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剑叩天门

正文 第736章 血债血来偿

    时间往回拨一些。

    与那剑灵的一战,李云生的确受了伤。

    两道同样近乎先天大圆满的剑意,所催生出来的一剑,威力有些出李云生预料,更可怕的是他的肉身无法承受这股冲击,他这一身的伤,就是那时候弄出来的。

    但好在,因为那剑灵所消耗的灵力太过巨大,让那无尽之结中的灵力循环,一时间无以为继,致使那无尽之结中的循环往复的灵气中断,剑灵随之消散。

    所以与昆仑山山路上那剑灵这一战,李云生算是打了个平手。

    受了些皮肉伤的李云生,便在东方璃的协助下,大口地吞服着灵髓露,开始补充消耗的灵力。

    其实这一剑会消耗这么多灵力,也有些出乎李云生的意料。

    只是普通的一式惊山,便已经消耗掉他整整两颗麒麟骨的真元。

    要知道,自从他可以将体内真元,炼化成最纯净的金色真元之后,他一颗麒麟骨内所蕴存的真元,快要赶得上一个圣人境修者全力出手一次的消耗了。

    在此之前,他已经很少担心自己真元消耗的问题,基本上每日将画龙诀在体内运行几周天,就能保持六颗麒麟骨内真元充盈的状态。

    但现在看来,如果自己用的是秋水剑诀的第七、第八式可能一滴真元都不会剩下。

    但幸好剑佛给的这灵髓露效用惊人,灵力几乎不用炼化便转化做真元,填充进了空下来的两颗麒麟骨中。

    就在李云生补充着自己消耗掉的真元时,玄武侯跟青龙侯出现了。

    两人实力虽然不错,但李云生先天大圆满的山海剑意,世间闻所未闻,杀了二人一个措手不及。

    于是两人非常悲惨地,被李云生拿来试了剑。

    那两人在青龙侯当场毙命,玄武侯则在舍弃了两条腿之后逃了出去。

    这才有了刚刚桥上那一幕。

    ……

    视线再回到鹿台。

    这石桥与山海殿的位置,对正常修者来说自然算不上远,但对断了两条腿的玄武侯来说,则显得无比漫长。

    才不过刚刚从桥上“爬”下去,李云生便已经从山下追了上来。

    在那山道上感受过去李云生那一剑之后,他对李云生身上所散出来的气息跟威压变得非常敏感,所以就算不回头看,他也知道是李云生。

    于是他开始冲牟足了气力,冲山海殿前的曹铿他们呼救。

    其实他不喊,曹铿跟白鹿王他们,也已经察觉到了这边的异动。

    只是曹铿几人,对眼前所看到一切,有些不敢相信,以至于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殿前那群修者也一样,只是一脸木然地向桥边看着。

    “玄武侯?”

    只等到几人听到玄武侯那声呼喊时,这才反应过来。

    “黑甲卫,救人!”

    反应过来的曹铿一声厉喝。

    两排黑甲卫,带着沉重的甲胄,拔地而起,瞬间十几道黑影从鹿台上空划过,齐齐冲向那还在玩命地往鹿台上爬着的玄武侯。

    不过随着“铮”地一声剑吟声响起,一股剑势犹如泰山压顶般从天而降,那十几名黑甲卫重重地砸落地面,只能勉励支撑着站起,脚步都抬不起,更不要说上前救人了。

    那刚要爬上鹿台的玄武侯,更是一头栽倒在了那石阶上,随后整个人从石阶上翻滚了下来。

    随后,山海殿前的众人便只看到,在那原处的石桥上,一个满身是血的青年,手中一手提着一柄长剑,一手拖着一具尸体慢慢走向鹿台。

    青年虽一言不,可众人却只觉得,他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自己心脏上一样,无比的沉重。

    “这是剑势?”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普通修者,很快便认出了李云生身上的剑势。

    仙盟的曹铿跟三王自然也不例外。

    “李云生!”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鹿王,只见他怒吼一声,黑袍之下,阵阵漆黑的怨力,犹如浓墨一般从他身上升起。

