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不愉快的一对一训练

    早晨,公牛全员抵达西雅图莫顿场。白已冬跟在乔丹的身后,接受记者的采访。

    和往常不同,今天的记者里有来自国的记者。

    随着白已冬在比赛里获得越来越多的上场时间,他的表现逐渐被国内关注。各大报社的记者纷纷从国内启程赶往美国。每个记者都希望得到第一资料。

    “已冬,我是来自每日体育的记者杨春来,我可以占用你几分钟时间采访你一下吗”说话的是个戴眼镜的记者,他称呼白已冬为“已冬”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白已冬没留心眼,所以他接受了杨春来的采访。

    “最近两场比赛你的场均上场时间是30分钟,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从第二阵容进入第一阵容了”杨春来显然是做过一番功课的。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敷衍他,可他采访的是刚满18岁,涉世未深的白已冬。

    所以他得到的回答是:“并不是,因为罗德曼被禁赛,哈勃有伤不能打,所以我的上场时间有多增加,等他们回来就变回原样了。”

    杨春来被白已冬的坦诚吓到了。

    他扶了一下眼镜,镇定心情:“那么,和飞人乔丹做队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并不容易。”白已冬向记者坦诚到底:“我必须严阵以待,因为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乔丹会用他的方式惩罚我。”

    一般来说,记者会旁敲侧击,以此从采访的对象嘴里套出点东西。

    如果对象是白已冬这种天上地下独一份的奇葩的话。那些套路就不需要了。杨春来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杨春来正想继续提问,陈齐出现在白已冬的身旁,“乔丹找你。”“是吗不好意思,今天就这样吧,我必须得去见我的老大。”白已冬辞掉杨春来的采访。

    杨春来与陈齐的目光接触。两人瞬间察觉到对方的身份。有一种排斥叫同类相斥。

    陈齐和杨春来十分排斥对方。然而,又不得不笑着打照面。“你好,我是杨春来,每日体育的记者。”杨春来亮出身份。

    “陈齐,公牛队的随队记者。”陈齐的脸上有些倨傲,他和杨春来这种闻风而来的人不同,他早发现白已冬的价值,并第一时间攀上树,把自己的前途和白已冬捆在一起。

    “迈克尔,你找我”白已冬问。

    乔丹说:“我应该说过,你得跟着我。”

    “可你刚才在接受采访。”白已冬说:“我也接受了采访。”

    “竟然有人对你感兴趣”乔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究竟是哪个记者疯了”

    “他是我的同胞,叫杨春来,请你尊重他。”白已冬愈发觉得乔丹欠揍。

    乔丹继续说:“首先,我不想知道他叫什么;其次,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让你跟着我你就得跟着我;最后,想好怎么赔偿我了吗”“赔偿”白已冬不理解他的意思:“为什么”

    乔丹像强盗一样说:“因为你没跟着我。”“放屁这算哪门子理由”白已冬当即表示不满。

    在乔丹这,没道理可将讲:“作为赔偿,你今天一整天都得和我一起训练。”

    白已冬虽然嘴上各各种不要,最后还是口嫌体正直地跟乔丹练了一天。

    傍晚,白已冬坐在地板上,像个雨人,身上的汗不断地向下滑落。

    站在他身旁的乔丹更是汗如雨下,“这就不行了你才18岁,应该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哼,说得轻巧,凭什么一个动作你做5组,我要做20祖”白已冬大声地质问。

    “你疯了吗你竟然想跟一个老头比耐力你们国人不讲究尊老爱幼”乔丹无辜地反咬一口。

    白已冬被他气笑了:“我一直都尊老,可你有过哪怕一次爱幼吗”

    乔丹沉默了会儿,说道:“或许是我爱护你的方式让你不习惯,你放心,我会加倍努力让你感受到我的爱的。”“我呸you”白已冬大骂道。

    一会儿,白已冬觉得大腿酸麻,便起身去称了称体重,“托你的福,我的体重降了1公斤。”“蠢货这点重量你吃一顿饭就补回来了。”乔丹说道。

    “照你这个练法,我在赛季期间能不减重就不错了,增重想都别想。”白已冬说:“如果无法增加体重,昨晚的事会继续发生。”“那就继续发生吧。”乔丹讥讽地说:“反正你就这点本事了,只会把责任推到体重上。”

