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地主是怎样炼成的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成交】

    大家看到这是不是感觉到很眼熟,没错王国使用的这个招数大家都使用过,就像买衣服一样卖家要钱贵了,咱们讲不下来价格,很喜欢这样的衣服会选择转头离去,弄出自己很生气的样子。

    然后卖家也想把这件衣服卖出去赚点钱,好不容易来一个顾客喜欢这件衣服,因为价格没谈拢就要黄了。他也很着急80的可能性,在你转头走出去五步之后他会叫住你,然后再商量价格小段但是管用。

    你别管他是什么损招只要管用就行,这是心理战的一个方式,比较简单但是有效。王国一拍桌子呼啦一下站起来把摇头晃脑的花婶吓了一大跳,看着王国招又带着人走要回家睡觉,这个大金主要是跑了。人家不满意了你再想把王国调过来,可就没有那个理由了,没有那个鱼饵了。

    要是走了的话自己不白玩儿了吗花婶赶紧的站起来拦在王国的身前,点头哈腰的说道。“你看你看你小王老爷年纪不大,脾气咋就这么大呢咱们不还在谈吗你得给我一个考虑的时间呀。”

    王国眯着眼睛故意打了个饱嗝,喷出来了一口酒气,把花婶儿熏的晕乎乎的解开大白牙笑着说道。“给你时间考虑,你都考虑多长时间了有完没完啦,我这个人没耐性啊,1000两个爱要不要。”

    赚了一倍价钱,要不是自己太贪心的话,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又可以和王国搭上线,以后要是有什么好姑娘的话再卖给王国,多少钱赚不回来呀她想得到挺好但是王国给他那个会吗上一次当就够了那还是总上当啊。

    同样是一块石头,难道绊倒次你还不注意吗同样是一条臭水沟年难道翻次船都不知道吗。看着王国真的不耐烦了而且困的是眼神迷离真想回家睡觉,再僵持下去这笔买卖就黄了,没办法花婶儿只能点头同意。

    花婶儿一点头王国立马就恢复了精神,说实在话刚刚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笑眯眯的赶紧掏钱,拿出来了两张500两的银票,拽住花婶儿染着红指甲的鸡爪子就拍了上去,裂开嘴笑眯眯的说道。“好好谢谢花婶的成全,但是喜酒我就不请了,以后咱们还是少联系吧,两个女孩的卖身契给我。”

    花婶儿现在知道上当了,这句同意的话可是自己说出来的,王国的实力并不小啊县太爷都得敬分。再加上他还有一个老丈人还有一个哥哥,自己虽然是百花楼后面的老板是县太爷可是现在也只是老板之一站有点股份而已,要是闹僵了没自己好。

    现在你不同意都得同意了,谁让你同意了呢,自己几十年的经验,几十年和人打交道的经验,在王国这里一点优势都没发挥出来。到底谁是老狐狸呀谁是玩人的呀玩了一辈子鹰没想到被捉鹰啄了眼睛,眼睛都给戳瞎了。

    看着里面两张500两的银票心疼啊,可是你心疼又能怎么样啊和王国翻脸你有那个本事吗。没办法只能从包里面掏出两个女孩的卖身契,王国辉交给了两个激动异常的女孩,两个女孩站在王国身后左右,要不是扶着王国的,两只胳膊早就倒了。

    拿到了自己的卖身契,就等于拿到了自由,碰到了王国这样长相英俊年轻潇洒的财主,是两个女孩一辈子最大的希望。最起码嫁给这样的人吃喝不愁,有一个稳定的生活,刚刚王国可是左番右两次,拍这两个姐妹的让他们放心,这样细心体贴的男人,你上哪去找啊。

    这不现在两个姐妹的希望已经来到了眼前,卖身契都拿回来了,但是两个女孩可不敢像王国那样潇洒,把卖身契烧掉,谁知道王国是什么样的性格,她们会揣在自己的怀里,如果老爷要的话还得给王国。

    这就是封建社会对于女性迫害的严重成果到了何种地步都没办法反抗了就像是货物一样的买来买去,而且他们还没有选择买主的权力,黑暗呀,呀,毫无人性啊。

    当然不管怎么说王国处于什么目的归根究底是把两个黄花大闺女从一个魔窟给拯救了出来。跟着王国的身边成为王国的女人,不比她们在妓院呆着好多了,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难道怎么选择两个女孩不知道吗。

    一交钱一交卖身契这笔买卖就算是板上钉钉了,又把自己的人赎了回来,来到百花楼两个目的全都达到了。自己又没上全套,当然花了1000两买两个女人,在当时人看来简直就是一种无耻的浪费,这是拿钱往水里面丢。

    但是面对两个像天使一样的美人儿王国不得不动心,别说1000两了就算是5000两王国也得咬牙买了。同时又庆幸自己灵魂穿越到这个时代,如果在现代社会你有钱谁你啊买卖人口你不怕蹲监狱啊,可是现在所在的社会它是合法的。

    里面拿着两张银票,看着得意洋洋的王国,花婶儿不得不承认自己栽了,哭笑不得的看着王国竖起大拇指说道。“行你小王老爷段玩的高我甘拜下风,以后还希望小王老爷多多照顾我们百花楼的生意呀,别忘了我们百花楼哦,有好姑娘,咱们还继续联系。”

    联系个屁,你给我下什么套使的什么药我不知道啊,好不容易全须全尾的出来,你认为我还能回来吗。我有钱没地方花啊拜拜了您内王国哈哈大笑着,左右抱着金枝银枝两个姐妹,笑呵呵的走出了天字号包间。

    在走出来的时候,王国也问了两个姐妹,她们房间有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要收拾收拾。两个姐妹都摇头除了身上穿的这一身名贵的丝绸是工作服之外,只有吃饭的碗和筷子,一点财产都没有有什么好收拾的,赶紧离开这个魔窟吧,晚一点两个姐妹都感觉到自己害怕。

    那就没说的了走吧,呼呼啦啦从二楼下来,然后坐着马爬犁一路说说笑笑的回了家。王国左拥右抱带着两个女孩走了,这时候毛从暗处走了出来,看着哭笑不得的花婶,摇头晃脑的说道。“嘶这个小王老也够狠的,把你这个老鸨子都给忽悠了,看来咱们两个把王国这个小王老爷想的有点简单了。”

    老鸨子花婶摇头苦笑的说道“16岁独创家业你认为他是省油的灯吗能赚800两银子就已经不错了,真要是闹僵了咱们还真未必是王国这个小子的对。”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