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不以为耻的秃头

    “孩子,我为你感到自豪”杰里克劳斯挺着大肚子向白已冬索抱。

    白已冬顿时觉得身后有几道目光带着凌厉的杀气向他透射过来。白已冬知道,这些目光来自队里的老大哥,但是他不能拒绝克劳斯。

    白已冬无法丈量这一抱的后果,可他还是抱住了克劳斯:“谢谢谢谢”

    “你应得的,孩子。”乔丹皮彭等人不善的眼神让克劳斯更加愉悦。由他亲挑选的球员在联合心大出风头,克劳斯并不在意白已冬是否会受到乔丹等人的排挤。

    在他看来,他才是掌控一切的人,只要他在,白已冬就安然无恙。

    “对了,我知道年轻人荷尔蒙比较旺盛,但要学会克制,我知道卡拉米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但你要注意场合,别闹出新闻,知道吗”克劳斯忽如其来的一段话把白已冬吓得无言以对。

    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白已冬浑然忘记他在联合心当众亲吻霍斯。那一幕被无数人看到,克劳斯怎么可能不知道

    克劳斯犹如一个迫不及待向人炫耀成绩的学生,“菲尔,我认为你对bye的使用过于谨慎了,他配得上更多的上场时间。”

    “当然,bye很出色,但也很年轻,每个人的成长都应该循序渐进。”

    “是的,但天才不一样,天才需要大量的比赛积累经验。”克劳斯说。

    “又来了,就像每次下课都会碰到巡逻的老头,每次比赛结束都有一头肥猪来这指画脚。”乔丹脱掉第一次穿的乔丹鞋。

    他的身后,助教温特如获珍宝般收起他的球鞋。这是温特的习惯,乔丹每次比赛都会把球鞋脱掉,就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一边。

    “北卡出品的光头都是大嘴巴。”克劳斯想和乔丹斗一斗嘴皮子。

    乔丹看都不看他,接着说:“有一头肥猪,小便时看不到自己的公鸡,大便被扒开自己的臀部才能畅通。他一顿饭可以吃十个汉堡,连面包屑也不放过,而且像跟屁虫一样到处放屁,请问他是谁”

    杰克逊赶着克劳斯翻脸之前制止这场冲突,“杰里,详细的情况我会在电话里和你细谈,现在比赛刚打完,这帮家伙需要休息。”“哼”克劳斯留下一声冷哼,蹒跚离去。

    克劳斯走后,更衣室悄然无声,胜利带来的喜悦随着克劳斯的离去而消失。

    白已冬想开口缓和气氛,却不知该从哪里说起众人各自收拾,准备离开。

    白已冬坐到皮彭身旁,“斯科特,我”“bye,我曾和你一样感激克劳斯。”皮彭打断白已冬的话,“我理解你所做的一切。”

    “我很抱歉”白已冬低头说。

    皮彭说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杰里克劳斯是什么样的人,不管何时,那天迟早会到来。”“或许吧。”白已冬已经没有庆祝的心情。

    走出更衣室,陈齐在外边等着他。“你可算来了,坐一会吧。”“怎么了”白已冬问。

    陈齐说:“今晚是你生涯至今最好的一夜,我要了解一些场上的情况。”

    “会写进我的自传吗”白已冬问道。陈齐不可置否。

    白已冬立即来了兴致,与陈齐一边坐下,娓娓道出晚上的一切。

    “重点呢你为何不说重点”“重点”“那个扣篮啊那个后发隔扣尤因”“后发隔扣我觉得这个词不好,我比较喜欢解说员说的芭蕾舞隔扣或者我自己想的后隔扣,你觉得这两个词怎么样”

    陈齐一脸无奈:“怎么样都行,我现在只是记录你现在的心情,后续的创作会参考你的意见。”“那就好,你想知道当时的情况当时的情况很复杂,这么跟你说吧”

    “bye,不打算去庆祝一下吗”罗德曼拦住正想回家的白已冬。

    白已冬瞟了他一眼:“你想去哪庆祝”“当然是“玫瑰旅店”那里的姑娘非常热情,你肯定能把对霍斯的冲动发泄在她们身上。”罗德曼的话触痛了白已冬。

    白已冬心意已决:“不去”

    “为何”

    “我怎能把对霍斯的爱用到她到们身上”

    “不然你想把你这无处安放的冲动交给右吗”

    “你”

    “我说错了”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拜拜。”

    “这小子怎么了”罗德曼问身边的朗利。

    朗利弯了弯腰,“不知道,可能是想回家叫应召女吧。”“没错一定是这样那个闷骚的小子干得出这事。”罗德曼笃定道。

    几天之后,同样在主场,公牛迎来马刺的挑战。

    比赛,白已冬尝试隔扣大卫罗宾逊。对此,海军上将早有防范。

    白已冬的计划一直没能得逞,最终,公牛全队六人得分上双,主场106比87大胜马刺。

    “芝加哥很强,不只是因为他们拥有迈克尔,他们整体的攻击性在联盟其他球队之上。”大卫罗宾逊赞美公牛的表现。

    仅仅歇息一晚。次日早上9:00。

    白已冬拖着行李赶赴场,“日安,卡拉米。”“就差你了。”霍斯说。“赶紧去吧。”

    从那天开始,霍斯便刻意和白已冬保持距离。

    白已冬察觉到了,他不知道霍斯为什么要这样。

    请教罗德曼,罗德曼这厮却说:“在你把女人带到床上之前,千万别觉得你搞定了她。只有把女人带上床,才算是开始搞定女人。记住,带到床上只是一个开始。”

    如此深奥的话,白已冬一脸懵逼地回答道:“哦。”“holybye,不要这么跟我说话我讨厌敷衍的回答”罗德曼当即说。

    白已冬有点失落,乔丹则刚刚好把玩笑开到他的身上:“接班人,你的发型看起来刚被毛驴舔过。”“如果你像我一样差点睡过头的话你也会这么邋遢的。”白已冬甩出准备好的借口。

    “我不会,因为我从不迟到。”乔丹说的浩气凛凛。

    “放心,就算迟到你的发型也不会乱,因为你谢顶。”白已冬总算找到行之有效的回击点。

    乔丹不以为耻:“头发长会成为你通向伟大的阻碍。”“这是什么狗屎理论”白已冬不能接受。

    乔丹继续说:“事实而已。”

    乔丹对于谢顶毫不在意的态度让白已冬无从下嘴,想惹他生气都不行。

    白已冬忽然想起霍斯的事。

    也许问他白已冬的嘴巴刚刚张开,脑海便浮现出乔丹拿这件事寻开心的画面。如果真的发生,他会不会在飞上和乔丹打起来

    罗德曼肯定是指望不上,皮彭器大活好,根本不需要什么花招就有女人投怀送抱。

    如果白已冬去请教他,估计会得到比罗德曼更不靠谱的回答。

    “迈克尔,如果一个和你熟络的女人忽然对你保持距离,你会怎么办”白已冬鬼使神差地把话问出口。

    乔丹眯着眼,慢慢睁开,“哟,看来我的接班人遇到问题了。”

    “你可以嘲笑我,但不要太过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白已冬做好准备了。

    “嘲笑你我”乔丹笑的额外讥讽,“我会把她约出来,包下芝加哥最大的电影院,或者餐厅,在只有两个人的大会所与他开诚布公的说清楚。”

    “就这样”

    “就这样。”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