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圣光骑士

正文 第0474章 要我死不成?

    吞下天阳机械厂为的十几家国营企业后,‘圣光集团’算是正式成立了。

    除了贴近民生的‘和谐’系,‘圣光’迅扩张,名下有机械厂,电池厂,钢铁厂等等。

    但除了机械厂职工多,其他厂子都很小。

    比如钢铁厂听起来名头大,其实就是几台短行程冶炼的电炉,靠废钢废铁做原料。

    厂里的电炉都是上年头的苏联货,能耗大,产能低,维护性差,基本靠人工操作。

    周青峰准备将它们通通淘汰,在国内定一批新的类似的炉子动不动几十上百吨,电商位面买不来。

    此外电池厂要升级为电子厂,老是生产铅酸蓄电池可不行,哪怕生产收音机也更强些啊。周青峰实则想做电子器件,从最简单的电阻电容开始。

    这一系列工厂其实就是周青峰孜孜以求的产业链。除了轮胎,机动三轮车的部件基本都可以在天阳采购到。

    但周青峰并不追求所有东西都自己生产。比如机械厂专注于生产动机,三轮车的其他零碎部件基本都外包。

    对于外来客商,周青峰带着他们参观一遍机加工车间后,就让林婉继续接待。能不能跟‘圣光’做生意,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大裁员带来的负面影响酵的差不多,影响力正在扩散,到了该解决的时刻了。

    一直以来,周青峰就像个善财童子。他今天给钱,明天撒币,与人友善,童叟无欺。整个天阳市提起‘圣光’的周总裁,都竖大拇指夸一声‘仁义’。

    现在‘仁义’的周大爷算是显露原形了好你个‘海外’来的资本家,浑身上下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全市上下不敢说百分百,至少一半人在骂他。谁家没个亲朋好友,谁家没个兄弟姐妹,到了周青峰凶狠裁员的时候,大家都得受点牵连。

    数万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突然间就现自己的工作没了,福利待遇化作空,再也别想当米虫了。

    人活于世,骨子里就为了追求轻松舒适的生活。

    大家嘴上可以骂国企效率差,体制有问题,社会不公平,可一旦伤害到自己的利益,便立马换一副嘴脸了。

    这个时间的关键是什么

    舆论啊!

    当大家面对乱糟糟的民意而措手不及,蓄意酝酿的周大爷出手了。

    还记得被屠的hk帮派控制了一家三流八卦小报吗?自打‘圣光文娱’的生意越做越大,那家八卦小报的人员都要分流去搞娱乐业了。

    但是最近这破小报摇身一变,改版了。

    hk街头巷尾的报刊摊出现一份新的《和谐周刊》。创刊号就关注内地的企业改革新思路。

    周刊先用写实的笔调将大6当前的国企问题深入描述一遍,再用彩虹屁把天阳市给夸了一通,仿若万绿丛中一点红。

    “天阳市府非常的有魄力,打破窠臼,勇于承担责任。”

    “通过引进外资,强化竞争,清理整顿国营不良资产,为提升社会效益闯出一条新路子。”

    “改国营为国有,这种探索和创新值得肯定。虽然试点有风险,但不失为有担当的表现。”

    “海外也有同样问题,现在介绍一下法国国有企业的管理办法,著名的汤姆逊公司值得我们学习和参考。”

    不亢不卑,有理有据,《和谐周刊》第一期深入浅出的向全世界介绍了天阳改革的新局面和状况。

    当然了,改革就会有阵痛。一部分素餐尸位者闹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份周刊的行文造句跟普通hk媒体完全不同。它顶多用的繁体字,跟hk自创的俚语文风完全不同,显得极其另类。

    报道出来后,由于其理智的思考,客观的描述,中立的点评,立马作为海外舆论新风。就连文章的作者笔名都叫‘理客中’。

    因为这压根就是周大爷自己写的文章,也不是给hk人看的,只为了‘墙内开花墙外香’。通过萧金浪在体制内的关系,文章上内参了。

    当《**消息》转载本文,外媒和官媒结合,影响力瞬间放大千万倍。

    此文出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天阳市的头头脑脑简直是喜大普奔。改革总是有风险,他们正被大量失业的问题整的焦头烂额,不知多少人在落井下石等着看好戏。

    终于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了。

    还是海外媒体。

    极其难得的话语权啊!

