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正文 第二百九五章.玩儿得尽兴(4000字)

    三人尖厉刺耳的恐惧叫喊声迅划破夜空!

    那惊惧的叫声甚至让山底下等待上山的学生们都听见了。

    他们面面相觑。

    这叫喊声中的绝望与不安,绝对不是任何演技能造成的。

    真有这么恐怖吗?

    不过就是学校的布置和安排?

    他们这边面面相觑讨论,另一边的山路上,女性怨灵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愕之色。

    她嘴巴张了张,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濑树直哉他们三人挣脱自己,屁滚尿流地向前跑去。

    “奇怪。”神驻莳绘歪着脑袋,又捏着下巴,不太理解地喃喃自语道:“有这么可怕吗?”

    但她很快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她从怀中取出对讲机,对着另一边说道:

    “第一组已经上去了,可怜你准备一下。”

    留下这句话后,她将对讲机卡掉,随后兴致勃勃地看向下山的山路:“这个还挺有意思的。好!我也要加油了!为了不让北川失望!”

    她已经决定卯足劲儿去吓人了。

    画面再转,来到被吓得快要魂飞魄散,直接向前跑了至少有三百多米的三人。

    他们一边跑一边向后看。

    对方没有追上来。

    濑树直哉一屁股坐在路中间,浑身像是从被水里面捞出来一样。

    并不是跑得太辛苦了,而是单纯的被吓得浑身冒汗。

    “刚才那个还是演员吗?”旁边的池上和树惊魂未定地看向另外两个人。

    “是吧?”

    濑树直哉犹犹豫豫地说完这句话后,三人陷入了沉默。

    他们想到了神谷未来说的怪谈故事。

    深夜密林中的恐怖娃娃,白衣怨灵还有消防斧

    “不会吧?再怎么夸张也不可能真有那种事情生吧?”

    他们面色白,原本不太相信的人现在已经变得半信半疑了。

    该不会这里真的生过什么凶案吧?

    濑树直哉他们粗重地喘息着,接着转过头看向四周。

    道路的两边,依旧是幽深的密林。

    深不见底,仿若能将人吞噬一般。

    唯一能够信任的东西仿佛也就只有手中的手电筒光源了。

    “继续走吧。”濑树直哉头皮麻地提议道。

    没办法,现在已经行进半程,第二波或者第三波的小组成员估计都已经登山了,他们再怎么说都不好意思再跑下去,然后满脸惶恐地说自己被吓到了。

    那未免也太掉份儿了。

    当然,除开这个原因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他们都不想再往回走了,害怕再一次遇见那个脖子与头被折断呈九十度的白衣怨灵了。

    人类的脖子能像那样扭曲吗?

    他们极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去思考这样的事情。

    正当濑树直哉他们站起来,拍拍身上灰尘准备继续登山的时候

    濑树直哉与池上和人不认识的那个男生惊恐地叫出了声。

    “又怎么了?!”

    濑树直哉他们浑身一颤,回过头高声叫道。

    在他们的注视下,这个男生满面恐惧地抱住脑袋,动作缓慢地蹲下,以一种绝望到透出哭腔的声音说道:“布偶前面有个布偶!”

    布娃娃?!

    濑树直哉他们再度回头。

    只见原本空空如也的山路中间,不知何时正摆放着一个浑身破烂,脸上打着补丁,看上去脏乎乎的布偶。

    它像是站立着,又好像是靠着石头,总之那种动作非常古怪,仔细看过去似乎能感觉到那是一个小女生绝望的跪姿。

    等会儿小女生?为什么我会觉得它是女生?为什么会是跪姿?

    等会儿

    这难道就是诅咒娃娃?

    哒哒哒哒

    牙齿正在不争气地碰撞,濑树直哉与池上和人脸色青地将身后的瘫倒在地面的男生拉起。

    他们身上满是寒气,恨不得马上跑起来。

    “走说不定只是别人遗落的而且而且说不定是老师准备的道具。”池上和人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如此说道。

    确实有可能是老师布置下来的道具,只要绕过去就没有问题了。

    但也有可能不是!

