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飞人的针对

    面对人身攻击一般的垃圾话,皮彭表现的比白已冬还要平静。

    他诚恳的承认错误,然后走开。乔丹带着怒火在比赛,他好像盯上了白已冬。

    我一定得罪过他,在哪里白已冬不知道乔丹为何这么针对自己。

    被乔丹针对的不只是他,还有科尔。两人是直接对位的,乔丹对科尔的垃圾话不比对白已冬少,科尔表现的比较克制,但看得出来,他对乔丹十分不满。

    白已冬一方进攻不进,乔丹立刻持球快攻。正当所有人以为接下来要进入乔丹时刻的时候,白已冬迎头赶上,他的加速之快,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纵使追上乔丹,白已冬也无法对他的进攻产生影响。

    乔丹一步跃起,招牌的滑翔斜身飞扣,白已冬至多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干扰、盖帽什么的是无能为力的。

    “比起打篮球,你更应该去练习田径。”乔丹戏谑的言语里带着深深的嘲讽:“我相信你有潜力在奥运会得到倒数第一名。”“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白已冬忍不住了。

    乔丹淡笑,“你有什么资格得罪我”“那你为何针对我”白已冬大声问道。乔丹懒得解释,“看来你想你妈妈了。我还是不懂面包屑看重了你什么。”

    白已冬心里不断爆粗。他对乔丹越来越厌恶。起初对他的尊敬正随着乔丹的垃圾话而一点点消失。

    “j对那个孩子特别关照啊。”约翰帕克森感慨道。

    几个回合看下来,杰克逊大抵看出了白已冬的成色:“我不赞同杰里的做法,但选择他是对的。”

    帕克森从乔丹对待白已冬身上看到当年乔丹对新秀皮彭的样子,一模一样的苛刻,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这样的苛刻,许多新秀因为不适应乔丹而离开,这个孩子可以撑住吗

    最终的结果没有悬念,乔丹所在的球队10比3干掉替补队。

    白已冬身上的汗像下雨一样往下掉,这场对抗赛,他的数据是0分2篮板3助攻3失误,糟糕至极的表现。考虑到防守他的人是皮彭,所以并不是不能让人接受。

    “我忘了说,输球的一方要冲刺跑二十趟,现在开始吧。”杰克逊出来揭晓谜底。

    詹姆斯爱德华兹说:“我可以申请退出吗”“考虑到詹姆斯的年纪,他不用跑。”杰克逊扫了比利温宁顿一眼,顿了顿说,“比利也不用跑。”

    比利温宁顿松了口气,闪到一边。乔丹吹着口哨,“请吧,位。”

    白已冬像受气包,嗷嗷叫的跑起来,速度挺快,科尔和库科奇叫苦不迭,他们根本没准备好。

    几个月的训练让白已冬变成永不疲惫的体能怪,二十趟冲刺跑只是他日常训练里的热身部分。

    白已冬第一个跑完,他的呼吸频率已经变了,乔丹还在说垃圾话:“我说的没错吧,你适合练田径。”“哦。”白已冬械地回话。

    oh这菜鸟是被我骂疯了吗乔丹不觉得自己的垃圾话有这种能量。

    一会,科尔和库科奇也跑完了。

    他们的气还没匀好,乔丹便找杰克逊说:“菲尔,在打十个吧,我想再打十个。”“是吗”杰克逊表现出为难的样子。

    科尔和库科奇脸上呈现出大写的“不要”。杰克逊自言自语地说:“我想让你们休息一下,既然你们这么想打的话,那好吧,再打10球。现在开始。”

    “正合我意”白已冬一肚子的火。听得这话,科尔想一脚踹死他。

    结果当然没有悬念,白已冬他们再次惨败。比赛一打完,白已冬一脚踢飞脚下的篮球,主动去冲刺跑。杰克逊满意他的自觉,再使眼神给库科奇和菲尔。

    瞧见没学着点看看人家多积极

    白已冬再次累趴,乔丹今天处处针对他,无论练什么都要比,输了的人就要接受惩罚。

    白已冬一边承受惨无人道的惩罚,一边聆听难听之极的垃圾话,身体和心理都受到严重的刺激。

    “训练结束”这是白已冬朝思暮想的声音。

    当杰克逊说出这话,他立刻躺在地上,白已冬想在这里睡觉,这样他就不用起身回家了。

    “j不好相处吧”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已冬立刻睁眼:“那个光头处处针对我我想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五百万”白已冬的怨气顷刻间爆发。

    卡拉米霍斯笑道:“我之前不是说了吗j会特别关照你,你是新人,他不会让你掉队的。你只有两个选择,退出,或者跟上他的脚步。”“我跟上了我发誓我跟上了”听到霍斯这么说,白已冬更加愤愤不平:“但是他马上一脚把我踢开,然后用恶毒的语言羞辱我”

    “这是他对你的磨练。就算是斯科特犯错也一样要被他臭骂。”霍斯说。

    这是事实,白已冬已经亲眼看到乔丹狂喷皮彭的样子了。

    “我觉得他对我有偏见。”白已冬说。“因为你是杰里选来的。”霍斯说道。

    白已冬更加不解了:“为什么他不喜欢杰里”“所有球员都不喜欢杰里。不,不是所有人。除了你和托尼,其他球员都不喜欢杰里。”霍斯说:“j更甚。”

    “杰里克劳斯所爱即迈克尔乔丹所憎。”霍斯的话让白已冬彻底明白过来。

    白已冬猛地想到另一件事,“面包屑呢面包屑是什么”“那是他们私底下给杰里取的外号。”霍斯说。

    “为什么叫面包屑”“因为杰里什么都吃,有一次他吃掉了整袋的面包屑。”

    “现在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霍斯问道。白已冬摇头道:“暂时没有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见。”霍斯和白已冬道别。

    走出贝尔托心,白已冬看到另一个队友。红头发,盘扎半个脖子的纹身。白已冬决定给他打一个招呼,“你好啊,丹尼斯。”“你是那个被迈克尔磨擦了一整天的谁”罗德曼想不起来白已冬的名字。

    “白已冬,叫我bye好了。”白已冬说。

    罗德曼显然对白已冬的名字不感兴趣,“我现在要去喝一杯,你有兴趣吗”“我不喝酒。”白已冬拒绝。

    “再见。”罗德曼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