    就见他“咚”地一步踏出,整个人化作一团黑煞,遮天蔽日地出现在李云生头顶,随即那黑煞之中伸出一只惨白的手臂,带着那漫天煞气一拳轰向李云生。

    李云生停下脚步,仰头看了眼那一拳,随即拔出琥珀,一剑斩出。

    一道剑影如天光般冲天而起,直接将那漫天的煞气斩开,生生地将白鹿王一剑劈得倒飞而起,重重地砸向那山海殿。

    而那下方原本还在挣扎的玄武侯,此时已然在这一剑之下,身异处。

    山海殿前的一众修者,还有曹铿几人,感受着这一剑的余韵,俱是一脸的愕然,在场的修者中没有弱者,李云生剑意之中的大圆满气息,这些人如何察觉不到?

    “曹盟主,我秋水余孽,来赴约了。”

    李云生,提着手中的琥珀,一脸傲然地站立在原地。

    虽然在场的众人,早已猜到了李云生的身份,但对方亲口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一众修者此刻,皆是一脸木然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们不少人,当年是青眼看到过秋水那一战的。

    特别是南宫烈父子,他们对秋水那名独战十州群雄的少年记忆非常深刻,但纵使他们当初如何看好,都没有想到,这少年在短短的十年时间里,已经成长到了能与仙盟三王交手的地步。

    拓跋罂是没见过李云生的,但她此时却是认出了李云生手上那柄剑。

    “是周前辈的……琥珀!”

    恐怕就连周伯仲自己也想不到,一个远在昆仑的少女,居然会记得自己这柄被遗忘了多年的配剑。

    不知为何,在看到琥珀之后,拓跋罂脑海中不自觉地闪现出,曾经听掌门们说过的,关于周伯仲单剑独创昆仑的画面,一时间居然心潮激荡,完全忘记了眼前那秋水余孽“恶徒”的身份。

    而在昆仑山下,透过那虚像看到金顶上这番景象的修者们,此时则彻底炸开了锅。

    “秋水余孽还活着!”

    “不但活着,而且实力居然达到了能够三王正面较量的地步。”

    “仙盟终于要跟秋水余孽打起来了!”

    对于这些看热闹的修者来说,自然不甘心看到这山海会,就这么平淡的落寞。

    一时间,为了亲眼见证这一幕,无数修者开始向昆仑山用来。

    就算是实力不济的修者,此刻也想来试试。

    而那些之前早已在昆仑山山脚,或者已经登上前几层金顶的修者,此时更是纷纷冲向了第五层。

    ……

    “云生小友好手段,没想到十年不见,剑术竟精进到了此种地步,难怪就连无尽之结也困不住你。”

    在短暂的愕然之后,曹铿随即恢复了冷静,随后以一副上位者的姿态冷眼望着李云生道。

    “哪里,我还得谢谢曹盟主,送的这份大礼。”

    李云生淡淡一笑。

    两人的对话,听的殿外的这些修者们,齐齐变色。

    而那曹铿闻言,则是皱起了眉,因为现在很明显,李云生的确在那无尽之结中,得到了不少好处。

    “呵呵……”

    曹铿很快就将眉头舒展开来,随后一脸淡然地笑道:

    “不过小友既然来了,就多留一会儿吧。”

    “曹盟主放心,我这次有的是时间,就算您请我走,我都不会走。”

    李云生神色平静地笑了笑。

    “哟,看这情形,云生小友,是讹上我仙盟了?”

    曹铿冷笑。

    “曹盟主说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总得帮我秋水那些死去的师兄弟们,讨要几分利息回来。”

    李云生依旧笑着,不过语气却是愈冰冷起来。

    “看来云生兄弟,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啊。”

    曹铿假意叹了口气,随即又一脸惋惜道:

    “我承认,当年的事情,我们仙盟做的有些欠妥,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没有我们当年革新除旧之举,怎能换来如今十州之兴盛?

