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修神外传仙界篇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二章 碧竹符师契(中秋节提前加更)

    玄麟大师姬灵雨也掩嘴笑道:“二十号仙人,不必不好意思,你能勇于创新,敢选择祭炼第个符箓,单这精神已经难能可贵,你头前九个选择祭炼第轮符箓的也都跟你差不多”

    “嘿嘿”萧华笑道,“大师不仔细看看么”

    “什么意思”玄麟大师姬灵雨楞了一下,再次郑重的凝神细看,不过是片刻,他脸色大变,然后急道,“你稍等”

    姬灵雨旋即冲着破碎光影空间内众仙呵斥道:“肃静符道盟遴选岂容你等喧闹”

    一时间场内大定

    姬灵雨放出衍念看了足有一盏茶的工夫,然后才轻叹一声道:“不好意思啊,二十号,老夫疏忽了”

    “大师不必如此”萧华含笑道,“在下也没想到能将此符祭炼成功。”

    “此符可有名称”

    “没有”萧华摇头道,“符是在下在某处偶尔见到,在下借助大师先前的体悟临时祭炼而成”

    “你你临时祭炼的”姬灵雨感到不可思议。

    萧华急忙掩饰道:“倒也不是临时,那符一直刻在在下脑海,借助大师先前比喻,就好似一个诗句在酝酿,不过是现在恰巧被大师激发了灵感,写将出来罢了”

    “佩服,佩服”玄麟大师姬灵雨点点头,仙力送入一点。

    玄麟大师两声佩服听得满场仙人大吃一惊,他们谁都不敢再生轻视,只微张了嘴,死死盯住看起来残破的符箓。

    “刷”但见本是残缺的玉符上,一个几乎虚无的符如灯烛般摇曳而出

    “这这是什么符箓”众仙皆是惊讶。

    姬灵雨笑道:“此符没有名字,且叫无名符吧不过此符的祭炼法却是有名先前老夫说过,符箓符箓,有符有箓高阶符箓的箓可有骨柱,金箔,低阶符箓的箓可有符纸,玉片,但更高阶的符箓呢可能就虚空,直接用仙灵元气了二十号仙人这符箓虽然不甚成功,但他先用玉符做根基,再将玉符抽掉,以仙灵元气为箓,已经接近成功,这等符箓的祭炼已经远超先前诸仙所见所有祭炼之法”

    “大师”一些看不明白的仙人开口了,“问题是这符箓的威力如何呢”

    “很简单”姬灵雨说道,“赤锦符师州小明的星参符还没有催动,不若让他们比试一下即可州小明,任逍遥,你等意下如何”

    “但听大师吩咐”萧华和州小明皆是同意,他们都希望看到自己符箓的威力。

    “轰”姬灵雨仙力催动,州小明的星参符再次发出轰鸣之音,一百零八个星辰破天而出

    与此同时,姬灵雨另一只一点萧华的无名玉符,“啪”玉符破碎,一个淡淡的符闪动幽光生出,这符似乎在旋转,也似乎是静止,但一股无与伦比的镇压之力瞬时席卷全场

    满场仙人虽然有仙禁护着,但那镇压之力掠过他们感觉自己目光都被凝固

    再看那一百零八个星辰还不曾触到符的虚影,立即被镇压,星光黯淡,风啸之声嘶哑,所有天地元气,所有五行之力都被镇压之力压向星参符。而待得符落下,“卡啪啪”的声响,星光炸裂,星辰破碎,那晶莹剔透的椭圆形晶符也显露本相,其上裂痕遍布,肉眼可见的湮灭

    “我去,这这无名玉符也太变态了吧”众仙人大惊失色,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他怎么可能祭炼出如此玉符”

    “都说陆铮是不世出的天才,可可庄弼的符箓稳压陆铮一头而庄弼的符箓又在州小明祭炼的符箓面前技差一筹”众人皆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暗自想道,“本以为州小明拿到赤锦已经是人外人了,没想到这二十号任逍遥又横空出世,一个临时祭炼的无名玉符将州小明的星参符压得死死这这就是所谓的天外有天吗天才之说不外如是啊”

    “大师”旁边的安冉急忙提醒道,“此次遴选的赤锦”

    “对呀,对呀”陆铮也叫道,“大师,赤锦您已经给了州小明,这位仙人如何是好”

    玄麟大师姬灵雨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诸位忘记老夫是玄麟大师么我符道盟主持遴选的符师有权利核发低两阶的符师契,先前你流碧泽是青檀符师主持,她核发的是赤锦,此赤锦符师契给了州小明,老夫可以另行给任逍遥核发碧竹”

