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八章名传八方

    林浅浅的激动可想而知,至于一旁大娘心底也是波涛翻涌。 想起当初与林延潮为了一点束脩钱而扯破脸皮,最后还上衙门打起官司的事来,眼下这仍是历历在目啊。

    当时当时差一点自己就被赶出家门拉。

    还好最后没有走了这一步,否则若是林延潮中状元,自己这一家就惨了。

    幸亏啊,幸亏当时自己回头啊,要不然怎么说,女人懂得示弱是福呢。大娘回忆着这些,反而是心底阵阵后怕。

    劳堪宣旨完毕,上前立即扶起林高著道:“地上凉,老世翁赶紧起身吧”

    林高著起身道:“得天子如此恩典,吾此生足矣。”

    一旁官员们连忙道:“老世翁哪里话,你还有三十年清福要享呢,状元郎将来还要入阁拜相呢。”

    林家的家人听了都是心道,哪里有这么好运气,三元及第已是巅峰了,再有入阁拜相那需有多少的福分才行呢。

    林高著道:“岂敢奢望。”

    劳堪又对林浅浅笑着道:“夫人真有富贵之相,状元郎是有个好内助啊,状元郎在京侍奉天子,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必是一品诰命夫人”

    众官员也是附和笑起。

    林浅浅又高兴又难过,高兴是林延潮出息,但难过是在京为天子重用,就不能回家了。

    林浅浅目中含泪,欠身道:“方伯,妾身怎敢奢求一品诰命夫人,只要能与夫君长伴相随,此生足矣。”

    林浅浅说得动情,众官员都有几分动容,深感二人伉俪情深。小说网

    一名官吏在劳堪身旁耳语几句,劳堪抚须道:“原来如此,世翁与夫人,都盼状元衣锦还乡,一家团圆。共聚天伦,本司也是明白,此乃人之常情。想当初本官入闽为官前,曾求人解字问凶吉。本官当时问闽字何解。解字人说,你看这闽乃门里一虫,虫通蛇,在门里是蛇字,君将远行吧。就是出了门,蛇出了门,那就是一个龙字。状元郎身在京师,乃大丈夫志在四方啊。”

    劳堪这话说令众官员不住点头,一省布政司果真有水平,这一番话令人分不清是肺腑之言,还是奉承了。

    林高著道:“方伯说得极是。”

    劳堪笑着道:“在下公务在身,就不叨唠老世翁了,三日之后,布政司衙门会设吉宴。遍邀满城士绅,官员,为状元郎贺,请老世翁携家人赏光才是。”

    劳堪说完后,于是携大小官员而去,随后百姓们都是踏入林家家门贺喜,来道贺的人几乎踏破了门槛。

    当日,省城百姓如同过节一般,舞龙舞狮不断,衙役们拿着自制的金榜。一路敲锣打鼓,游城三圈,将林延潮三元及第之事,告之满城百姓。

    林延潮中状元的消息。传至城西洪塘乡。出了一位三元及第之状元,令家乡人顿时欢腾。

    洪塘从宋至明,进士出了几十名,也有过张经这样官拜二品的大员,但出状元这可是头一遭啊。

    里人为林延潮放了一日一夜烟火,烟火漫天将十里闽水照得通亮。到处都是火树银花的景色,几如白昼。

    晚上,林高著在街上直接摆下一百席酒宴,遍邀好友。这酒席是按上席来办,一席十六两,一百席就是一千六百两。

    大伯听了有些心疼,不过林高著却坚持这么作,但凡过去帮过林家,对林家有恩惠的,都是一并都邀请入席。

    如此钱就这么流水般花出去了,不过却花得起。

    现在林家经营的林记销银铺,林记当铺和林记生药铺,都是日进斗金,林家是不缺钱的。林家彻底地融入了这个时代士大夫官商一体的圈子里了。

    晚上设宴,三叔十分风光,这两年林家的生意都是他打点的,同行里的朋友闻之林延潮中了状元都是祝贺他,说话间准备推举他为省城商行的副会首。至于林延潮在濂江书院的同学,后辈,师长,同年也是一并前来,众人畅谈当初与林延潮在书院读书之时,回忆年少之事,席上笑语不断几乎没有停过。

    这一夜,金樽美酒,满城皆是醉了。

    在张厝的洪塘社学。

    夜色里,附近蛙声一片。

    老夫子抽着旱烟,看着门外天边处,燃放的烟火一道一道腾起,照亮夜空。

    学堂里正是晚课,蒙童们在桌上背书。不过蒙童们因老夫子在,都专心致志,对于烟火没有人敢转头看一眼。

    张归贺教了一名新入学弟子如何临帖写字后,返回案前,坐在老夫子身旁的矮椅上,与他一并看着天边的烟火。

    老夫子叹着道:“这烟火好啊,三元及第,读书人该有的风光,可都有了。”

    张归贺有几分嫉妒地道:“宗海就算是状元,可也是从咱们这社学里走出去。”

    老夫子放下旱烟道:“可咱们社学除了延潮,迄今连一个中秀才的都没有,一朝及第,众人状元郎风光无量,可其人寒窗十年,却没有见得。”

    张归贺叹道:“难,天下千千万万学子十年寒窗,但状元郎只有一个,实是太渺茫了。不过我知道我等读书,并非是为了中状元啊。”

    老夫子看着窗台下读书的蒙童,点点头道:“说得好,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以往读得很多书都已是忘了,但我知昔日我读之书,已于藏吾身,已为吾血,已为吾肉,已为吾骨。读书有千万般好处,中状元不过乃其中一样罢了。”

    “先生所言极是,我记得,林先生,曾教诲弟子,人常行而无用,唯有读书,从不误人,从不误功。”

    说着晚课已是结束,儒童各自回家,张归贺锁了门。

    张归贺手持灯笼,替老夫子照路回家。

    夜色如沉,洪塘镇上烟火仍是不断。

    老夫子勉强地行路道:“我年纪大了,明年社学就交给你了,你现在已是童生,足够为社学蒙师了。”

    张归贺笑了笑道:“弟子试一试吧五月时,大宗师提考,弟子想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进学。”

    老夫子笑着道:“你是在生气,我刚才说社学里除了宗海外,无一人考上秀才吧。”

    张归贺笑了笑,向老夫子问道:“先生,我常在想能成大事的人,必有非比寻常的志向,你以往教宗海时,可知他从蒙学时读书就是为了中状元吗”

    老夫子听了道:“不是。”

    张归贺奇道:“那宗海读书是为何”

    老夫子想了会道:“他有与我提过,似乎是修齐治平吧”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不是书本上的话吗”

    老夫子叹道:“能把知道的,做到,那就不是书本上的话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