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诸天我为帝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超脱骗局(大章求订阅!)

    “人皇登天帝之位,诸天万界有了共主。”

    封神台上,一众神魂进进出出,不时有赦封光芒降下。

    接引和准提并肩而立,目露感慨。

    身为混元道祖,还是有资格出来放放风的。

    虽然心中深恨人皇,但对于天人两界的交战,接引准提并不希望人界败阵。

    因为那样昊天上帝接手了封神榜,所作所为不会比如今的人皇好到哪里去。

    只是当天界真正败阵时,他们又不禁酸了。

    实在是这场辉煌的大胜,影响太过深远。

    东西南北各八天,外加三清三境,天界三十五天都已拿下,四御麾下的神职正在合并,作为新天庭的神官,战神族则取代天将之位,统御天兵。

    新的天帝,即将诞生!

    并且是货真价实,镇压诸天的无上存在!

    不光是鸿蒙之内,还有外界的反应。

    混元气息闪耀,各界道祖前来观礼。

    三清恢复后,顾承摄取盘古斧的部分命运之力,与各界的混元道祖予以沟通,将未来诸天大劫的景象展现于前。

    永恒之主、长生天君、真缘道祖,这个纪元的混元道祖还是比较好解决的,比较麻烦的,是那些横跨纪元的老古董。

    那些见识过末法之劫的存在,心思各异。

    有些隐居闭关,以图脱,倒还好说,还有些则有图谋野心,对于天帝之位虎视眈眈。

    原本牠们各自提防,谁都不服谁,谁都不敢率先出手,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直到昊天上帝出世,就有了动静,却又现人界伐天,才再度等待,期望鸿蒙内斗,争得两败俱伤。

    结果人界辉煌大胜,再也按捺不住,齐齐威逼。

    对于这群藏头露尾的道祖,顾承也不谈判,直接收拾。

    不是针对某一位,而是界外的混元,都是垃圾。

    现在不是送接引准提上榜的时候了。

    那时顾承只是人皇,如今的他,算上后土娘娘所居地界,得天地人三界,三界合一,鸿蒙已是绝对主场。

    三千大世界第一,诸天本源最为雄厚,予取予求,毫不夸张地讲,脱之光能直接灭杀混元,都不用顾忌本源自爆的鱼死网破。

    事实证明,越是横跨纪元的存在,越是能屈能伸。

    当顾承出手,打死了太荒真君和无方浑沌,剩下的混元立刻老实了。

    既然在末法之劫做过缩头乌龟,坐视族人门下大批死亡,这个纪元上个封神榜,也不算什么。

    如此一来,接引变得名副其实,真成接引使者了,只是接引的不是佛门弟子,而是同上封神榜的道祖。

    道祖接连上榜,前所未有,大局还不定?

    在接引准提看来,顾承这位天帝,哪怕还没有入主无上大罗天,已是名副其实。

    想想佛门如今的处境,自热是要酸的,不过从某方面,也好受一些。

    如果是败给人皇,终究不甘,但既是败给诸天至尊,就很正常了。

    只是在封神榜内凑齐两桌的混元们并不知道,立于娲皇宫外的顾承,没有那么乐观。

    三清盘坐于无上大罗天外,时时刻刻消磨屏障,最终决战急逼近,在解决了鸿蒙外的隐患后,顾承又来到了独立于三十三天外的娲皇宫。

    对于“女娲”,处理手段也必须讲究。

    毕竟女娲娘娘捏土造人,所有人族都感恩敬重,此前她现身明确相助天界时,就给人界大军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幸亏那个时候强弱高下已经明确,才没有影响大局。

    关键在于,人族至今都不知道,这位不是真正的女娲。

    别说他们不知道,就连众混元都不能确定。

    毕竟“女娲”的境界依旧是混元道祖,这种级别的存在,岂是随便可以伪装的?

    倒是那些古老者,知道女娲娘娘在第二纪元补天纪得道,历经数次末法之劫,是诸天中最有机会脱的存在,绝不可能似如今的娲皇宫之主这么弱小……

    无论如何,“女娲”必须解决了,再顺带看一看,那九天息壤中戛然而止的盘古开天,有没有后续。

    顾承来到宫前,伸手一招,光团飞出,露出一道千娇百媚的身影。

    “拜见陛下!”