    说着,玄麟大师又看了一眼州小明,问道:“百十二号州小明,你可心服口服”

    “玄麟大师”安冉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提醒玄麟大师道,“您”

    玄麟大师对安冉笑笑,抬示意他安心。

    州小明被庄弼一眼扫的心惊肉跳,如今更是被萧华的无名玉符震撼的无法思索,他哪里有什么意见,但见州小明急忙躬身道:“晚辈技不如人,不敢多言,但听大师裁决”

    玄麟大师含笑点头,道袍一挥拿出一个碧竹,但见这碧竹状若竹节,碧油油的光焰闪烁看起来生勃勃。萧华接过碧竹,但见其上遍布符,光焰摇曳间有契状光影浮现出来,光影“符道盟”个古朴的蝌蚪赫然在目

    萧华躬身道:“多谢玄麟大师”

    玄麟大师笑道:“这是你该得,你有碧竹符师之技,也有碧竹符师之心,更有碧竹符师之能不过老夫此次给你核发碧竹,有些超过流碧泽的规格,遴选结束之后你需留下,老夫有话要说。”

    萧华笑笑回答道:“在下也正想跟大师禀明”

    玄麟大师愣了,大笑道:“莫非你也得一位长辈所托,要在此说一句话”

    萧华更是大楞了,他其实没打算现在就拿出娄庭的信物,他想说的是自己掩盖修为,掩饰相貌的事情,可既然玄麟大师点明了,他也顺水推舟道:“莫非之前已经有人说过”

    “哈哈”玄麟大师说道,“旁人说不说,你随后问旁人即知,你要说什么”

    萧华和玄麟大师说话,并没有静音,符道盟内务众仙皆是听得清楚。

    本是低声传音庆功的平成、陆旭和白漭突然间如先前的娄庭一样,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平成忍不住惊叫道:“他他不会是娄庭安排的吧”

    “不太可能”白漭忍不住叫道,“娄庭若有这等谋划,你我还能站在此处”

    倒是符道盟外,娄庭已经接受了现实,他根本没有多想,看着光幕冷笑道:“nnd,这又是哪个城府深沉的仙友的安排啊老夫谋划了这么多,这位仙友居然后来居上,老夫真是想见见这位了不得的仙友啊”

    “娄前辈”李莫伊笑道,“这位前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娄庭目光斜斜看看李莫伊不屑道:“什么意思”

    李莫伊还没有回答,萧华从道袍的衣袖拿出一个信物,举在胸前,对这光影道:“娄庭娄前辈,在下接下一位前辈所托,说要完成跟您的承诺,如今在下已经兑现,在下跟那位前辈的约定就此生效,还请前辈做个见证”

    “轰”平成身形巨震,面如土色。

    陆旭和白漭同样脸色剧变,他们着实想不到,他们的狂喜不过是持续了小半日喜悦就被这一句话浇灭

    “这这怎么可能啊”娄庭忍不住低声说着,只不过这语气跟先前的神不守舍截然不同,那是一种意外的狂喜,一种绝对的失而复得

    “娄娄庭”白漭咬牙切齿道,“真的是娄庭老夫实在是小觑了他”

    “该死,该死,该死”平成也接连狠狠的低骂

    失而复得自然是兴奋,而得而复失更加让人懊悔

    倒是陆旭心生出一种庆幸,一种幸灾乐祸,他淡淡的说道:“平仙友,你跟娄庭的拼斗才刚刚开始,不过是暂时折戟,以后有的是会。”

    “多谢陆仙友安慰”平成点头,“不过陆仙友也该记住,这是咱们跟娄庭的拼斗”

    “嘿嘿”陆旭笑了,说道,“这个以后再说,现在陆某想提醒的是,既然娄庭胜了,你我的赌约只能是作废了”

    陆旭的话好似另外一只大,又把平常心里的一点儿高兴抽走,得而复失的感觉叠加在一起让他心头滴血。

    光幕下,看着欢喜的愣住的娄庭,李莫伊眼珠一转,笑着拱道:“恭喜娄前辈,贺喜娄前辈,不知道我家老爷送给娄前辈的礼物,前辈可喜欢”

    “啊”娄庭着实大惊了,他伸握住李莫伊的,急道,“这这真的是萧仙友所安排的这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在丹房炼丹,什么时候有时候去寻这个高”

    ps:喜欢本书的诸位道友,请到起点〔bookqidianinfo1010594608〕订阅支持一下,投个月票,投个推荐票,收藏,打赏,感谢一切形式的支持

    一场符道盟遴选一波折,或许大家早就猜到结局,可如此跌宕起伏的过程,不知道大家是否猜到,如此仙界之行,希望诸位道友且行且珍惜吧

    2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