    毕竟这布偶的外观看上去实在太吓人了,好像真有灵魂寄宿在其中一般。

    而且他们现在也算得上是骑虎难下了。

    前面有诅咒娃娃堵路,后面有不知名的白衣怨灵。

    让他们前进还能心存侥幸,认为这个娃娃不是活物,但要是让他们后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抱着这种心情,濑树直哉与池上和人强拉着男生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啪嗒。

    啪嗒。

    啪嗒。

    脚步声轻缓地响起,似乎怕惊扰到黑暗中的诡物一般。

    靠近了

    逐渐靠近了

    濑树直哉他们将心脏提到嗓子眼,双眼死死地盯着地上的诅咒娃娃。

    只要这娃娃有半点风吹草动,他们就打算立马夺命狂奔!

    这三个人从来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明明只是抬起腿绕开娃娃不过十几秒的路程,却硬生生走出了一两年的漫长感来。

    完全靠近了!

    咕嘟。

    几个人生生地咽下一口口水,在他们又惊又惧的目光下,小布偶一动都不动,好似真正的布偶一样。

    等他们完全绕开诅咒娃娃后,濑树直哉他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什么嘛!果然只是道具而已!”

    一脱离危机,濑树直哉就禁不住眉飞色舞,侃侃而谈:

    “仔细想想前面的白衣怨灵也没什么可怕的地方嘛,说不定就是老师站在那里吓人的,现在感觉那什么提着消防斧的怪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根本就不害怕了。”

    池上和树也是轻吐一口气,大声地说笑着,像借这种方式来排解自己心头的压力:“就是,这根本就没什么挑战性嘛,诅咒布偶?那是什么东西?不管遇见什么东西,我们都能从容克服。”

    他们两个在那边说笑着,后面的那个一直没做声的男孩子嘴巴抽了抽,以一种近乎崩溃的语气说道:

    “你、你们难道还没现吗?那个布偶一直都在跟着我们!”

    他的话语中带着无穷无尽的辛酸,好像匹配到池上和树与濑树直哉这两个猪队友,是他这一辈子做过的最蠢的错事。

    什么?

    听见这句话的池上和树与濑树直哉面色僵硬地停下脚步。

    他们深吸一口气,挪动着手中的手电筒光源,一点一点地照向身后。

    在他们三人后方不远处,一个破破烂烂、长相狰狞的恐怖布偶正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那双纽扣大眼睛正死死地看着他们,就好像活人一样透出让人心寒的寒意!

    它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濑树直哉向后退了两步,以近乎倔强乐观的语气说道:“这一定是老师趁我们不注意把布偶留在身后的!”

    他刚还想再说什么,一边的池上和树满脸崩溃地搭住了他的肩膀,以极为艰难的音调的说道:

    “还说那么多干什么。”

    “跑啊!”

    甩下这句话后,他与身后的男生迅抬腿向前狂奔。

    那度看得濑树直哉都是一愣。

    随后他才反应过来,整个人也奋力地向前跑去。

    四道急促粗重的脚步声让人窒息!

    他们跑了好远才停下来喘一口气。

    “现在不管再怎么说应该不会都有什么问题了吧?”

    濑树直哉站在原地喘息着,池上和树更是劳累地双手撑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再怎么说都不会跟上来了。

    濑树直哉反复将手电筒扫向自己等人后方。

    这一次没有见到那个催命的布偶娃娃。

    他觉得自己总算可以放松一口气。

    这一放松,濑树直哉下意识地就又想说些活跃气氛的话语。

    可一想到刚才两次他决定还是闭上自己的嘴比较好。

    但事与愿违。

    一直瘫软在地上的池上和人突然出了一声哭喊:“有什么东西在我手底下!!

    嘭!!!!

    这一声直接打破死寂!

    濑树直哉与另一个男生浑身僵硬,脸色苍白地看向池上和树。

    手电筒的光源也移动过去。

    破损的布偶手臂在池上和树的手底下露出半截。

    与此同时还有那标志性的布偶脸也完全露出来了。

    在濑树直哉、池上和树与另一个男生的目光下。

    那个布偶脑袋宛若活物地抬起来,脸上似乎带着诡异的笑容,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啊啊啊!!!!”

