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黎明之剑

正文卷 第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信号

    ,黎明之剑!

    听到高文的问话,贝尔提拉点了点头:“是,正如我在报告里所述的——而且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那些规律信号的来源。”

    高文微微皱起了眉。

    他和贝尔提拉所讨论的,是生在不久前的事情——大约一周前,索林地区的魔网完成了区域内成网,原先依靠一座座中继塔进行“线式连接”的东部平原数座主要城市之间成功实现了能量和信息的网格分布,而作为区域枢纽的索林堡,这里最大的一座魔能方尖碑也在当天完成了模式转换,成为这一地区的总枢纽,这件事本身非常顺利,但之后却生了一些令人困惑的“现象”。

    在网络建成的第三天,贝尔提拉开始66续续地从位于索林树顶的水晶阵列中检测到一些不属于魔网本身的、来源不明的规律信号。

    由于索林地区的魔能方尖碑就建在索林巨树的树冠顶部,且它的很多附属设施都依托巨树本身的结构而造,贝尔提拉本“人”便相当于一座活着的魔网枢纽,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高文手下的技术人员和贝尔提拉达成了合作,后者开始学习、习惯那些魔导装置的操控技巧,而监控魔能方尖碑的信号模块中是否有异常,便是她的日常工作之一。

    ——顺便提一句,索林枢纽是帝国境内目前唯一一座可以自己维护自己的魔网枢纽,高文很希望能多造几个,但目前看来贝尔提拉的扦插移栽技术要获得突破还遥遥无期,所以类似的想法还只能是个想法……

    在短暂思索之后,高文抬起头:“目前技术人员还没办法解读那些信号的内容么?”

    “破解毫无进展,那是我们从未接触过的信号,”贝尔提拉摇摇头,“它由一系列非常短促的震颤和意义不明的回波组成,完全不同于我们目前使用的‘神经模拟脉冲’和‘心智传输流’两种模式。但有一点似乎可以确定……”

    高文眉毛一扬:“哪一点?”

    “那不是自然干扰,肯定不是,”贝尔提拉颇为笃定地说道,“虽然一开始我们怀疑它和自然界中无处不在的魔力场扰动有关,但后来技术人员收集了索林地区周围所有魔力监测塔的读数,那些读数都和我监听到的信号对应不上。而且我们把信号样本给了帝都的卡迈尔大师,后者认为里面的一部分‘震颤’呈现出复杂的组合,很像是人工干预的结果。”

    “……也就是说,技术人员们认为索林枢纽收到的那些信号是人造的,”高文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但是……谁会送那些信号?我们的魔网通讯系统是一种新事物,这片大6上并没有第二个国家掌握它……”

    “如果那真是人造的,那么送类似的信号必然要有一套完整的技术,目前几个人类国度确实不太可能,不过……”贝尔提拉在思索中慢慢说道,鲜花盛开的藤蔓在她身后轻轻蠕动,出一阵低缓平和的沙沙声,“我还记着您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存在不止一个强大的文明,而如今的人类和他们比起来并不占上风。

    “海妖,巨龙,甚至大6南部的精灵,他们的技术都不低——说不定我们只是恰好捕捉到了他们的广播信号?”

    “精灵可以排除,我们现在和白银帝国有技术交流,两国通过哨兵之塔建立了一套信号中继转译的系统,卡迈尔那边有信号样本,不存在‘无法识别’的问题,”高文沉声说道,“至于巨龙和海妖……倒确实有可能。

    “只是目前我们和这两个种族的交流还很有限,尤其是龙族那边,差不多算是陌生关系,贸然确认信号样本可能会有些麻烦。

    “倒是海妖那边……可以试着去问一下。塞西尔帝国和海妖之间也算是有技术合作。”

    贝尔提拉低下头:“一切由您决定。”

    高文点点头,心中却轻声叹息。

    这个世界上……未知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而这些未知的东西背后往往又危险重重,到现在技术部门那边还在努力破解魔力深处的秘密,今日随着魔网的逐渐展,却又出现了什么“无法识别的规律信号”,这实在让人心中不安。

    是谁在射这些信号?海妖?巨龙?还是某个藏身在人类视线之外的古文明?甚至是刚铎废土深处,甚至是状态未知的神明……每一个惊悚的猜想,竟然都有可能。

    高文摇了摇头,接着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说起来,之前北境那边也曾传来报告,在凛冬堡附近的魔网试机时,技术人员曾监听到有一段非常诡异的‘啸叫’回响在整个魔网系统中……我怀疑这两件事是否有一定关联。”

    “我也听说了,”贝尔提拉点点头,“几个枢纽站之间会共享情报,我听说过北境生的事情,不排除它们有关联,但两次事件的差别也很明显——凛冬堡那边监听到的是一阵短促且杂乱的啸叫,根据事后资料,那东西非常混乱,甚至不能称之为‘信号’,而索林堡这边监听到的东西却清晰明确的多,甚至有人工调试的痕迹。所以虽然这两件事让人忍不住联想到一起,我还是建议把它们分别当成孤立事件来看,至少不要贸然合并。”

