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剑叩天门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张帘儿

    再说那赤羽樊虎,被一拳砸飞在地后倒也不恼,只是有些郁闷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一边爬起来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一个女娃娃怎么力气这么大。”

    少女没想到对方居然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不自觉地后撤了一步警觉了起来。

    “女娃娃,你叫什么?”

    樊虎抬头看向少女道。

    “谁,谁是女娃娃?你胡说些什么?”

    少女一脸愠怒地皱眉道。

    “你也莫要装了,你就算隐藏得了身形容貌,也隐藏不了女子独有的阴柔气息。”

    樊虎道。

    “啰里啰嗦的,我看你倒是像个女人。”

    少女轻哼了一声,白了那樊虎一眼。

    堂堂黄雀七羽之一被骂像个女人,一时间引得酒楼内一阵哄笑。

    李云生此时目光也全在这少女身上,他越看越觉得像帘儿,特别是皱眉时候的神态,跟她母亲一模一样,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她有一股她父母身上没有英气。

    倒是那樊虎,就算是被说成像女人,脸上依旧如同一尊石佛般没有任何表情。

    “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依旧言简意赅地问道。

    “打了你一拳就这么记仇,还要记下我的名字,原来你们黄雀营这般小气。”

    少女一嘟嘴有些不耐烦地就想走。

    “唉…”

    樊虎闻言脑袋一垂叹了口气然后道:

    “你不给我名字,我如何将你登记在册?”

    “你是说?……”

    少女先是一愣,随即一脸惊喜道:

    “你们黄雀营收我了?!”

    “当然!”

    樊虎点头。

    “太好了!”

    少女开心得一跃而起,完全不似刚刚那般紧张的模样,活泼的少女心性显露无疑。

    不过短暂的失态之后,她立马恢复了先前那一板一眼严肃深沉的模样。

    “我叫张帘儿。”

    她对樊虎道,事到如今她也懒得掩饰自己女子的身份了。

    而另一头的李云生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心里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跟他猜测的一样,这少女正是他大师兄的女儿。

    “话说这丫头,对一个陌生人直接用真名,怎么一点戒心都没有。”

    他不自觉地代入长辈的身份。

    “对了,你刚刚那套身法跟拳法叫什么?”

    樊虎将张帘儿的姓名登记好之后忽然好奇地问道。

    李云生一听暗道“不好”,生怕张帘儿又像刚刚报自己的名字一样,把行云步跟打虎拳透露出来。

    “是我娘教我的,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提醒帘儿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口了。

    “还好嫂子没告诉她行云步跟打虎拳的名字。”

    李云生在心里长吁了一口气。

    他仔细想想,现自己的顾虑的确有些多余的,仙盟对秋水弟子的追捕那么严,帘儿的母亲为了保护她肯定不会告诉她这些。

    甚至可能连自己的身世,她娘亲都没告诉她。

    猜测归猜测,事实到底如何,这只能问张帘儿了。

    当然,李云生也没有冲动到直接去跟她相认,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帘儿跟他扯上关系,毕竟他这个秋水余孽的身份太过瞩目,一不小可能就会给对方招来杀身之祸。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张帘儿已经准备跟樊虎离开酒楼。

    “不对,这黄雀营好像接了天字号悬赏,帘儿加入他们,岂不是要有危险了?……”

    就在两人即将踏过酒楼门槛的时候,刚刚一直在看戏的李云生,忽然想起了这件被他忘在脑后的事情。

    “等等!”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何是?”

    樊虎收回刚要跨出去的脚转头看向李云生。

    站在樊虎身旁的张帘儿同样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也想加入你们黄雀营这次的任务。”

    李云生露出一副略显憨厚的笑容道,在无相面具易容的帮助下,这笑容配上他此刻那张肉肉的大饼脸毫无违和感。

    “你?”

    樊虎抱臂打量了李云生一番,然后摇头道:

    “你不行。”

    “我怎么不行?”

    李云生有些“生气”道:

    “她一个女孩子都行,我怎么不行?我胳膊比她大腿还粗呢!”

    他边说这边撩起自己的裤腿,露出一条肥壮的大腿。

    “你那是胖,不是壮。”

    樊虎认真地打量了一眼,然后继续拒绝道。

    他这严肃的表情配上这句话,让本就忍俊不禁的张帘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兄弟,你还是回家吧,这天字号悬赏可不是儿戏,你实力不济只是白白送了性命。”

    张帘儿笑归笑,但还是认真地告诫道。

    闻言李云生心中五味杂陈,有些好笑地想道:“臭丫头,居然叫你叔叔小兄弟?”

    “她说的没错,我看你修为顶多上人境,这种修为走幽云谷是白白送死。”

    樊虎也不带任何表情地劝了一声。

    听到这里,李云生有些后悔用无相面伪装成这幅身体了,原本只是为了在酒楼里不起眼一些,就选了个模样憨厚人畜无害的胖子。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张帘儿,他也没想过要加入黄雀营。

    但事已至此,李云生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虽然我修为差了点,但是我力气很大!”

    又不能暴露身份,又要被樊虎看中,他思来想去只有这一点了,常年修习打虎拳,就算不动用真元,他一身的劲力也不是寻常修者能够比拟的。

    “你不行。”

    不过那樊虎看了看李云生那一身肥膘,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若不信可以跟我掰一掰手腕,我定能胜你!”

    这樊虎油盐不进,李云生心里有些急了。

    “掰手腕?”

    让李云生意外的是,那樊虎听了他这句话之后,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小胖子,你这是在找死啊,这樊大爷最喜欢的就是跟人掰手腕。”

    李云生旁边有人带着一丝幸灾乐祸道。

    “他喜欢,我也喜欢啊,这不是正好吗?”

    李云生装作一脸憨厚地问道,心里却是疑窦重重。

    “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跟人掰手腕吗?”

    “为什么?”

    “因为他最喜欢把人的胳膊直接掰断、掰下来!”

    没错,这外表除了高大一些意外很普通的樊虎,内心却极其变~态扭曲,喜欢亲手血淋淋地扯断他人的四肢。

    只是这些年加入黄雀之后,这变~态的嗜好被黄雀的老大约束住了。

    但唯一例外的是,如果有人找他掰手腕,他可以掰断对方的四肢。

    于是这樊虎开始到处找人跟他掰手腕,他这一身炼体得来的力道哪里是寻常人比得了,所以赤沙城的人这些年没少被他祸害,不要说找他掰手腕,就是这“掰手腕”三个字都不敢在他面前提。

    请记住本书域名:.。三掌门:m.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