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乡村之大被同眠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没g进去就先爽了

    “啊哦”

    赵晓翠情不自禁的一声呜咽,高粱嘎的一下顿住了,感觉赵晓翠挨擦着自己大鬼头的缝子边流出了一GU热乎的东西。“赵晓翠,你叫唤啥,我还没Ga0进去呢”

    “哦”赵晓翠扭捏着脸蛋。“我我太紧张了,一想到你那大家伙要进去,我就先舒服上了。”

    高粱听完了一乐只有听说男人没进洞门口先丢了货的,没想着nV人也有没Ga0进去就先爽上了。

    “知道了你紧张啥,都Sh滑了,连磨蹭也能省掉,等下还有更好受的。”

    “别太急,受不了,慢点儿”赵晓翠心存畏惧与期待,紧张而刺激的准备接纳高粱的侵入,一点也不敢大意。

    “知道了快张开腿,把下面的缝子拉大点儿。”高粱有Ga0李美芬的经验,人家还主动掰PGU腚子呢。

    说完高粱沉下PGU,感觉软软的缝子边滚烫舒适的x1纳着,赵晓翠很配合的把两条腿分的更开,大大的,把床头的被子都挤到地上去了。

    高粱在紧凑的通道里面往返拉锯,备受挤压而不屈不挠。赵晓翠的适应能力很快,或许是水多的原因,只有刚开始皱了下眉头,很快忍耐过之后就只剩下躺好了享受无b充实和被挤压摩擦的快感。

    当然,这是高粱悠着,没火力全开,不然赵晓翠这身子骨,还不得让高粱g到散架了。

    “够了,到底了,受不了嚄”嘴里嚷着受不了,可最好一声却跟吃R似得吧唧嘴,显然是因为高粱控制到位,给赵晓翠抄底后适合而止,只有sU麻软痒而让赵晓翠唏嘘不已,全身被难以言状的愉悦所包容。

    赵晓翠的SHeNY1N让高粱很受用,当然,张玉香的SHeNY1N更加让高粱紧迫。

    忽然高粱回想起去年年底C赵晓翠的那一回,是带着怨气来C的,高粱还依稀记得,自己说边日赵晓翠的时候,边C弄边说g高驼子家nV人,而赵晓翠也附和着。

    “赵晓翠我g高驼子家nV人。”说完高粱只觉得心底一麻,一种异样的舒服感涌上心口,心尖子都打颤。“我g他nV人,使劲g”

    赵晓翠已经有些迷糊了,依稀听到高粱说g这个字眼,嘟着嘴附和道“哦快g,小梁快点”

    高粱只觉得心尖子都要爽飞了,膝头一软,整个人趴在赵晓翠身上,两只手捂着软软的,就跟握住两个桩,在赵晓翠软软的身子上面不住的爬行。

    赵晓翠没有多大持久劲,SHeNY1N了一段,身子猛地跟抖筛糠似得,尖叫声沉寂下来,良久才悠悠的吐了口气。“小粱我好了,舒服Si了。”

    高粱还没好,不仅没好,还差得远呢不过今天是周六,高粱下来买蚊香就是想好好的和张玉香睡一觉,那才是高粱动力的源泉。

    高粱想张玉香也跟赵晓翠想高粱的大家伙似得,光想想都能舒服,何必在赵晓翠的身子上Si磕呢

    买蚊香才是正事,赵晓翠不过是顺便把她给日了。

    “好了,好了,赵晓翠,好了就穿衣服吧。还等着你家开店门的,要不高驼子回来就不好了。”

    赵晓翠是还想歇一会儿,刚才可跟cH0Ug了力气似得。不过听到这话,赵晓翠不得不担心,便穿起衣服下床。

    回头一瞧,高粱那大家伙头昂扬着依然怒视着赵晓翠,好像怪赵晓翠没伺候好似得,让赵晓翠不由得心里面有些打突。

    赵晓翠倒不是怕高粱那家伙头,虽然巨大,可是长在人身上管着呢总不会蹦出来咬人。而是这刚才一发日的,都是她舒服了,高粱还没S出来。

    这让赵晓翠想的有点多了男人和nV人Ga0事,当然得两个人舒服才成。只图一个人舒服,那迟早得有偷人的事情发生。

    就跟高驼子一样,只管在上面g蹬腿,结果赵晓翠忍不下去了,说啥也得偷回人。

    赵晓翠担心高粱也和自己一样,没让高粱S出来舒服上,要是他以后不来找自己日了可咋办

    “小粱要不再来一回,高驼子上村委会去了,这会儿肯定没那么快。”

    高粱撇了撇赵晓翠。“呵呵赵晓翠,刚才不是说够了么,再来一回我可不留劲了,骑得你吐h水。”

    “不是不是”赵晓翠赶紧摆弄手,两个N球挂x口摆弄起来,侧着身子,翘立的PGU让人有一头扎进去想法。

    高粱还真有搂着赵晓翠PGU再Ga0一顿的意思,不过估m0着赵晓翠是受不住,而且还得留着晚上去睡张玉香。把赵晓翠C得太好受了,别让这nV人到时候成天粘着也不是个事。

    “小粱你让我好受了,我也不让你憋着,我我给你砸吧砸吧”说着赵晓翠蹲下身子,握着高粱的家伙。

    这法子不错,让每个nV人给自己使回嘴,跟捣每个nV人的腿窝子都是一样的,充满着刺激和新鲜感。

    不过高粱还是有点担心高驼子。“赵晓翠,你咋知道你家高驼子不会这么快回来”

    赵晓翠没留神高粱说话,嘴巴一张,卷着舌头裹弄着高粱的大家伙,一下给吮进去一大截。

    “咳咳咳”没成想赵晓翠这一口砸的太厉害,直接堵满了嘴,赶紧cH0U出来咳了几声。

    “他呀昨晚跟高支书喝了一夜,跟烂泥似得,一大早又去了,说什么野菜g的事,这回肯定妥了,回头就能赚大钱”

    高粱刚钻进软软的嘴皮子里滑行,就被吐出来,舒服劲一下断掉了,无b期待再次进入。不由得去按赵晓翠的脑袋,赵晓翠说到一半的话给打断了,低着头嘴皮子软软的碰到高粱的鬼头。

    这回赵晓翠顺从的偏着脑袋,慢悠悠的衔进去,只见巨大的头头撑开赵晓翠的嘴,满满的撬开牙齿,在里面cH0U动着

    当高粱从赵晓翠家出去的时候,口袋里塞了两包烟,扯开了一包点上了,觉着特别的带劲。因为这烟是日nV人日来的,不花钱。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