    九尾狐狸看见顾承,猛舒一口气,如蒙大赦。

    那一日她潜入内室,惊动了“女娲”,“女娲”放弃孔宣,回归宫内,九尾狐狸却已不见。

    不是及时逃出,而是以女娲石之力,藏在宫内一角。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其实是糊弄人的,九尾狐狸这些日子吓得尾巴直掉毛,就怕自己在黎明曙光照下来的前一刻被干掉,到那时上榜都没地方哭去。

    好在人皇终究来了。

    且不说这欢天喜地的狐狸精,顾承步入宫内,突然眉头一皱,伸手一摄,这回抓出一朵彩云,往下一落,变作童子,正是随侍“女娲”身边的彩云童子。

    顾承看着她惊惶失措的面孔,眉头皱得更紧:“你家娘娘呢?”

    彩云童子怯生生地看着他:“娘娘不见了。”

    顾承不再问话,直接往内室走去。

    步入内室,云床依旧,连梳妆宝台都纹丝不动,里面的宝物一件不少。

    顾承看着山河社稷图和红绣球,脸色微微一沉。

    彩云童子所言,是字面上的意思。

    “女娲”不见了。

    一尊混元道祖,莫名失踪。

    方才顾承推算天机,就感到失去了“女娲”的存在,而非天机屏蔽。

    更蹊跷的是,在之前解决鸿蒙外的道祖时,顾承现,盘武神尊失踪了。

    盘武神尊是盘武大世界的主宰,更是第四纪元神武纪的代表存在,鸿蒙大世界内的巫族就是其造化,传承了神武特性,却终究抵挡不住时代洪流。

    巫族虽然消亡了,但盘武神尊作为脱下最强的存在之一,一直与幕后主使相争,甚至金蝉脱壳,分出转世之身南宫问天,与顾承的大明世界之行有了交集。

    末法之劫时期,这位道祖相助颇多,穿越之后,顾承在基本结束鸿蒙内战后,也去往盘武大世界,可那里没有他的踪迹,昊天塔也随之消失。

    盘武神尊的离奇失踪,令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现在“女娲”也消失不见。

    顾承位于娲皇宫内室,双目微阖,正在思索,虚空陡然一震。

    毋须查看,无上大罗天的屏障,破了。

    昊天和鸿钧再度暴露出来,三清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催动各自的神器攻上。

    太极图卷阴阳两极,地水风火,盘古幡现黑洞,化无底深渊,诛仙剑阵四剑起处,无边杀伐。

    不单单是攻击,三清的大道更是呈现前所未有的融合归一。

    太清无极,道生一,无极生太极。

    玉清太初,一生二,太极生两仪。

    上清太虚,二生三,两仪生三才。

    三清之力形成一个闭合的圆环,虽然不比起源终结,三千大道,穷尽世间一切,但也详尽地阐述了道教世界观。

    如此豁出一切,毫无保留,难以形容的力量轰然爆。

    无数白热的能量巨流,无数的星云星河奔流而出,一个以亿万倍浓缩了的诸天宇宙,起始浮现。

    这个微缩的诸天,出现后不再扩张,反倒越变越小,星空星云团团收缩,无限坍塌,在无限次的折叠中,向着诞生之初的原点飞倒流。

    原本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现在则颠倒回归,与起源之道正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此突破,证明了三清的境界,已经凌驾于混元道境,趋至崭新的层次。

    而昊天与鸿钧,就是开刀的对象。

    封闭大罗天后,昊天鸿钧果然困兽犹斗,也做了最后的准备。

    此刻这天界最高之内,堆积着无数奇形怪状的尸骨,一座大阵刻画了大半,尸骨开始融化。

    这正是三千魔神的尸骨,这个年代还不在归墟之中,竟被幕后主使移来了此处,作为最后的手段。

    但显然,他们还未功成。

    顾承整合鸿蒙内外后,无时无刻不在施加压力,三清的联手更是强大绝伦,消磨屏障的度乎了预期。

    此刻融化混沌魔神尸骨的大阵尚未完成,三清合力,无限的能量巨流,在塌缩成一个奇点,经过绝对寂静的刹那后,一道仿佛是开天辟地的光芒猛然跃出,以不可思议的度与力量向着昊天劈下。

    大坍塌!大爆炸!大破灭!

