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修神外传仙界篇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一章 清风的小心思

    小黄犹豫了一下,也吐出一句话,差点儿让玉牒萧华从半空跌下:“儿不嫌母丑”

    不过眼见玉牒萧华脸色微变,小黄急忙说道:“娘亲是天底下最帅的了娘亲是天底下最威猛的了”

    “嗯,嗯”旁观的小银也跟着说道,“是的,娘亲说的没错,娘亲的娘亲是天底下最最香的了”

    “哈哈”玉牒萧华很是受用,用抬起摸着小黄的脑袋大笑了,以小黄的灵智,此时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是男子,不过是他从小就这么叫自己,不舍得改口罢了莫说小黄,就是小银也不可能不知道的呀

    “吼后”正说间,远处一个禁制之内有龙吼之声响起,玉牒萧华抬眼看去,但见一条九色龙相冲天而起,那龙相之内金光灿灿,不正是小金在摇头摆尾

    “聒噪”小黑颇是不屑,突出两字来。

    “娘亲”小银见状,急忙叫道,“这是小金,是是孩儿的小弟,您等着啊”

    说着,小银一溜烟儿飞了过去,玉牒萧华也没吭声,只笑眯眯的看着,果不其然,不过片刻,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小金已经缩做一团,小心翼翼的跟在小银屁股后面过来了。

    “娘亲”小银飞到小黄旁边,两个爪子一抱,好似拱的样子,说道,“他就是小金,笨笨的小金”

    小金楞了一下,那些有龙爪虚影闪动的触急速挥动,看起来极其紧张,须臾之后,居然喊道:“娘”

    “哼”小黄在萧华面前乖巧的要命,面对小金却不是那般样子,他冷哼一声,刚要开口训斥,小金竟然全身抖动,无数龙纹好似碎屑般的落下,好似小孩哭泣的声音响起了:“娘亲,我我能不能叫你一声娘亲您不知道,我我一直很羡慕银哥的,他有个娘亲,我什么都没有”

    “才不要,才不要”小银怒了,从小黄身边飞扑过去,小爪子化作残影打在小金身上,叫道,“你敢跟我抢娘亲,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小银的爪子其实很厉害,可惜落到小金的背上连一丝痕迹都不曾落下,可怜的小金也不敢躲闪,可怜巴巴的看看玉牒萧华,叫道:“老爷”

    “唉”玉牒萧华叹息一声,想想小金也是可怜,不过他看看小黄,似乎也不太喜欢小金的样子,玉牒萧华心里一动,转头看向右肩的小黑。

    “干嘛”小黑一惊,身形居然飘飞起来。

    “小黄有小银这个孩儿,你呢”玉牒萧华蛊惑道,“不妨把小金当做自己的孩儿他从小也可怜的紧,一个小东西一直跟在你们屁股后面”

    “这个”小黑一双眼珠闪动星光,看着小金犹豫。

    玉牒萧华看着有戏,急忙传音道:“还不快去见过你的爹爹”

    “爹爹”小金愣了一下,看向玉牒萧华。

    玉牒萧华真为小金的灵智捉急,他心念一动,小金的身形就飘飞到小黑面前,而小银一愣,立即明白了,急忙飞到小黑面前,讨好道:“是啦,是啦,小金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大龙了,他最最听话了,让他叫您爹爹吧好不好,好不好”

    “嗯”小黑咧嘴一笑,吐出一字

    对于小金来说,真是喜从天降了,他那些触急速摆动,无数龙相虚影飞出,口叫道:“孩孩儿拜见爹爹。”

    “起来”小黑依旧是惜字如金。

    “爹爹,爹爹,爹爹”小金没有起来,反而试探着多叫几声,着实有些喜极而泣的感觉了。

    “起”小黑一声低吼,小金急忙闭嘴,看看小黑再不敢多喊一字。

    “哈哈,哈哈”玉牒萧华大笑了,两袖一甩将四小兜了,说道,“跟老爷出去玩吧”

    出了空间,小黑和小黄依旧站在萧华两肩,小金和小银欢快的在头前飞着,萧华笑眯眯的看着两小,缓缓从血汗漠深处飞出,他也没仔细看方向,左右也知道是朝着血汗漠边缘飞去。

    不说萧华赶去找寻州小明等人,且说启蒙大陆一处火焰滔天的所在,本是火云滚滚的天穹上“咔嚓嚓”一阵霹雳生出,这霹雳过处一柱足有千里大小的黑白色光影从天空垂下

    这光影急速旋转,内黑白两色如棋盘般相间,而且黑白两色间隔处浅紫色的霹雳如灯烛般闪动。若是仔细的看了,黑白分明的一处,又有极度扭曲的光影,这光影的黑白两色已经被撕裂,断折的色泽混杂在一起,四周那些浅紫色霹雳同样凌乱,光影之前的霹雳怕是由此而来。

