眼球的指头,不断地颤抖着,指尖溅射出湛蓝和赤红碎光。

    湛蓝光烁,源于那只褐色眼球,蕴含着极寒晶光。

    赤红光点,则是臂骨内灼热的剑芒,抵消那冰寒之力,撞击碎灭而成。

    虞渊的心神意念,沉浸在指腹,感受着惊心动魄的对撞,神色严峻而专注,不敢有一丝松懈。

    汇聚着空间缝隙,剑鞘的剑意,处于臂骨交织剑芒的那道剑决,还没真正释放。

    因剑魂,未能完全苏醒过来。

    可剑意和褐色眼瞳之中,那极寒暗域的战斗,其实已经掀起。

    每一秒,每一个刹那,都有数百道灼热流光,从那些交织的赤红剑芒内飞出,奔着那只褐色眼球而去。

    拳头大小的褐色眼球,则是攒簇了众多的极寒晶点,拦截剿杀围堵着灼热流光。

    在虞渊指头,和那眼球接触的极小之地,一场他暂时不能细观,只能大致感应的战斗,其实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那一剑,尚未蓄势完成,还没有挥出……

    剑意自而成的炽热流光,则是先行一步,如先行军。

    他隐隐能感知到,褐色眼球内部的天地,潜着一个极其强大的意志,推动着那方小世界的力量,聚涌汇集着极寒晶点,和先行的剑意厮杀。

    他在陨月禁地,接触过不少异魂大妖,见识过天魔青魇般的大魔凶悍。

    褐色眼球内,主导着内部小天地的庞大意志,该是同一级别的恐怖存在。

    联想起,那白殇过来时的一番话,严奇灵对暗域修罗的推断,他不得不相信,被剑鞘内的凌厉剑意,镇压炼化了不知多少年的暗域修罗,并没有死透。

    残魂和灵智,缩在独目内,已蛰伏了很久很久。

    如果他当真率先拔出剑鞘,没了剑鞘的镇压,那位残魂和灵智隐入眼球小天地的暗域修罗,极有可能脱困而出。

    一旦恢复自由身,血肉重铸,战力重返巅峰,就是一位白金级的战神。

    一念于此,他就不寒而栗,暗骂沈飞晴。

    “国师大人,还有徐前辈!”

    虞渊冷着脸,说道:“我不管你们和那位军长大人,以前有什么深厚交情,但她如今的所作所为,会害死我们所有人!”

    “虞渊,那暗域修罗当真还活着?”周苍旻神情凝重。

    “眼球内,有一个残存的意志,千真万确!”虞渊沉着脸,喝道:“下面的一剑,要抹杀的,就是那个残存意志!但我觉得……”

    他忽然也注意到,风云帆悄然临近,出现在视野内。

    “白殇,刚刚突然冒出,将我们神威帝国的魏凤掳走了。”眼睛紧闭的柳莺,将通过陨落星眸看到的画面,告知众人,“白殇抓走魏凤,消失在沈飞晴不见之地。虞渊有一点可能说对了,白殇和沈飞晴该是同路人。”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又补充一句:“银月帝国的老将军,那个叫李元龟的,说白殇的所作所为,是奉银月女皇的命令。”

    这话一出,围在坑洞旁的周苍旻,徐子皙,还有严奇灵,猛地看向风云帆。

    李元龟此刻就在当中!

    “以我的安危为主!”

    虞渊突然惊叫起来,“白殇,沈飞晴,可能还有其他人!他们所做的,应该是释放那暗域修罗,让他在芜没遗地显化!我如今做的事情,是要斩杀那位的残存灵智,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周苍旻一震,道:“你是对的!”

    本欲冲出,降临到风云帆,打杀或擒拿李元龟的徐子皙、严奇灵,都顿时冷静下来。

    此时此刻,虞渊所做的事情,才是至关紧要的!

