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还看今朝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节 履新

    2oo1年3月2日,省委关于汉都市委新一轮调整如约而至,免去了黄诚汉都市委副书记职务,免去了刘胤伯、许晋九、古亚洲汉都市委常委职务,任命朱亚均为汉都市委常委、副书记,明确排序在郎芳之后,任命俞震、冷清秋、瞿俊凡为汉都市委常委。

    很快刘胤伯、冷清秋、瞿俊凡三人都辞去了汉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俞震、伍建禾、包永惠三人在市人代会上当选副市长。

    古亚洲被任命为涪岗市委副书记,提名涪岗市人民政府市长人选。

    黄诚被任命为省林业厅厅长,许晋九在市政协会议上当选市高官,刘胤伯调省人大工作。

    与此同时汉都市委常委分工也迅出炉,沙正阳任汉都市委组织部部长,冷清秋任汉都市委秘书长,瞿俊凡任汉都市委宣传部部长。

    沙正阳知道,在此之前,关于自己几人的工作变动也是传得沸沸扬扬。

    他甚至也知道自己出任组织部长这一任命上,也在省委内部遭遇了很大阻碍,李铭和许相卿都态度鲜明的反对这一调整,原因无外乎也就是那么几条,人太年轻,在党群口工作时间太短,经验不足,难以服众,认为沙正阳更适宜在现有岗位上多锻炼两年。

    原本在这一问题上态度较为模糊,甚至倾向于自己继续留任市委秘书长的省委副书记沈建红最终还是赞同了自己出任组织部长这一意见,使得这个任命再没有什么阻碍,否则一旦沈建红也反对的话,那么即便是周远望和王云祥也认真考虑这一任命是否合适了。

    沙正阳为此问过孙妍,是否是她帮自己在沈建红那里说过话,但是孙妍予以了否认,

    孙妍明确告诉沙正阳,在这类问题上,沈建红不会听自己这样的利害关系人的意见,只会按照她自己的判断来作出决定,而在之前沈建红对沙正阳的印象的确不是太好,但无关沙正阳的个人能力,可能是因为和孙妍的关系而带来的不良印象。

    至于说为什么后来沈建红又改变了观点,孙妍也不清楚。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已经被正式任命为组织部长,而市委秘书长一职也交由冷清秋来接任。

    对于这一点沙正阳还是很满意的,冷清秋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秘书长人选,虽然她也很适合宣传部长这一职务,但沙正阳还是觉得在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上更能体现她的才能。

    应该说茅向东的基本意图还是达到了,可能唯一遗憾的就是古亚洲的离开。

    不过在沙正阳看来,新来的常务副市长俞震也未必比古亚洲逊色。

    这一位原来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而在担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之前则是昭阳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还曾经担任过昭阳是广阳县委I书记。

    而广阳县是昭阳第一经济强县,八十年代情况最好的时候甚至还曾经和华阳争夺过全省经济第一的名头,私营经济和乡镇企业都很达,特别是小商品市场繁盛一时,即便是进入九十年代之后汉都经济开始和其他地市甩开距离,涪岗也开始崛起,但广阳县也从未跌出过全省经济十强县的名头,2ooo年仍然排名全省第八。

    沙正阳和俞震没有多少私人交情,但他作为市委秘书长和省委办公厅打交道的时候还是很多的,所以和俞震也算熟悉,接触过几回,也知道俞震算是一个对经济工作比较熟悉的干部,而且心气也很高。

    也幸亏郎芳现在不再分管经济工作,否则沙正阳觉得这二人怕是在工作中针尖对麦芒的时候不会少。

    班子里另外一个新增人员,就是接替郎芳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朱亚均了,这一位是浙省交流过来的干部,原来在明州市担任市委常委、东海区高官。

    这一位不仅仅是沙正阳不熟悉,恐怕市里边就没人和对方熟悉,对方才来一个月,挂了一个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职务,现在直接到汉都市担任副书记,也是王云祥的意见,认为让江浙那边的干部到汉都交流,也有利于汉都市干部学习一下来自江浙那边的先进经验。

    *********

    “冷秘书长,来交接了吧?”看见冷清秋踩着橐橐的皮鞋声走进来,沙正阳笑着打趣:“我可是听说你在市政府那边教工作比谁都干脆利索,是不是到市委这边,接手工作也该如此风格呢?”