    “轰”光影垂落到极致,发出震鸣之音,一重重沉重的界面之力如洪钟大吕般砸落,四周火焰被压制的熄灭,显露出褐红色的山脉和天光。

    界面之力显露后,“咔嚓嚓”又是一阵杂乱的声响,黑白色光影开始崩溃,内的黑白两色开始拉长,折叠,不过是眨眼间,一条状若台阶的通道缓缓形成,并从天穹上落下

    黑白通道刚刚成型,一个女仙仙衣破碎狼狈异常的从内飞出,那女仙貌美如花不正是申鳯

    申鳯飞落,不及四顾,立时低骂道:“该死”

    而且申鳯的身形略一停滞,返身又要冲上通道之内,只不过还不等飞出千丈,“轰隆隆”又是有五色光斑从通道之内倾落,光斑看似沉重,每每倾落都有霹雳之音,而且通道内空间也有塌陷之像。

    申鳯不敢硬闯,刚刚祭出一件仙器,“呜”一阵怪风从光斑之内吹出,清风的随风而落。

    “怎么样”申鳯不等清风落下,焦急的问道,“找没找到那个贱人”

    清风虽然没有申鳯那般狼狈,但脸上也极其古怪,有些羞怒,有些愧疚,甚至还有些铁青,他咬咬牙,说道:“没找到,这这个逆行通道里面都是埋伏,必必是那贱人早就做好的埋伏”

    “可不”申鳯不疑有他,看着五色光斑依旧源源不绝的呼啸而下,将四周空间都砸得变形,不觉恶狠狠道,“这些狐狸最是狡猾,这逆行通道必是他们逃走的密道,你我谨慎如此,最后还是落入她的算计。”

    “不过也无妨”清风勉强笑道,“我已经将她的玄痕击破,而且她逃遁的时候,我又用仙器把她击伤,她活不了多久”

    “不一定”申鳯咬牙切齿道,“那贱人太过狡猾”

    刚说到此处申鳯看看清风脸上的神情,急忙微微一笑道:“当然,那贱人再狡猾,遇到你也是枉然”

    “希希望如此吧”清风苦笑道,“我着实没想到,她都被我禁锢了,还能引动逆行通道的埋伏”

    话说间,通道内冲出的五色光斑已经开始减少,那垂落下来的光影也好似不堪其重缓缓回缩。

    “那些狐狸真厉害”即便是清风也瞠目结舌了,摇头道,“居然利用界面垂落之重构建逆行通道,若非我亲眼所见,怎么可能相信”

    申鳯没有回答,只眼冒火盯着逐渐收缩的逆行通道。一直等逆行通道消失了,她才长长出了口气,问道:“清风,这里应该就是黄曾天的启蒙大陆了,你你要去哪里”

    “这个”清风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我自己也不知道。”

    “唉”申鳯轻叹一声,有些戚悲道,“既然如此,你你自己去吧,我我不打扰你,你放心吧”

    “哪里,哪里”见到申鳯眼红有泪,清风急忙摇头道,“鳯儿,你搞错了,我我不是有意要对你隐瞒什么,而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虽虽然我拿了一些探察仙器,但我不知道能否有用”

    “那个”申鳯破涕为笑了,说道,“你若是方便,把你来黄曾天,而且还是启蒙大陆的缘由跟我说一下,或许我能帮你什么呢”

    清风毫不迟疑的摇头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申鳯明显失望,不过她还是强自一笑,伸抓住清风的道袍衣袖道:“既如此,你我先离开此处,寻个安静的所在,你看看咱们到底在哪里,我给族内传讯,一则告诉他们结果,二则请他们安排族内弟子做助力。”

    “也罢”清风眼珠转转,随着申鳯飞起,说道,“就如你所言吧”

    申鳯可没注意到,清风露在道袍之外的指,紧紧攥住衣袖,那骨节都有些发白

    清风看看申鳯攥住自己道袍的指,轻轻一抖道袍,衣袖脱出申鳯的指,申鳯眉头一皱,刚要说什么,清风传音道:“对了,你大爷爷和二爷爷跟你说什么了若是可以,我也帮你一下”

    ps:喜欢本书的诸位道友,请到起点https:bookqidianinfo1010594608订阅支持一下,投个月票,投个推荐票,收藏,打赏,感谢一切形式的支持

    有意思了,清风看起来也是有有心眼儿的,他道袍的衣袖里会藏了什么呢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