    “以区区一个秋水之牺牲,换来十州今日之繁盛,此乃大义,在世间大义面前,区区小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得不说,曹铿的话极富感染力,在场许多修者都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

    “曹盟主的这番话,很精彩。”

    李云生闻言,也笑着拍了拍手,清脆的掌声,在这寂静的金顶上格外刺耳。

    “所以在我看来,我们不如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只要你愿意为我仙盟所用,我仙盟可助你重建秋水。”

    曹铿一脸真诚地慷慨道。

    向来一毛不拔的仙盟,居然能给出此等许诺,在场的不少修者不禁有些眼红。

    “你什么意思,我要他死!”

    而站在他身后的白鹿王,则一把冲了上来。

    不过还没等他靠近曹铿,就被冥刀王跟北玄王一把拉住了,两人以眼神示意他冷静。

    曹铿则看都没看身后一眼,转而继续看戏李云生道:

    “云生小友,你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

    “曹盟主愿意帮我重建秋水,晚辈自然感激不尽,但就怕仙盟做不到。”

    李云生想了想然后叹了口气道。

    见李云生语气松动,曹铿心中不由得大喜,他向来不喜大动干戈,特别是向三王这种级别的修者,就算是仙盟也是少一个没一个,在攻下妖族之前,他不想在区区一个李云生身上,消耗太多的战力。

    于是就见他颇为自负地道:

    “这重建秋水之事有何难?你秋水以前有什么,我仙盟都能赔给你!”

    李云生闻言认真想了想,然后道:

    “我在秋水白云观后山,有一间小木屋,屋子是我几个师哥一起帮我搭建的,屋子冬暖夏凉,屋内有一扇大大的琉璃窗,入冬过后可以窝在屋子里看窗外的漫山雪景,也可以跟我几个师哥烤着火、喝着酒、吃着肉,一直醉醺醺的到天亮。”

    “区区一栋小木屋,这有何难?我仙盟有最好的琉璃,最好木材,最好的匠人,造出的屋子,定能比你之前的要好十倍。”

    曹铿皱眉道。

    “是啊,造这么一间小木屋,对仙盟来说自然是不难的。”

    李云生自顾自地低头笑了笑,然后才抬起头看向曹铿,目光一瞬间变得极其冷冽道:

    “但我的师兄们没了啊。

    “我那大师哥,为人正值本分,看起来就像是个老实巴交的佃农,平日里家里煮了什么好吃的,都会第一时间叫上我,就算我不在,也会热在炉子上等我回来吃,但他死在的阎狱鬼差手里,尸骨无存……我现在再也见不到他啦,也不吃不到他给我留的饭菜。”

    说到这里,李云生似笑非笑地抬起头:

    “仙盟该如何将我大师兄赔给我?”

    曹铿闻言,脸色铁青,一眼不。

    李云生却没有管他,而是继续道:

    “我那三师哥,为人憨厚老实,有着一膀子力气,我种田时,最苦最累的活,都是他抢着帮我干,我在外面被欺负了,他第一个冲上去。但他也死了,被阎狱鬼王折磨得不成人形,最后身异处……再也没人为我出头了,再也没人赔我练拳了……”

    说到这里,他再一次缓缓抬起头,依旧是似笑非笑地望着那山海殿前的曹铿,只是这一次他的语气,变得森冷且狠戾:

    “你仙盟要如何赔我一个三师哥。”

    他说话时并没有歇斯底里,但语气中刺骨的寒意,却听得一众修者肝胆俱寒。

    而曹铿依旧铁青着脸,一声不吭。

    因为毫无疑问,李云生的要求,仙盟是满足不了的。

    见曹铿一声不吭,提起手中的琥珀,一边朝前走,一边继续开口道:

    “我跟你们这些胸怀天下的不一样,我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继续道:

    “只装得下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喜欢的人,对我好的人。

    “但是啊……你仙盟把我记挂的人,杀了大半,所以我对这十州,对你们,也就剩下恶意了。

    “我李云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心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大义,有的只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而秋水血债就必须用仙盟血来偿。”

    说得到这里,他忽然将手中琥珀剑,猛地在面前的青石地面上一砸,震得那青石板龟裂开来,而一股滔天怒意裹挟着山海剑意,犹如一头解脱了舒服的恶龙,自他体内咆哮而出,整个鹿台瞬间被笼罩其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