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道门法则

第一卷 第十七章 捉妖(上)

    卓腾翼向赵然普及妖怪常识,赵然听得津津有味,遥想片刻,又问:“也不知那千年大妖会是什么样子?”

    卓腾翼道:“若是修了千年,非是天生蠢笨的,大多已入化形,此类大妖道法极强,我道门之中,只真人之上方可匹敌。”

    赵然咋舌:“千年大妖便可千变万化?”

    卓腾翼失笑道:“哪里可能千变万化,那已是金仙真神的手段了。大妖修为高深之后,能有一次形态上的蜕变,变化为更适合修道的体格,几乎所有大妖都会化为人形,这是因为人形暗合天地乾坤、包容内外宇宙,乃是世上最合天道的形态,想要进一步体悟天道,当以人形为最佳,所以对大妖而言,与其说是他们选择了人形为蜕变的根基,不如说是天道的选择。要知道,你我生而能为人,这本身便是最大的好处,是天地万物可望不可及的优势。”

    赵然听得感叹不已,忽然想起一事,道:“适才听小卓师叔所言,曾与这鼠妖斗过,不知这鼠妖当日是怎生逃脱的?”其实他最想问的是,这鼠妖既然能吸摄魂魄,自己应当怎样自保。

    卓腾翼一眼就看穿了赵然的念头,道:“这鼠妖最初现身于成都府,但那时恶迹不彰,成都府魁星馆并未起意干涉。自去岁冬时,这鼠妖便窜入龙安府境内,接连伤了十多条性命,均是吸摄魂魄致人而死。我道门推测,此妖当是那时起才开始修习摄魂之术,却不知是得了什么机缘……”

    说到这里,卓腾翼思索片刻,始终不得要领,顿了顿,又道:“我与兄长为道门行走,自然不能任其为祸世间,曾与之相斗两次。鼠妖皮毛坚韧,非普通利器能伤,但在我兄弟面前却不在话下。至于摄魂之术,这鼠妖尚未修至高深,只须不与它对视,便不会着了它的道。奈何这鼠妖擅长钻地而行,又行动敏捷,两次都被它逃脱了。这次因为有紫府朱果为引,咱们可以从容布设阵法,只要不出意外,便是十拿九稳的事。赵师侄,你待会儿斗法的时候,千万注意,尤其对土行镇印要时刻留意,做到随时能够动,莫使其再次脱逃,否则下回不知又会伤了几条性命。”

    赵然点头答允了,继而又就妖物和阵法方面的事情向卓腾翼请教了些不懂之处,卓腾翼也不藏私,妖物的事情能说的都说了些,只是对于阵法,他和兄长卓腾云都不精通。赵然手中这套卓腾翼拿出来的阵盘,也是华云馆专为出世的道门行走准备的,并非他们所炼,他二人也只知道用法,所以赵然也问不出太多的事情来。

    这般闲聊着,渐渐便至黄昏。冬日西斜,红彤彤如纸灯,夺目却不耀眼,微风拂过,洒来片片凉意。赵然看落日看得出神,浑忘了自己出门匆忙,并未穿衾套氅,却一直未觉寒冷。

    就在此时,赵然手中罗盘上的金针猛然颤动起来,身旁的卓腾翼轻轻拽了拽他衣袖,不用多说半个字,那鼠妖已经到了!

    赵然目力极佳,须臾间便注意到,在假山临池畔的一丛灌木下,泥土正零星向四周均匀洒落,过程缓慢且悄无声息,不久,从这缓缓形成的土洞里,探出一个三角小脑袋,尖尖的嘴角边扎着几根须子,正是一只狸鼠的模样。这鼠妖小心翼翼在洞口探四顾,观察片刻之后嗖地钻了出来,身子有若野兔大小,行动异常敏捷。

    鼠妖来到紫府朱果处,围着左右转了几圈,探鼻嗅了嗅朱果,又退开尺许,小眼珠子对着朱果滴溜溜乱转,看上去灵动之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这鼠妖看护了朱果盏茶时分,便原路退了开来,要返回灌木丛下的地洞之中。

    就听卓腾翼低喝一声“动手”,赵然连忙念咒:“天地同生,扫秽除愆,炼化九道,环形太真——急急如律令!”

