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盖世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诡异蓝光

    借陨落星眸威能的柳莺,环绕着灿然星能流光,早已来到和虞渊道别之地。

    心神和陨落星眸相通的她,浮在水中,暗暗感知。

    晶块般璀璨的陨落星眸,闪耀着光芒,宛如能照耀天地的神眼,虽在她胸腔,可视野却无处不在。

    块块硕大的海岛沉尸,天外战舰残骸,异族碎骨,都被陨落星眸映照出来。

    那艘,巨大的海岛沉船,也被陨落星眸看到。

    可一霎后,沉船就被陨落星眸,被柳莺给忽略了。

    因为其中,并没有异常动静,没有生灵气息,没有特别的能量波动。

    至于虞渊进入的船尾舵,陨落星眸没有嗅到不对劲,也自然不可能引柳莺的重视。

    柳莺以陨落星眸,将周边这方古老的区域,仔细勘察一遍,没有收获后,又换了一个方位。

    又是一阵子后,陨落星眸依旧毫无收获。

    “真是奇怪。”

    她在心中嘀咕,“此方区域,乃最古老的时候,天外碎星落下地。虞渊如果在附近,陨落星眸不可能探察不到的。他要是不在这里,又没去那方新流星雨坠落地,会去何处?”

    她娇躯一颤,“不会是……不按规矩地,脱离了星烬海域的范围吧?”

    柳莺此念一生,忽担忧起来。

    以她对虞渊的了解,虞渊还真的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根本不理睬魔宫、妖殿的规矩,就随心所欲行事。

    可那样的话,会不会被唐灿盯上?

    唐灿在海底,脱离魔宫、妖殿的视线,如果强行要杀你,你逃得掉吗?

    她渐渐觉得不安。

    “柳,柳师妹……”

    晶块般的陨落星眸内,陡然传来一声,唯有她能聆听的尖啸。

    此啸声,乃星月宗一位名叫李月娥的师姐,通过“星音石”,传递到陨落星眸。

    “星音石”,就是剥落陨落星眸上的一块碎石,后天淬炼而成,使得那块石头,和陨落星眸能相互传音。

    啸声一起,环绕柳莺周遭的星能流光,陡然爆碎。

    “李师姐,怎么了?生了什么?”

    柳莺急忙追问,知道如果没有状况,以李月娥的心性和镇定,绝对没有可能,以“星音石”预警。

    “李师姐?师姐!”

    她连番询问,可那位手持“星音石”的柳月娥,再没有音讯。

    柳莺俏脸一沉,再也顾不上寻找虞渊,微缩了千万倍的陨落星眸,骤然变幻为一块晶板。

    她飞身落下,陨落星眸猛地飞出。

    ……

    岛上,枯骨楼阁内。

    被蟒后徐子皙,喋喋不休追问的灰鸦大人,不耐烦地,伸出鸡爪般的左手,朝着外面拨动了一

    下。

    徐子皙的身影,瞬间悬空被定住,漂在楼阁一角。

    她的嚷嚷声,怒斥声,丁点不出。

    灰鸦大人的一根指头,忽有尖尖的指甲生长出来,待到快半米长,他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表情享受地,以那长长的指甲掏耳屎。

    “徐丫头,你少给我啰嗦,少问个没完没了的。”他神态懒散地,都没看徐子皙一眼,“我和黑浔说什么,海底有什么,和你屁的关系?妖殿在星烬海域的负责人,镇守者,是我,不是你。”

    “有些事情,我说了你不够资格参与,就是不够资格!”

    灰鸦大人这般说着,又取出那块冰蓝水晶,随意瞄着里面的动静。

    以他的境界和妖族等阶,只要将心念神意,放在星烬海域的海岛,那么里面的很多细微波荡,战斗冲突,他都能了如指掌。

    可这样的话,需要他时刻将注意力,集中在海下。

    长时间的精力聚集,非常消耗心神,他就没那么干。

    而通过这块冰蓝水晶,他就不必时时耗费自己的精力,密切关注着海底异常,这是非常省力,但也是很不负责的做法。

    他是觉得,魔宫的黑浔也在,那家伙应该比他负责。

    他将希望,将重任,寄托在黑浔身上。

    “唔。”

    忽然间,他停下了掏耳屎的动作。

    指甲一弹,一块耳屎飞了出去,他那只手稍稍拉扯了一下。

    徐子皙瞬间到了他眼前。

    看着那块冰蓝水晶旁,灰鸦大人脚下,一块块的“脏物”,蟒后厌恶地保持凌空状态,足不沾地,冷着脸问:“又唤我来作甚?”

