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还看今朝

正文卷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抱薪救火

    龚忠伦踏进李铭办公室时就感觉到了气氛不是很友善,但他相信不是针对自己。

    想都能想到,这段时间是谁能让李铭情绪不好,除了长河能源集团那帮人,没别人。

    两度否决了启动东神煤业扩建项目的计划,这极大的激怒了李铭。

    当然对方也把尾做得很好,以银行融资需要时间走程序,加之组建成品油销售公司投入太大为由,把前期的准备工作还是装模作样的做起来了,但是谁都知道只要尤万刚和钟广标不点头,这个项目就只能是空中楼阁一般给悬起来,让你看得到,摸不到。

    工行那边程序肯定会很繁复,但是以长河能源集团那边的影响力,只要你有心去作,三五个亿根本不在话下。

    但是这一次长河能源集团却是变得锱铢必较起来,和工行谈得很不愉快,在龚忠伦看来这就是长河能源集团的一个拖延战略,就是要用这种手段来拖时间。

    问题是龚忠伦也就不明白了,尤万刚也就罢了,难道钟广标就不知道这种办法能拖多久?

    尤万刚在面对李铭时或许还可以狡言辩解,甚至推到钟广标身上,那钟广标呢?

    你钟广标真的觉得有尤万刚的庇护可以无视李铭的意见?

    在龚忠伦看来,这太短视了。

    “省i长,我来了。”龚忠伦看了一眼正在看着桌上笔记本电脑页面的李铭,轻声道。

    “老龚来了,坐吧。稍等片刻,我正在看一篇文章。”李铭抬起头来和龚忠伦打了个招呼,“我一个党校同学给我的,嗯,用电子邮件来的,挺新鲜的事儿,这个inter网据说现在很时髦,燕京上海和广州深圳那边挺流行,省里汉都和宛州等几座城市都已经开通了,但是大家都还在尝试。”

    龚忠伦也听说了这个inter网,挺时尚的东西,似乎现在谁如果不懂这个,就有点儿落后于时代,就有点儿不与时俱进了,这是他没想到李铭居然也在赶这个时髦。

    “省i长,您对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比很多年轻人都还强啊。”龚忠伦恭维道:“我看我们局里那些小伙子们都未必能搞明白这玩意儿怎么用。”

    “嘿嘿,这也是老尤给我推荐的,说有点儿意思,用惯了就明白它的好。”李铭终于放下电脑,意犹未尽之余也有些感慨,“这个邮件是通过电子邮箱过来的,我一个在煤炭工业部工作的党校同学来的。”

    “电子邮箱?邮件?是像一封信那样么?可以有很多内容?”龚忠伦对这个inter网新鲜玩意儿还不太懂,至于说如何使用,更是不清楚。

    沙正阳所不知道的是全中文电子邮箱在国内比前世中提前了接近一年出现了.

    在沙正阳给了夏侯子一些指引之后,夏侯子利用融来的资本迅物色到了一批志同道合者在6月份就正式研出了全新的365.电子邮箱系统,而取名365.电子邮箱也就表示全天候覆盖任何时候。

    沙正阳只知道夏侯子按照自己的点拨率先搞出了国内中文电子邮箱,而且也接受了沙正阳的建议,先免费打开市场,然后再来谋划盈利点。

    沙正阳也不知道前世中丁磊和陈世华搞出163.免费邮箱系统是什么时候,但是他知道至少现在还没见到这一出,那么夏侯子算是率先吃了螃蟹了。

    前段时间夏侯子和他通过电话,谈到了现在电子邮箱注册热度很高,平均没有能达到一千多人,但是下一步如何来寻找盈利点,又摆在了面前。

    不过365.电子邮箱现在的确很火,成为玩inter网的业内人士和赶时髦者的必备装逼利器,尤其是京沪深穗这些沿海城市的高大上阶层,如果现在名片上没有一个电子邮箱,简直就比没移动电话还落伍,简直堪比十年前的办公电话和电报挂号。

    “差不多,但是度就快多了,那边一这边就能收到,这度不是传统信件能比的,而且内容容量也很大,效率太高了。”李铭吁了一口气,“我和我那位同学通了电话,询问了近期煤炭行业的情况,他就给我了这封邮件过来,谈了一些专家学者和他个人的看法。”

    “哦?”龚忠伦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怎么没听省i长说起过呢?”

