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武林轶闻之藏宝图

章节目录 大侠

    一

    田湘湘抱着如儿走在前头,千面书生跟随在後,不一会便来到了庄主的房门外,这里很安静只有风的声音,至少b外头闹哄哄的安静多了,也没有任何一个护卫在周围巡视,毕竟谁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直接来到这里。

    田湘湘放下如儿,一脚将门踹开说道:「贼庄主,还不出来。」

    门内空无一人,蜡烛的火还未灭,显然方才有人在这里,但现在却连个影子都没看见,千面书生环顾四周後,按住田湘湘肩膀说道:「看来有些古怪,小心有诈。」

    田湘湘将他手拨开,继续说道:「贼庄主,你若是再不出来我就放火烧了你这间破房,看你躲哪去。」

    房间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烛火也被风吹得摇摇yu坠,一阵风吹来,房间暗了下来,田湘湘说道:「看来那贼庄主早就跑了。」

    千面书生摇摇头,说道:「错了。」

    田湘湘道:「什麽意思?」

    忽然从後头传来一个浑厚声响说道:「意思就是你大错特错了。」

    转过头只见一个看来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树上,他的眉毛又黑又浓,两眼间透出一种江湖气息,可鬓角和胡须却露出了岁月的斑白。

    田湘湘望向他问道:「你是谁?」

    如儿拉着田湘湘的衣袖低声说道:「他就是庄主。」

    田湘湘看着庄主说道:「贼庄主,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庄主说道:「送上门的是谁还很难说呢。」

    田湘湘笑道;「是吗?你只有一个人,打起来怎麽也是你b较吃亏。」

    庄主也笑了,就像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般,接着说道:「你知道为什麽我这里没有半个护卫吗?」

    千面书生接着道:「因为没有必要让b自己弱的人来保护自己。」

    庄主点点头说道:「不错,看来还是你要聪明些。」

    受人称赞本当是件开心的事情,千面书生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拱手说道:「多谢庄主称赞。」他虽然笑得很勉强,却看来相当自然。

    庄主身子向前一倾,就像落叶飘下般,无声也无息地站着,眼神盯着千面书生说道:「我儿子就是你伤的?」

    千面书生道:「正是。」

    庄主道:「好家伙,只能怪犬子技不如人。」

    田湘湘在一旁说道:「而且还卑鄙无耻。」

    庄主面不改sE,就像没听见般继续说道:「你这门功夫很特别,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至少已有五年。」

    千面书生没有回话,因为他在等待着时机,田湘湘却已出手,软剑从腰间拔出,立刻就刺向庄主的面门,却被千面书生给抓住了手。

    田湘湘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做什麽?」

    千面书生将她的手拉回,叹了口气,无奈说道:「你的功力还太差了,根本不是庄主的对手。」

    田湘湘哼了一声,说道:「我不信。」

    庄主又笑了,他m0m0胡子说道:「小妮子,不如我让你三剑,你能够伤我半分,我便让你走。」顿了一下又说道:「若是不能你便留下。」

    田湘湘立刻答道:「好!」

    千面书生淡淡地叹了口气,因为他现在也只能在一旁看着,若是换在平时他肯定立刻逃走,因为他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X也一样,意外就是永远让你料想不到。

    就算遇到了危险,千面书生也会立刻去想解决的办法,而不是待在原地枯等,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决问题。

    田湘湘的手指又细又长,而且很白,很漂亮的白还透着点微微的红,这手本应是由人服侍着,不该拿任何的东西,但现在却握着一把剑,这把剑又扁又长,挥动时彷佛一片漂浮在水上的丝绸,每一次挥动便发出闪闪光芒如河面的流波动人。

    庄主淡淡说道:「出手吧。」

    田湘湘一个箭步跨出,手上的剑没有多余的动作,完全成了一直线刺出,就像一把满弦S出的弓箭俐落快速。

    庄主不过手缓缓举起,便以剑指夹住的剑尖,他的手指很有力,这剑在他指尖完全动弹不得,而这剑离庄主还有一段相当大的距离,可见就算出手再慢些,这剑还是刺不进去。

    接着松开了手,弹了剑身一下,田湘湘便整个人被震了回去,庄主还是那副神情,那种猎人看着一只兔子被自己给围住的眼神,田湘湘这才真的发觉这庄主不是在吹牛,她也忽略了一点,能够成为一庄之主总是有过人的地方,就算功夫不是顶尖也绝不会差到哪去。

    田湘湘稳住身子,她知道每次出手机会就越减一分,她屏气凝神专心思考该如何出手,方才已经白白浪费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庄主又笑了,那是一种轻视的笑容,田湘湘也看见了他脸上的神情,心中怒气越增长,但她已不敢贸然出手了。

    田湘湘说道:「再试试我这招!」话未说完身子便向前倾倒,彷佛重心不稳快摔倒般,一般人或许看不出这招的端倪,因为在思考为何会有如此举动时,剑已到了咽喉上,刺出了一个洞。

    田湘湘身子尚未落地,後脚立刻向前蹬出,这是一种神奇的角度,原本以为是向前次的却偏偏是向上,若不是经过一番苦练也绝不可能如此发劲,这是一招由下向上的剑法,利用一瞬间的爆发力牵引整个身子的重心刺往敌人。

    如儿在一旁看了心里也很紧张,虽然从来没有看过庄主出手,不过他在庄内还是听过不少人说过庄主的功夫相当高深,看了第一招後她更确信这一点了,也不由为田湘湘捏了一把冷汗。

    如儿望着旁边的千面书生,不安问道:「大侠,你看谁的优势多些?」

    千面书生也正专注地看着两人的对决,这样说或许不到位,因为这根本不是一场对决,两人的程度落差有些明显,千面书生只是m0m0如儿的头,轻声说道:「别担心。」

    田湘湘这剑直直刺向庄主的下巴,庄主动也不动,这剑眼看就要刺中了,可剑却自己停了下来,怎会如此?