    “你看这。”

    灰鸦大人指向冰蓝水晶,里面照耀的一方区域,释放着蓝莹莹的微光,使得这块水晶,什么都没办法看到。

    “怎么回事?海底,怎么有蓝色微光?”徐子皙奇道。

    “我无法以妖目,以魂念,去看去感知。”灰鸦大人的脸色,渐渐多了一些疑惑和重视,“星烬海域的海岛,偶然也有反常的事情生。如这趟般,一个片区无法探查,也是有的。只是……”

    “只是什么?”徐子皙道。

    “只是那些蓝色微光,离一个东西很近,那个东西……”话到这里,灰鸦大人眉头皱的更深了,突然站起,轻喝道:“黑浔!”

    “黑浔”之音,化作一道闪电,射向魔宫在鑫金海的宫殿。

    可那边,黑浔并没有回应。

    灰鸦大人的神色,一点点地凝重起来,“不太对劲。”

    ……

    咻!

    陨落星眸带着柳莺,抵达李月娥传音之地,看着一片蓝莹莹的微光,正飘然而去。

    蓝光透着诡异,

    不知道什么情况。

    可她在降临之后,望着那海底的沙地,俏脸骤然苍白了,“李师姐!”

    一地的尸身,都身穿星月宗的服饰,都是他们星月宗的试炼者。

    手拿“星音石”的李月娥,就在她前方。

    每一具尸体,都只剩下一张人皮,包裹着骨头,血肉脏腑已不知去向。

    死,是全部死了,所有携带的物件,都一概不少。

    不是试炼者之间的抢掠,下手的人,也不是秽灵宗、血神教的教徒。

    血神教的教徒,杀人之后,只汲取炼化精血。

    血肉脏腑,对血神教是无用的。

    “如此骇人听闻的手段,不应该是常人,甚至不应该是同类所为!”柳莺强忍着内心悲痛,逼自己头脑清明。

    她没有去追那飘然而去的蓝光,而是驾驭着陨落星眸,陡然冲向海面。

    她确信,对她星月宗同门下手者,不是竞争的试炼者。

    而是天外异物!

    只有出自星河之外,仇视浩漭天地的生灵,视浩漭天地众生为食物,为牲畜的那些异物,手段才会如此残忍血腥!

    蓬!

    驾驭陨落星眸的她,才升空几十米,就撞在一层蓝莹莹的光幕上,被猛地反弹回来。

    柳莺大惊失色,知道星烬海域的海岛,必然有了重大变故生。

    ……

    轰!

    异境之内,鱼腹内的天地,震动不仅愈频繁,而且极其剧烈!

    虞渊已经没有办法,以“九耀天轮”去吸纳“太阳精火”,进行后续的黄庭境淬炼。

    他被迫终止了修行。

    三十六根参天石柱,随着震动而摇晃,每震动一次,就爆射出道道光柱,去镇压天穹浮现的鱼骨。

    铺展在地的灵石,一层接着一层,炸为粉尘。

    虞渊不再是坐姿,而是站了起来,看着天空深思。

    他已经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应该唤出剑鞘,以进入的方式,离开这方异境,脱离这方渐渐不可控之地了。

    因为,他慢慢看出那三十六根石柱,对这大鱼的约束力,渐渐变弱了。

    搞不好,被古老妖族,以三十六根参天石柱镇压着的,不知从域外何处星河而来的异物,就摆脱了镇压,恢复了清醒和灵智。

    那时,处在此物腹部的他,不是要第一个死?

    “算了算了。”

    苦笑了一声,虞渊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令我专心修行之地,还没提炼多少太阳精火,异境就出此乱子。没关系,三大奇地,这里有问题,我换别的地方看看。”

    这般想着,他再次取出了剑鞘,旋即陡然一惊。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