    惊喊都已经快不出来了,濑树直哉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吼哑了,他整个人跳起来,慌不择路地跑进了最近一处的密林小路,而另一个男生则是完全被吓得晕死在地上,一动不动。

    另一个池上和树则是向着大路方向,一脸绝望地跑过去。

    他们两个人的动作很快,充分表明了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道理。

    等到他们已经差不多完全离开的时候,地上的布偶总算有了动静。

    看着吓得鼻涕眼泪满脸都是的男生,西九条可怜不太理解地用自己圆滚滚的手臂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接着她一蹦一跳地跑进一边的草丛,从中取出了一个黑色对讲机

    池上和树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花费了多少体力。

    他只记得自己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浑身上下由于疲劳、惊惧而开始疯狂颤抖着。

    那是什么?

    那究竟是什么?

    那绝对不是正常东西!

    池上和树面色青,嘴巴干,喃喃自语着:“这个山里面肯定有东西!绝对生过命案!对了!二年级北川寺的女朋友就知道这一切难不成是她故意把我们送进这个森林,然后让北川寺冲进来把我们都杀掉吗?!”

    终于北川大魔王的魔爪已经伸出来了吗?!

    这一切都是那对夫妻的阴谋。

    “我一定要告诉老师!那两个人绝对有问题!”池上和树嘴巴一紧,刚想要取出手机

    “你找我?”

    静。

    池上和树听见声音禁不住抬起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面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了。

    血迹斑斑的鸟嘴医生面具。

    拖在地上的猩红消防斧,血腥味扑鼻而来。

    阴冷的眸子透过鸟嘴医生面具都能看到。

    他说的话语气森然而冰冷,犹如包藏着一颗癫狂与平静相矛盾的内心一样。

    池上和树的表情呆滞了。

    过了好一会儿

    啪嗒。

    他的身体倒仰着倒在地上,脸上还带着呆愣的表情。

    晕倒了?

    “喂,你没事吧?”北川寺放下消防斧,伸手扇了池上和树两耳光。

    完全没反应,看来已经是完全晕死了。

    “算了,叫老师吧。”北川寺摇头,取出黑色对讲机。

    稍微说明事情原委后,他将自己用来搜救的手电筒打开留在池上和树身边,相当于给过来救援的老师们一个信号。

    “可怜说她那边晕倒一个,还有一个则是跑进小路里面了”北川寺皱了皱眉,将消防斧提起来,一步一步钻进密林之中。

    不管怎么样,先把濑树直哉找到再说吧。

    他也不用手电筒,凭借惊人的夜间视力也能在黑漆漆的密林之中视物。

    另一边。

    濑树直哉力竭地躺在地上,不争气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流出,他以格外委屈的音调呢喃着:“妈妈我好想回家”

    这里究竟是哪里?

    他已经完全不知道了。

    但若是这样就能避开那个催命的诅咒娃娃与白衣怨灵的话,在哪里都无所谓。

    他泪眼婆娑,手中的电筒转了好几圈,只觉得心神俱疲。

    不行了。

    还是打老师的电话求援吧太恐怖了根本动不了了。

    他手指僵硬地取出手机。

    随后将其摁亮。

    在那一瞬间的闪光与反射中,他在手机屏幕倒影中看见了。

    一个戴着欧洲鸟嘴医生面具的男人,正拖着消防斧,一步一步地、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

    嘭。

    嘭。

    嘭。

    那声音构成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怖感。

    这绝对不是老师亦或是搜救人员!

    若是老师或者搜救人员的话,手里面至少会带着手电筒吧?

    可是对方不仅一句话不说,还提着消防斧走过来了!

    濑树直哉绝望了,他面容扭曲地扭过头,看着那逐渐逼近的鸟嘴医生。

    然后

    消防斧厚实的斧刃举起。

    “啊啊啊啊!!!!”

    他再也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恐惧,那浓厚如潮水一样的惊恐转瞬间就将他俘虏。

    濑树直哉尖叫一声,干脆地也晕死过去。

    “嗯?”北川寺抓了抓脑袋。

    什么情况?

    他只是抬手和濑树直哉打个招呼,执意他跟过来而已,怎么这货就晕死过去了?真是奇怪。

    不过

    “算了。”

    北川寺将其一把扛起,看着他面无血色,就算昏死过去也是害怕到极点的面容扭曲模样,心中默默地想到:

    这一次这些学生应该算是玩儿得尽兴了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