    千面书生没有出手,庄主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直到如儿忍不住深深呼出一口气,才打破这僵局。

    庄主推开下巴前的剑,冷哼一声,轻蔑笑道:「你这小娃子,你肯定没杀过人吧。」

    田湘湘目光如炬,就像一把熊熊烈火,瞪着庄主说道:「我方才若是没有停下手,你早就成为我剑下亡魂了。」

    庄主道:「你若是敢再刺入些,我依然能够轻易挡下你的剑。」

    田湘湘道:「少找藉口了,你分明是躲不开,本小姐慈悲心肠不取你X命,你还不知感激。」

    庄主不再说一句,只是冷冷望着田湘湘,眼中充满了轻视与嘲笑,田湘湘也没多说任何一个字,一道快如闪电的手刀从她身後敲下,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视线渐渐模糊,接着全身瘫软躺了下来。

    出手的竟是千面书生!

    如儿大惊,还不及反应,千面书生又再度出手了!

    他手中的剑快如流星,直接刺向庄主的心脉处,这剑就像直流而下的瀑布,有去而无返,b的庄主终於也出手了。

    庄主冷笑道:「你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千面书生回以微笑说道:「是呀,可惜你没有机会与我一决生Si了。」

    庄主不解道:「你说什麽?」

    千面书生说道:「早在方才田湘湘与你出手时,我便在四周下了麻痹的毒,方才我是故意出手慢些,留你一命的。」

    庄主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脸上的肌r0U已经无法动弹,他只剩下眼睛在打转,如儿也只能站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千面书生背起田湘湘,另一手抱起如儿,转过身说道:「这毒持续半个时辰後就会自然散去了。」

    二

    千面书生将两人带到了附近城内的客栈,让田湘湘躺在床上休息,接着运功将如儿T内的毒给b出,如儿大大的x1了一口气。

    千面书生m0m0她的头,说道:「如儿,田姑娘就交给你照顾了,我还有些事情得先离开了。」

    如儿乖巧地点点头,说道:「大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田姊姊。」

    田湘湘躺在床上,眉头皱了皱,似乎快醒过来了,千面书生再说道:「若她问起,你便说你也被我击晕了,醒来便在这里了。」

    接着又说道:「时候不早了。」

    如儿拉住千面书生的手,问道:「大侠,我要怎麽样才能再见到你?」

    千面书生微笑着说道:「有缘便会再见。」

    他的声音很温柔,像是冬天里的太yAn。

    千面书生离去後不久,田湘湘才醒了过来,她一醒来便看见如儿在自己身边,她静静靠在床沿边,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如儿睡得很沉,田湘湘静静看着她,她就像是一只小白兔,纯洁又可Ai,田湘湘也舍不得叫醒她。

    田湘湘打开窗,天微亮,晨曦透出,雾气渐渐散去,想不到就这样过了一天,今天发生了真多事情。

    这是她第二次自己出走,两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第一次她遇见了张三快,一路上感觉什麽事情都相当顺利,最後回家也是一帆风顺,让她以为一个人在外就是如此。

    这一次,她先遇上了骗子,後来才遇见了千面书生,接着遇到了如儿,一个需要她保护的人,或许旁人看出来,可在她心中已有了改变。

    一个人若是遇见了一个需要被保护的人,都会变得坚强,就像为人父母般,那种坚毅的勇气,是只有T会过後才会知道的。

    田湘湘起身来,慢慢将如儿抱ShAnGchUaN,为她盖上被子,她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若是有人见了这场景,肯定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这一切却发生了,活生生出现在现实世界。

    田湘湘没有问千面书生去了哪,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次错了,大错特错,若是没有千面书生自己不知道会如何,她不愿想,更不敢去想。

    田湘湘悄然得走出客栈,这天气确实不错,若是早上起来见了这景象,都会想出门走一走,看看这世界的美好。

    三

    千面书生将两人安置好後,自己孤身向城外的树林走去,刚出城门便有人拦路在前,那人长得奇丑无b,他的脸上的皱纹若是要仔细算可得花上一番功夫,而且嘴巴还很大,彷佛一次可以放进两个大馒头。

    千面书生望着这怪人,说道:「请问阁下有何事?」

    怪人说道:「千面书生,帮主要见你,随我来。」那人一张嘴,便闻到一GU恶臭,一种腐烂的酸味,使千面书生不禁皱起眉头。

    千面书生说道:「是吗?」

    怪人转过向前走去,并说道:「请随我来。」

    千面书生跟在怪人身後,问道:「请问帮主在何处呢?」

    怪人头也不回,只是说道:「到了你便知晓。」

    千面书生感觉有些古怪,却说不出是哪里有问题,跟着这怪人,不知走了多久,怪人忽然停下脚步,说道:「千面书生,你未能完成任务、残害同门,罪加一等,今天我便代替朱雀帮来惩罚你。」

    千面书生听见此言也没有太过惊讶,冷笑道:「哼,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怪人转过身,那模样竟完全变了,他的脸不再是皱巴巴的样子,嘴巴也成了一般人的大小,眼前的人看来与常人没有两样,或是该说你根本不会记得这张脸孔,因为他太过普通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