    “他年龄到了,到煤炭工业部只是一个过渡,明年机构改革煤炭工业部就要撤销,他到时候要退下去,实际上他现在也没有抓具体业务工作,我也是因为现在煤炭市场走向问题才和他联系,实际上我和他不是很熟悉。”李铭淡淡的道。

    不是每个人在中央党校镀镀金都能青云直上的,年龄,机遇,自身能力,要都能赶在一块儿你才能有所得,而绝大部分人都不太把这几年都赶上遇齐了。

    自己这位同学就是因为年龄偏大,然后在党校学习之后又拖了两年,就再也赶不上趟了,只能就此作罢。

    龚忠伦一听也就对李铭这位同学失去了兴趣,但是他还是对这封邮件中的内容颇为关心。

    “那您的这位同学对未来煤炭市场怎么看?”龚忠伦问道。

    “众说纷纭,意见也不一致,东南亚经济的确出了一些问题,这一点不容否认,也多少会影响到国内,但是主流观点还是认为影响会非常有限,基本上对我国经济没有什么干扰,而且从部里边和他本人的观察来看,国内经济持续高增长,在电力需求上增长也很快,下一步中央可能有意要进一步加大对电力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不过这可能要等到明年两会之后新一届中央政府成立之后了,但总体来说局面还是向好的,对煤炭需求应该会稳中有升。”

    这也符合李铭的看法。

    沙正阳的观点在国内一些媒体上也有报道,也有一些反响,李铭也清楚沙正阳不是一个信口妄言之人,敢这么说,肯定还是有些依据,当然更多的还是出于一些他个人的目的,这让李铭很是不齿。

    “那下一步……?”龚忠伦有些迟疑的问道:“我看长河能源现在就是打着拖的主意,东神那边意见也很大,但是袁增桥在长河能源集团里边说不上话,我感觉他的话语权恐怕还不如沙正阳,他大概也不愿意和尤省i长激化矛盾吧。”

    龚忠伦轻飘飘的话语里无疑带有一点挑拨的味道,这让李铭很不悦。

    工作了工作,固然大家在观点还上不一致,但是他李铭也不需要谁在这方面还来给他支招,那太低劣了。

    “长河能源集团那边就暂时放一放,我和老尤谈过了,他主要还是考虑到在出海战略上的投入较大,另外就是成品油销售网络组建上,各省估计在这方面的信心不是很足,所以在组建各省公司问题上,他们大多选择出资占股比例不高,都在百分之三十以下,这也加重了长河能源资金上的压力。”

    这里边有客观理由,但是同样也有主观因素,但是尤万刚能拿出这样一个解释来也很不错了,毕竟那是企业行为,人家也没有说取消这个项目,而只是说暂缓推动,等到明年来。

    “那我们……”龚忠伦当然也明白其中的奥秘,李铭和尤万刚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妥协,他也无可奈何,但煤炭工业局不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偃旗息鼓了。

    龚忠伦也知道明年随着机改,煤炭工业局也不会再保留,自己去哪里的事宜也就摆上了台面,他正想利用这几个月时间好好做点儿成绩出来,也好引起主要领导的关注,没想到却被长河能源这边打了脸。

    “伊东煤业那边你盯着点儿,另外你可以多跑一跑武阳和秦都,他们那边也还有一些企业正在积极跑扩建项目,我觉得只要条件具备成熟,完全可以在程序上加快,上个月我去秦都,秦都市委市政府在这方面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武阳那边也差不多,所需手续程序煤炭工业局帮着协调跑一跑,争去抢在明年两会之前再敲定一批好上马。”

    东方不亮西方亮,长河能源不识抬举,李铭心里也给对方记了一笔,未来会有他们找到自己名下来认错的时候,但是这并不影响其他方面的工作,其他方面该做的还得要做起来,自己不可能和这些人一般见识。

    “行。”听到李铭提到了要在明年两会之前敲定一批项目,龚忠伦心领神会。

    每年两会都是要上台作相关的报告的,而明年又是换届年,更是意义非比寻常。

    虽然作报告的是王云祥,但是对整个政府报告的撰写李铭要在其中承担审稿的主责,这其中在经济这一块工作上,要有所体现,当然就需要一些素材。

    龚忠伦也希望自己能够有所表现,明年机改,自己也可以借此谋求一个更好的机会,如果能够到地市下边去担任主要领导,那就最好不过了,而要想实现这个愿望,李铭这边就必须要抓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