    这是赵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念咒,之前无论是无极院中的月考、岁考,还是下山举办斋醮,念咒的方法都不正确,或者应当称为“无效念咒”。他冒着性命危险下山参与捉妖,获得的几个重要好处之一,便是向卓腾翼学来了“有效念咒”的方法。

    其实不管在无极院这样的十方丛林,还是在华云馆这般道门隐秘之地的子孙庙,道经都是一样的,上面记载的咒语也都是相同的,之所以一个没用、一个有用,完全在于使用的方式和方法。在无极院中读咒时,赵然一直跟着高功、教授和众道童闭着眼睛瞎唱,那叫“唱”,而不叫“念”,念的方法在于以胸腹声,将气息凝束于气舍之中,以舌根鼓动而出。初时很难,但只要有老师**,不用多久便能学会贯通。

    只有以这种方式读诵咒语,才叫念咒。赵然得卓腾翼指点,用了小半个时辰就能够正确音,学起来并不艰难。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看着很玄妙的东西,其中的关窍非常简单,有老师指点和没老师指点,最终效果截然两样。

    当然,并不是说赵然从此以后念咒就都管用了,他身上没有道术相辅相成,念出来的咒语不能与天地沟通,同样无效,但对于预先已经炼制好的阵盘之类法器,他却是能够使用了。

    咒语一出,罗盘隐隐闪现微光,赵然便将大阵启动。

    与此同时,就见藏在园中银杏树下的卓腾云不知何时现身,眨眼间便出现在紫府朱果旁,将手向下一招,紫府朱果连根拔起,被卓腾云塞入一方木匣之内,随后抛出了大阵之外。

    本已退至洞口的鼠妖“吱”地一声,转身向着木匣落地之处窜去,这妖物来到此处就是为了等待紫府朱果成熟,如何能够甘心让这天才地宝从嘴边溜走?

    鼠妖动作极快,状如闪电,但大阵已经动,赵然沉下心来操控,鼠妖如何冲得出去。只见一片火网凭空出现,鼠妖“吱吱”惨叫着倒滚回来,身上皮毛已有多处冒起青烟。鼠妖顾不上伤痛,在地上滚了几滚,蓦然调转方向,从另一头冲出去,其仍是快捷已极。

    阵中的卓腾云不敢大意,持剑上前截击,鼠妖在其拦阻之下,不停折向奔跑,便为赵然赢得了操控大阵的时间。

    五行后土转金阵全力动,南方为火网当道,北方为水墙阻隔,东方升起荆棘丛林,西方则现金山大盾。

    鼠妖见四面都出不去,便向地下猛钻,赵然动土行镇印,大阵内的土地立时坚硬如铁,哪里钻得下去,把鼠妖的爪子刨得吱呀呀作响,听得赵然腮帮子泛酸。

    卓腾云持剑立于阵中,也不着急上前擒拿,只是掐了剑诀,每每在鼠妖纵跃腾起的一瞬间斜刺一剑,刺剑的时机把握极佳,总能将鼠妖逃窜的度压到最低。

    八角亭上的卓腾翼也不闲着,站起身来,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上握着金黄的符纸,得个空虚便抛出去一张。就见那符纸迎风飘荡,出手时看似离着鼠妖十万八千里,飘荡的轨迹也莫名其妙,但总能在三拐两拐之后出现在鼠妖身边,燃起一团团火花,烧得鼠妖皮开肉绽。

    鼠妖虽未修炼至灵智大开,但并不意味着它就真是个蠢笨的普通狸鼠,毕竟是有道行的妖精,并非什么都不懂。见了这形状,也知道硬要逃走是不可能的,必须先得把眼前的道人解决才行。

    就见这鼠妖怪叫了几声,身子忽然迎风而长,转眼就大了数倍,状如巨熊。

    赵然看得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感谢yangzhigang、听海的歌打赏!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