    这道光芒,越了时间、越了空间、越了物质、越了能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宏伟力量贯穿了万象,贯穿了一切有形无形的次元维度。

    顾承展现脱之光,显然给了三清启,他们此刻的杀招,正是参悟自脱之光,是为道光。

    与脱之光极其相似,完成度却更高,自然而然的,能够灭杀混元。

    混元表示哭唧唧,不能到最后谁都能灭我吧……

    当然,三清这样的存在已是绝无仅有,当这道光芒打下,别说如今当其冲的昊天,即便是顾承来,也有陨落的凶险。

    说时迟那时快,天皇镜刚刚翻转,就被轰飞出去,昊天上帝伟岸的身躯一颤,胸膛蓦然出现一个大洞,然后飞扩散到全身。

    当这位五***最憋屈的天帝,化作飞灰散去,鸿钧哪里还有反抗的可能,顾承紧随三清之后出现,催动乾坤鼎,将其直接收入其中。

    眼见鸿钧落入鼎内,被无边无际的本源之力和脱之光包围,顾承开口:“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向来不给敌人任何机会,不会因为好奇心多说废话,但这一次却不同。

    种种细节,诸多推测,都隐隐指向某个存在。

    所以顾承并不认为,这一战就是结束了。

    鸿钧面容平和,不一言,眼神深处流转着一抹奇异的光芒,身形逐渐融化在脱之光中。

    顾承冷冷地看着鸿钧消亡在鼎内,眉宇间没有胜利的喜悦,变得更加沉凝,突然对着三清道:“朕有一个不情之请,三位道祖的脱之路,可否暂缓?”

    太清道祖奇道:“为何?”

    顾承正色道:“朕怀疑那主使一切的幕后存在,真正的杀招不在此处,而是脱之路!”

    女娲娘娘曾言,起源终结合一,才是完美脱。

    那么不完美的脱,又当如何?

    按理来说,脱就是离开诸天,去往更高层次的维度或天地,只要能出去,就是成功,这所谓完美不完美,想来就有点奇怪。

    这个疑惑,顾承早就有了,更大的问题是,盘古开天辟地后,这位创世大神的下落。

    那场与终结魔神的血战,虽然没有看到最后,但通往混沌之外的通道,在激斗中被打碎。

    当然,如果盘古最终取得了胜利,还是可以重开,可那一战已经打得两败俱伤,最终的结局真的是盘古大获全胜,脱离开么?

    倘若盘古都没有脱,后来者又会如何?

    可三清摇头:“即便暂缓,又能如何,终究要迈出这一步!”

    他们隐隐也察觉到了什么,但正如孔宣在冲击混元时,都能舍生忘死,难道换成三清冲击脱,还会畏缩不成?

    顾承叹了口气,就见三清齐齐一指。

    太极图、盘古幡与诛仙剑阵再度融合,化作盘古斧,只是这一次其内的气息有所转变,铭刻入独特的印记,往顾承手中落来。

    “天帝陛下,拜托了!”

    交托盘古斧,意味着将守护诸天,保护道教传承的责任,一并交托。

    三清终究还是不会放弃脱之路,顾承握住盘古斧,也不再多言,目送三清的身形变得彻底虚幻,三者合一,化作一道纯粹的光芒,向上升去。

    大罗天号称无上,已是诸天至高,可这一刻,三清的身形却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继续拔升,直至破开这个纬度。

    顾承看着三清脱,与此前九鼎合一时的脱体验相印证,目光一凝。

    他又看到了那道遮蔽诸天的阴影。

    那时俯瞰诸天,察觉到了末法之劫正在酝酿,想要化解危机,解救众生,就被这道阴影所阻止。

    如今三清脱,欲离开诸天万界,更是不可避免的短兵相接。

    然而预料中激烈绝伦的交锋并没有生。

    那阴影稍稍一动,仿佛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就将三清吞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