    高文微微点了点头。

    尽管曾堕入黑暗教派,但贝尔提拉终究还是一名技术人员,在谈到相关话题的时候,她的思路明确清晰,交流起来要轻松很多。

    而在说完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贝尔提拉又有所补充:“不过……如果这两件事真的有关联,我也有个猜想。”

    高文看了对方一眼:“只管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凛冬堡和索林堡监听到的信号背后是同一个源头,那之前北境的信号极有可能是一次不成功的尝试——没有完成调试,没有适应魔网,所以变成了一次怪异的啸叫,而等到索林堡枢纽启动的时候,这个信号才被调试清晰了……”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高文一边思索一边说道,“总之,之后我会命令全国所有的枢纽塔注意监控这些神秘的信号,或许我们能捕捉到更多。额外的样本大概能帮助我们揭开这些信号背后的秘密。至于你这边……索林巨树是第一个捕捉到清晰信号的枢纽,我们还不能确定这是否和索林地区的环境或者索林枢纽本身的特殊有关,所以你要格外多加留意,我会让政务厅再给你派几个魔网通讯方面的专家过来。”

    “这样最好。”

    在说完这些正事之后,两人同时陷入了一段短暂的沉默中,之后是高文主动打破了沉默:“已经过去半年了——还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和新生活么?”

    “比想象的要好一些,”贝尔提拉似乎笑了一下,“我原以为成为一株植物之后会很无聊,但你带来的那些层出不穷的新事物确实让我有了很多事情可做。看着这片土地逐渐复苏是一件能带来很大成就感的事情……而且还有魔网广播和魔影剧可看。”

    “只要你愿意继续这样做一个守法的帝国公民,未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只会更多,这可是个日新月异的时代。”

    “我保持期待,”贝尔提拉点头说道,随后突然抬起头,看向不远处,“啊,客人来了。”

    高文转头看去,正看到赛琳娜·格尔分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空气中。

    他对这位梦境圣女点点头:“你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现实世界的事情尤里和塞姆勒可以搞定,网络中有娜瑞提尔和杜瓦尔特处理后续,”赛琳娜不紧不慢说道,“至于我……我只是想和马格南那个愚蠢的家伙保持一点距离。”

    “他又干什么了?”

    “他和诺里斯相谈甚欢,然后异想天开地想要拉上我,成立一个由‘网络心智体’组成的俱乐部——实在是个蠢透了的念头。”

    高文哑然失笑:“但我觉得这个点子不错啊——毕竟你和马格南还有诺里斯现在的状态相似,而未来我们还要增加更多的‘网络公民’,马格南的建议或许是让这些‘网络公民’以新身份重新建立社会组织的一条路,我觉得你们甚至可以把梅高尔带上……”

    “他给俱乐部起名叫‘音容宛在’,”赛琳娜淡淡说道,“在查明白这个词组是什么意思之后,我决定和他保持距离。”

    高文心中咯噔一下。

    他意识到琥珀偷偷摸摸整理的《高文·塞西尔大帝神圣的骚话》已经开始扩散了——而他在此之前的几次搜查和收缴显然未能生效。

    “……这个名字确实有待商榷,”高文的表情变得和贝尔提拉一样木然,“那么诺里斯呢?他有什么想法?”

    “他不感兴趣——那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他只挂念圣灵平原的产粮区,以及何时能回到工作中,”赛琳娜摇了摇头,“所以我也没想明白这样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是怎么和马格南能有共同话题的……”

    “……或许只是出于礼貌,”高文嗓音低沉地说道,随后沉默了片刻,“抱歉,女士们,我要失陪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和我的情报部长谈谈。”

    贝尔提拉微微欠身致意:“您请自便。”

    高文离开了,索林巨树下静谧的花田中,只剩下被花藤簇拥的贝尔提拉和手执提灯的赛琳娜静静站立。

    片刻的沉默之后,贝尔提拉看向昔日的永眠者大主教:“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面。”

    “我听说了你的‘新状态’,坦白说,实际情况比我想象的更不可思议,”赛琳娜说道,“我早提醒过你们,你们的生化技术有很大隐患……”

    贝尔提拉微微一笑:“你们的灵魂之路又如何呢?”

    “……倒也是。”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

    她们静静地立在树下,仿佛在任由七百年时光慢慢沉淀,直到几分钟后,赛琳娜才轻声打破沉默:“已经七百年了……”

    “当年我们还都是人类,”贝尔提拉淡然说道,“然后我们就越来越不像人类了。”

    “……你已经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了一段时间,说说你的看法吧——‘祂’值得信赖么?”

    索林巨树的树冠中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动,如浪涛一般。

    “那副躯体中容纳的是一个非人的灵魂,但就以我的目光来看,这个非人的灵魂正在让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活的更像个人——或许我们没办法确定一个像‘祂’那样的域外来客具体有怎样的想法,但至少他至今为止的行动……比我们曾经做的都要好。”

    “是啊……他甚至会给一株植物签公民身份。”

    “还有像你这样的‘鬼魂’。”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