    “发福的年人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白已冬瞪着眼说。

    乔丹的眼睛瞪得更大:“我刚进联盟的时候也不强壮,照样打的有声有色,还有,我这不是发福”

    “你进联盟的时候已经是成年人了,我还是个孩子啊”白已冬指着自己的脸卖嫩。

    乔丹心里作呕,“就算我和你一样的年纪进联盟,我也会打的风生水起。”“谁能证明”白已冬问道。

    “国佬你以为跟你说话的人是谁”乔丹冷傲地说:“我说可以,就是可以”

    如此霸道的话,白已冬无法反驳。

    乔丹的言语以及白已冬的沉默,可总结出一条真理:你牛逼你说什么都对。

    “既然你也曾瘦弱过,那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建议,教教我怎么和那群肌肉男比赛”白已冬只好放低姿态虚心求教。

    乔丹的回答是气人的:“这个简单,只要你的速度快到他们碰不到你就行了。”

    “我呸”刚对乔丹产生的一丝敬意瞬间被乔丹自己摧毁。

    白已冬恨极了身边的黑人。如果他身上有一把枪,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这家伙爆头。

    乔丹接着说:“用你的浆糊脑袋仔细想一想,除了躲开对抗,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你有速度,你足以用你的速度避开不必要的对抗。常规对抗你是没问题的,你只要躲开剧烈对抗就行了。”

    “怎么躲”白已冬问。“我是你爸爸吗难道你大便也要我用指帮你抠干净”乔丹再次粉碎白已冬对他的敬意。

    白已冬气得胸口起起伏伏,面红耳赤地脱掉背心,“我走了。”“这就走了吗我还没教你躲避对抗的核心要领呢。”乔丹希望白已冬能陪她一会。

    白已冬停下脚步,“还有什么要领”“来,让我帮你把大便抠干净。”乔丹勾着。

    “去你x的”白已冬一句国骂,走人。乔丹自讨没趣,只好自己拿起球练投篮。

    他很喜欢开玩笑,尤其是恶毒的玩笑。这些玩笑总能把别人逗乐。被拿来开玩笑的人可不会高兴,因为玩笑会让他们难堪。

    乔丹不在意别人开自己的玩笑。如果有人愿意在这方面向他发起挑战,他会欣然接受。

    可惜纵观公牛队上下,也只有白已冬会忍不住反击他。渐渐地,乔丹特别喜欢开白已冬的玩笑。

    不过,刚才他对白已冬的建议,那真的不是玩笑。是他的肺腑之言。

    可惜白已冬没听进去。这是最可怕的,当乔丹在认真地和白已冬说一件事,他还以为乔丹在开玩笑。

    “该死的秃头满嘴放炮的北卡混账”白已冬一边走一边碎碎念。

    陈齐听见白已冬的骂声,“怎么又被乔丹骂了”“黑秃子太可恨了”白已冬咬牙切齿地说。

    “你怎么每次和乔丹训练完都这么生气”陈齐特别好奇训练的内容。

    白已冬气不打一处来:“不是我喜欢生气,是那个黑秃子太气人了”“怎么了他对你做了什么”陈齐越发的好奇。

    “我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不,你必须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我会把这件事写进你的自传里。”陈齐拿出录音笔:“趁你记忆深刻时候复述一下吧。”

    白已冬想了想,也好,让世人看看飞人的真面目。

    抱着这个目的,白已冬把训练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白已冬和陈齐一边走一边说,到酒店还没说完。

    “还没完”

    “才刚刚开始呢。”

    “可是我的录音时间不够了。”

    “那就换一支新的。”

    “你没有添油加醋吧”

    “怎么可能黑兔头的话还用我添油加醋他的嘴从来没停过”

    进入公牛队的初期,白已冬对乔丹是极其厌恶的。

    年轻的白已冬并知道这个言语尖酸刻薄的黑秃子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变化,我们总是一步步变成我们最讨厌的样子。乔丹对白已冬的改造才刚刚开始。

    现在越厌恨,以后越敬爱。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