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四百章 安梓晴的赠予!

    阳光明媚,云朵雪白。

    安梓晴飘然而来,巧笑盈盈,仪态和风采,再没有丁点丫鬟的小家子气。

    如今的她,光彩夺目,美丽动人。

    身披神甲的她,在日光照耀下,宛如一尊熠熠生辉的神明,展露出来的姿态和气魄,分明乃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大修。

    年龄不大,阴神境的修为,此乃浩漭天地真正的天之骄子!

    所谓的苏妍,施思,胡天扬和吴沛、严禄,和她一比,黯然失色。

    望着眼前的安梓晴,虞渊认真一想,方知这丫头,必然是在寂灭大6土生土长,且父母肯定异于常人,都是境界高深的大修。

    唯有如此,她才能在这个年龄,有着阴神境的造诣。

    阴神境啊!

    当自己踏上修行之路,再去细想深思,他才明白安梓晴多么的凡卓越。

    “很久不见了。”

    虞渊咧开嘴,牙齿雪白,笑容灿烂至极。

    “少,少爷?”

    撼天帝国的施思,胡天扬、吴沛,还有那严禄,听到安梓晴的一声“少爷”,昏昏呼呼的,不明白什么情况。

    众人当中,就苏妍还算是淡定。

    去过暗月城,和辕莲瑶接触过的她,知道在暗月城生过什么。

    下方海岛,连修炼血神教的灵诀,以那“玉如意”传讯的樊朝冠,看着飞逝而来的安梓晴,称呼虞渊为少爷,同样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回事?

    樊朝冠也是第一次见到安梓晴,他是被血神教告知,允许他在这一片海域,猎杀修行者,着手自己的阴神凝炼。

    血神教的人说了,会有教内的大修,暗中照看他。

    若是遇到麻烦,便以“玉如意”通传,自然会有人过来助他化解。

    有这个承诺和保证,他才敢大胆妄为,大开杀戒,不怕遭遇大修的追杀报复。

    魔宫和“银虹魔梭”的出现,吴沛的落下,算是一个意外。

    面对着魔宫,坐镇“银虹魔梭”的大修,他自知不是对手,所以传唤照应者,没想到抵达的乃是安梓晴。

    而安梓晴,倏一过来,竟笑容甜美地,称呼虞渊为少爷……

    樊朝冠看看虞渊,又再次细看了一下安梓晴,内心的震惊,难以言喻。

    别人不知安梓晴的来头和身份,他身为血神教认可且青睐的门徒,自然听闻过教内的传闻。

    他可知道,这个一身紫色衣裙的丫头,在教内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见过安小姐!”

    在血云上,从端坐的姿势猛地站起,樊朝冠毕恭毕敬地,向安梓晴行礼,动作一丝不苟,神情肃穆庄重。

    行礼过后,樊朝冠就垂着头,看都不敢多看。

    而安梓晴,并没有先理睬他,只是笑着和虞渊说话,“少爷,你怎么会在魔宫的银虹魔梭上呀?你,不会是被魔宫看中,成了魔宫弟子吧?”

    “银虹魔梭”内,一众同龄小辈,出奇地安静。

    “我要去星烬海域,只是借银虹魔梭送一程而已。”虞渊解释。

    “不,不是宗

    门子弟!”胡天扬在心中腹诽。

    “这样啊。”安梓晴眉梢一扬,轻声一笑,说道:“我和我家少爷叙叙旧,你稍等一阵子。另外,途灵岛的那些修行者,我们早就打过招呼了。真正和魔宫有关的,还活着,而且该是去了星烬海域了。”

    她这番话,明显是说给幽魔使说的。

    话语一落,她纤纤玉手一甩,便有一条猩红血色光带,从她的脚下,一路延伸向“银虹魔梭”。

    船舱内,那位神秘幽魔使的魂念,悄然而动。

    安梓晴点了点头,不耐道:“我知道规矩。”

    旋即,她便笑看着虞渊,“少爷,你不会怕我害你吧?”

    “那倒不会。”

    虞渊也很洒脱随性,在严禄、苏妍惊诧的目光下,飞身落在那条血色光带。

    “樊朝冠,继续你的修行。”

    丢下这么一句话,安梓晴以那血色光带,带动着虞渊朝着远处飞去。

    “遵命。”

    樊朝冠这才抬起头,无视对面那虎视眈眈的吴沛,依旧在施法,以道道赤红血光,袭杀被血云笼罩,岛上的那些人。

    吴沛很愤怒,正要作时,忽然身躯微颤。

    他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般,一飞冲天,乖乖落在“银虹魔梭”,以幽怨的眼神,望了一眼船舱,就又在角落修炼了。

    很显然,魔宫那位神秘的幽魔使,阻止了他,也和安梓晴达成了默契。

    途灵岛一事,不了了之。

    “那虞渊,不是我们的弟子?”