    “沙部长,你也知道我初来乍到,你总得让我适应一下吧?”冷清秋的心情不错,“而且市委办也才大动了,我怎么也得要熟悉一下,你还得带我一带吧?”

    “什么熟悉一下?你原来在市委办呆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还能不熟悉?霍童难道和你关系不睦?”沙正阳斜晲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

    还别说,沙正阳一力扶持起来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的霍童还真的和冷清秋关系有些紧张,但这两位不是关系不好,据说是私下里关系很好,但是一谈到工作,原来在市委办两个人就没谁会让谁了。

    现在可倒是好,冷清秋杀了一个回马枪,回来担任市委秘书长了,而霍童也进步了一步,成为了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这就相当于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关系了。

    而几年前,冷清秋是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霍童只是市委办副主任,现在大家各进一步,关系该如何处,那就是冷清秋和霍童之间的问题了。

    冷清秋自然明白沙正阳肯定是清楚自己和霍童之间的关系,所以才这般说话。

    自己和霍童都是两个不饶人的角色,下一步工作免不了还要针锋相对,不过冷清秋倒不是太担心,霍童虽然是一个厉害角色,但是这人在工作上还是分得清楚轻重的,可以和你争得不亦乐乎,但是一旦决定了,她还是会尽力去完成。

    这一点上冷清秋还是比较信得过的,要比鞠铁林这种软硬不吃的角色要好处得多。

    “行了,你也别装了,要交接就交接吧,我还能干不下来不成?”冷清秋也不费话了,径直道:“来吧,按照程序来,把霍童叫来,该监交还得要把程序走到。”

    “这才符合冷秘书长的风格嘛,手起刀落,一拍两散。”沙正阳也调侃着:“茅书记说11点开一个短暂的常委碰头会,简单熟悉一下情况,让大家都相互有个印象,主要是为高书记和俞市长打个底儿,让他们尽快熟悉,融入进来,你得准备一下。”

    “好哇,我说怎么这么急迫呢,原来领导的活儿已经交代下来了,你就忙不迭的要丢手溜号啊。”冷清秋也不客气的讥讽对方:“沙部长,你这种风格去组织部可没好下场,是要出事的。”

    “行了,要出事那也是我自己担着,不用你来扛着。”

    这段时间沙正阳也和冷清秋很熟悉了,所以说话也和随便,这样的气氛反而很适合关系密切的同事之间,工作起来也要轻松愉悦许多。

    交代完市委办这边工作,沙正阳就到了市委组织部那边。

    其实直线距离也就是几十米,但说实话,沙正阳虽然担任了市委秘书长这么久,还真的很少到组织部那边,也就是的确因为有事儿才去找过许晋九,平时他还真的懒得过去。

    汉都市委组织部规模也不小,各个处室一应俱全,常务副部长易天扬,是个资历深厚的老组工干部,守规矩讲原则。

    沙正阳虽然没有和对方有太多接触,但是无论是茅向东还是原来的郭业山都和沙正阳说过,这个人绝对政治成熟踏实可靠,是个可以信赖的人物。

    茅向东和郭业山两个完全不同层面的人都能如此评价易天扬,足以说明这个人的信誉度有多高。

    这种干部,只要你敢放权,给出原则,划出界限,他就能把所有事情给你处理好,当然沙正阳不会当这种翘脚老板。

    “老易,咱们坐一会儿?”到办公室泡好茶,沙正阳这才信步出门,走到易天扬办公室,丢给对方一支烟,悠然道。

    “好啊,也早就想和你汇报一下工作了。”易天扬并非想象中那种老古板,而是相当开朗健谈的角色,欣然应允。

    两杯茶升起袅袅水雾,话题迅打开。

    “其实组织工作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毕竟涉及到干部前途大事,也许你一句话,几个字,就能定人家命运,人家拼搏几十年,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越是干部提拔任用考察阶段,各种幺蛾子都要冒出来,你更要学会客观公正的看待这些东西。”易天扬闲得很淡然,“但说简单也简单,组织工作早已有规矩可循,各种考核评价体系通过档案材料早已经体现出来,要做的不过是在程序上走一趟,防止有什么意外。”

    “就这简单?”沙正阳轻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