    虞渊在剑鞘,在那众多空间缝隙融入之后,以身化剑,就是为了积蓄足够,为了后面的那一剑。

    为了轰杀褐色眼球内,暗域修罗残存的意志和灵智,要他死的彻底!

    白殇和沈飞晴,这趟密谋的,只要是想那暗域修罗活着,就必须在虞渊挥出那一剑前,去阻止他。

    最好的办法,就是袭杀虞渊!

    “蓬!”

    穿在那只臂膀的衣衫,骤然化作飞灰,似再也承受不了臂骨内的恐怖剑意。

    裸露在外的,那一截虞渊的手臂,肤色如煮熟的红色大虾。

    条条皮肤下筋脉,被撑的胀大了许多,隐约能看到有神光异芒,在筋脉内如电飞逝。

    胀大的筋脉,在皮层底下,如暴躁的蛟龙恶蟒,望着狰狞可怖。

    一条极其细微的伤口,从他那只手的手背,突然绽开。

    然后就是第二条,第三条!

    数秒后,虞渊那只手的背面,伤口密布,顿有鲜血渗透而出。

    这是一个不好的讯号。

    经过化魂池淬炼,勒破蕴灵境,抵达黄庭境的虞渊,这具血肉体魄比同境者坚韧强悍了太多倍。

    可是,依然无法承载如此恐怖剑意!

    一缕缕,一条条,汇聚在他这只手的剑意,和褐色眼球内极寒暗域的力量碰撞了一阵子,就开始让手背皮肉撕裂。

    剑魂,还没有完全被唤醒,那一剑,也还没挥出来。

    在此期间,虞渊能受得了?

    血肉肢体能承受,心神魂魄呢?

    “不太妙。”

    徐子皙明眸微颤,丰唇一动,道:“他境界太低微,那道恐怖的剑意剑决,以他为剑来催动,也太为难他了。”

    周苍旻也深深皱眉。

    黄庭境中期修为,没有能踏入破玄境,煞魔炼体术的精妙和玄奇,没有能彻彻底底地挥出来。

    这样的虞渊,未必就能完全承受那些剑意剑芒,将那一剑给释放。

    “你们照看一下他。”

    白衣国师略一犹豫,身影凭空消失。

    终于停下的风云帆内,他冷不防地冒出来,就站在那位老将军旁,“禁地一别,一年有余,能再见老将军,甚为荣幸。”周苍旻抱拳行礼。

    “国师大人!”

    “周苍旻!”

    风云帆中的所有人都被震动,轰然变色。

    辕莲瑶美眸一亮,就要上来行礼,被他以眼神阻止。

    太渊宗的杨隐泉,望着眼前这位,被李元龟道出真实身份,赤魔宗排位最高的魔种,也为之心折,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是一位怪才。

    “国师大人来此作甚?”李元龟故作惊讶。

    深深看了他一眼,周苍旻摇了摇头,哑然一笑。

    咻!

    一道白光,由周苍旻的阴神凝练而成,在李元龟眉心一闪而逝。

    李元龟的面部表情,就此定格。

    他的眼瞳,则是充满了痛苦和恐惧。

    强如杨隐泉,还有李玉蟾般的阴神者,能以阴神瞧见,一缕白衣身影,在李元龟眼瞳深处飘忽不定。

    李元龟也是阴神后期的修行者,可面对着周苍旻,竟然连呼叫都不出。

    周苍旻在其灵魂识海,上丹田泥丸穴窍,飞逝穿梭,搜寻其记忆,剥夺他的感知,肆意妄为。

    还当着银月帝国众多权贵,太渊宗杨隐泉的面,当真是大胆包天。

    呼!

    周苍旻的白衣身影,由李元龟眉心飞离,像是从一个紧窄的窗户口挤了出来。

    李元龟七孔流出火焰,灵魂识海如着了火,汹涌燃烧。

    白衣国师看着暴怒的李玉蟾,嗤笑一声,道:“银月帝国,李家,呵呵。”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