    在安梓晴和虞渊的身影消失后,胡天扬才以艰涩的声音,询问严禄,“那位血神教的来人,为什么会称呼他为少爷?他,难道是血神教的人?”

    吴沛和施思,也一肚子好奇地看来。

    严禄苦着脸,“我还真的不知。”

    虞渊,怎么和血神教扯上关系?

    不应该是赤魔宗吗?

    严禄揉着头,觉得愈看不透虞渊这个人,先是凝炼出阳神的周苍旻,力保虞渊,和幽魔使达成协议,安排他乘坐“银虹魔梭”,前往星烬海域。

    听闻,在赤阳帝国待不下去,被宗门内部驱逐的秦雲,也投奔了他。

    如今,还有血神教的一位强大门人,叫他少爷?

    令樊朝冠如此慎重对待的,那位紫衣少女,百分百是血神教了不得的人,如此人物,和虞渊居然相识,还以丫鬟自居?

    “那个少女,叫做安梓晴,曾经在虞家待了很多年。在虞家期间,潜藏身份,侍奉着虞渊。”苏妍忽然开口解惑,“哦,对了,暗月城的黄家,现在是被灭了,可在覆灭前,和血神教大有渊源。黄家没了,安梓晴身份显露后,就从暗月城离去了。”

    她是真正追查过,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楚安梓晴是谁。

    “不可能吧?”严禄都要跳起来了,“那位如此年轻,已是阴神,在血神教,在整个寂灭大6,甚至浩漭天地,都该是最出类拔萃的人!以她的然身份,竟然会以丫鬟自居,去照应虞渊?”

    “事实,就是如此。”苏妍道。

    “想

    不通,真的想不通。”严禄连连摇头,还望着船舱,觉得魔宫的这位神秘幽魔使,都给安梓晴面子,留“银虹魔梭”于此等候,说明安梓晴绝对是一号人物。

    “我也想不通。”苏妍微笑道。

    她还想说,她想不通的事情更多,在陨月禁地,在芜没遗地,她看过更多无法解释,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

    “蔺竹筠,和蔺家,还真是……”

    她下意识地摇头评断。

    ……

    “少爷,谢谢你。”

    一个碧绿小岛,植被密集,草木茵茵,安梓晴轻轻鞠身,笑容真诚。

    从血色光带落地的虞渊,摸不着头脑,“谢我什么?”

    “少爷,很多事情你做都做了,难道真的忘了?”安梓晴展颜一笑,如鲜花盛开,“还要我帮你回忆吗?”

    “说说看。”虞渊道。

    “碧峰山脉,阴风谷。”安梓晴点出来。

    愣了几秒,虞渊顿时醒悟,“安岕山回去了?”

    “他是我安家先辈!”安梓晴的神情,骤然变得恭敬,“在外潜隐受苦多年,成功脱困而出。回归血神教以后,他数次提过你,对你……”

    安梓晴美眸明亮,“颇多赞誉!”

    安岕山乃血神教创始人的亲哥哥,曾潜隐到玄天宗,寄托在一位天才泥丸穴窍,偷学玄天阁的秘法,被现之后,玄天宗都无法诛杀他。

    重创之后,镇压在陨月禁地,后因虞渊而挣脱束缚,还去了碧峰山脉的阴风谷,和周苍旻合谋,夺取了一枚天宫印。

    安岕山回归血神教,浸泡血池内,应该实力暴涨,遗失的记忆,逐渐找回。

    他的归来,让血神教实力大增,他带回的很多秘术,糅合玄天宗和血神教的奇思妙想,对血神教的未来帮助更大。

    而虞渊,则是在当中起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作用。

    这些事,安梓晴当然心知肚明,所以才表示感谢。

    “也是偶然。”虞渊倒是云淡风轻,“咳咳,樊朝冠在暗月城,我……”

    “不值一提的小事。”安梓晴笑了笑,不在意地说:“少爷,我再认真说一句,我们血神教其实已经在改变了。他归来后,教内的一些法决秘术,重新梳理了一番。你若是想寻个宗派,不妨入我们教,我们会让你迅强大。”

    “那个,还没有这个打算。”虞渊道。

    “我听说了一些,你和周苍旻的事情,你小心点,那位赤魔宗的传奇,可不是简单角色。”安梓晴犹豫了一会,说道:“赤魔宗可以给的,我们都可以。还有,星烬海域之行,以少爷你现在的境界……”

    “确实弱了点。”虞渊承认。

    “这个给你。”安梓晴拿出一个海螺形状的器物,递了过去,“这东西,至少能让你潜入深海。还有这个手镯,他回来不久,我就准备好,想等到有机会见到你,就赠送给你,你不许推辞。”

    “手镯内,有一块血玉佩,你若是遇到我教的教徒,可以出示。”安梓晴道。

    虞渊眼睛微亮,道:“芥子手镯。”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