    这一句顶一万句。

    《天阳日报》再次转载这片文章,就为了告诉市里的人们看看,连海外媒体都说我们做的对,你们再闹也是没有用的。

    仅仅过了三天,《和谐周刊》再特别评论。标题为《割肉补疮何时休?》

    文章开头就以犀利的笔调大骂素餐尸位,无能懒惰,不思进取,卑鄙懦弱,寡廉鲜耻,贪婪无厌,巧取豪夺,偷鸡摸狗,卑劣下流,心思龌龊的社会蛀虫。

    ‘理客中’拿出了详实的数据,列举天阳机械厂有多少吃闲饭的无效部门和职工,列举了裁员前后企业的资金流。

    工厂不管是采购还是销售,一大堆人握着笔等着审批,无人愿意放权。很多事就这么拖啊拖的就拖黄了。

    所有人都能看出一件事,偌大个企业被一群蛀虫吃的千疮百孔。光是给退休职工工资,就把厂里全部的利润耗尽。

    耗尽了企业利润不算,还得贷款继续耗。这样的企业成了天阳市极大的负担,大到整个城市不堪重负。

    当然了,文章的火力瞄准被裁员的那批人。有同样问题的其他方面,‘理客中’一概不谈。

    萧金浪继续运作一番,让《**消息》干脆搞海外视点连载算了。

    天阳市府看到第二篇,简直痛哭流涕啊!

    是啊,是啊,就是这般蛀虫,搞得偌大的企业坐吃山空,还拖累全市经济。都是他们的错,全是他们的错,只要把他们搞定就好了。

    市里头头脑脑恨不能把‘理客中’供起来,早晚三炷香的拜拜。市里不但纸媒转载,还表评论员文章。

    连天阳电视台都动员起来,深入挖掘机械厂的‘过去,今天和明天’,批判当前的社会问题。

    由于事例具有普遍性,引的社会反响极其强烈。

    所有人都在面临同一个问题,当改革触动自己的利益,到底该怎么办?

    不改,大家死。

    改,自己死。

    当所有人都在拷问自己灵魂时,始作俑者‘理客中’正在自己的新办公室里熬夜动笔头,冥思苦想继续写第三篇文章。

    黄鹂捧着一杯茶,悄悄的放在自家总裁的桌边,低声说了句,“周总,很晚了。大家都下班了,有什么事明天再干吧。”

    办公桌的另一边,作为秘书长的林婉正在帮‘理客中’修改文稿。她抬头看了眼黄鹂,淡然说道:“黄总监,你先回去吧。周总还要赶个重要的稿子。”

    黄鹂拿眼一瞪,眼神中的意思是:“我关心一下总裁,要你多管闲事。”

    林婉毫不示弱的瞪回来,含义更是明确,“滚远点,这里没你兴风作浪的机会。”

    黄鹂才不走,反而靠近总裁身旁。一股幽香飘动,萦绕不散。正愁眉苦脸的周青峰果然抬头闻了闻,问道:“香水用的不错。”

    看对面的贱人几乎跟周青峰紧挨着,林婉恨的咬牙切齿。

    可黄鹂还来不及得意,忽然盯着桌面讶然低呼道:“理客中?周总,这文章是你写的?”

    周青峰的桌面上摆着十几页的废稿,黄鹂快扫过,更是惊讶道:“周总,你胆子好大,这算是妄议朝政啊。”

    ‘理客中’的第三篇文章,自然要谈一谈如何解决当前局面。周青峰腹中有千言,写出来却只能当个参考。

    十几页纸,黄鹂看了一页又一页,原本还想挑逗自家总裁一番,此刻却大汗淋漓,头晕目眩。

    纸页上写的都是‘曾经’的教训和应对。可这些东西出去,绝对是一击必杀把周青峰给杀了。

    周青峰苦笑摇头,将黄鹂手里的纸页收回,随手一撕丢进了垃圾篓,“那个不是我要表的。我正在写的才是。”

    黄鹂再次仔细阅读周青峰还没写完的文稿,跟刚刚惊艳又惊异乃至惊骇的思想冲击相比,这要表的文稿就庸俗了许多。

    “周总,你这改版的就没意思,全是些官腔套话。”

    “你难道要我死不成?”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