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厚颜无耻之人

    gavp的奖杯。

    这场比赛打的像公牛与尼克斯的系列赛。很难看到流畅的进攻,观众目睹了沙场拼杀一般的肉搏,不断有人倒地。为一个球争得头破血流。

    比如白已冬,因为一个篮板球,他被肘的一下,眼角流血,只能下场护理。

    公牛比魔术更适应这样的防守,尤其是历经活塞坏小子军团以及日渐式微的纽约黑帮的乔丹皮彭。

    尤其是皮彭,他的表现震撼了所有人。

    全场13投11,砍下27分6篮板7助攻。

    乔丹今晚感不佳,只得到17分,这17分里有一大半是依靠突破搏出来的罚球。

    白已冬因为打了7分钟便受伤下场,数据上只有4分1助攻。

    这是一场比谁在高压防守下更能得分的比赛,公牛笑到最后。

    魔术全场只得到67分,要知道,他们本赛季的场景得分是104分。由此可见这场比赛的防守究竟多么惊人。

    此战之后,魔术0比3落后公牛,那些认为魔术能狙击公牛的声音慢慢消失了。

    “这一刻我们等了一年。”谈及是否会将魔术横扫,乔丹难得一见的在媒体面前发狠话。

    对此,奥兰多集体失声,事实就摆在他们眼前,想反驳也无从说起。

    “接班人,你的伤怎么样”赢了球,乔丹心情不错,首先拿白已冬开刷。

    白已冬倒吸冷气,眼角的伤口隐隐作痛:“缝了针,没事了,作为迈克尔乔丹的接班人,这点伤不算什么。”

    “是吗那就好,明天别缺席训练,我要教你几招绝活。”不知道的以为乔丹打算传道授业,实际上,他只是找个由头单挑罢了。

    白已冬可不傻,当即拒绝:“虽然我的伤势不重,可是队医建议我不要进行有球训练,因为练习的时候容易触及伤口,如果伤口再次裂开,我就要去纽约做整容术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小伤就不训练了。”乔丹摇摇头,一声叹息。

    “肃静面包屑来了”詹姆斯爱德华兹像通风报信的斥候,忽然囔道。

    皮彭头也不抬,冷淡得说道“来了就来了,干嘛大惊小怪的”

    “斯科特,你不是最讨厌他吗”爱德华兹说:“你可以进去淋浴,这样就可以避免和他碰面了。”

    “谢谢你的关心,詹姆斯,我想看看他来这做什么。”皮彭说话的时候嘴笑肉不笑。

    杰里克劳斯挤出一副他自认为能够让球员感到轻松的微笑,“伙计们,今晚打的真棒丹尼斯,你的篮板棒极了史蒂夫,你知道我非常爱你的分球。”

    大家的反应让克劳斯以为他在一个没有人的房间里自言自语。

    “看来你们都累了。”克劳斯试图化解尴尬,走到白已冬的面前:“bye,你的伤势如何”

    “没事,队医说过几天就好了。”白已冬说。

    克劳斯亲切地说:“别急着训练,好好休息,就算下场比赛不打也可以。”“我必须和这些家伙并肩作战。”白已冬大概是这间屋子里和克劳斯最亲密的人了。

    “好好休息,别留下后遗症,你是我们的未来。”克劳斯把未来二字咬得特别重。

    白已冬听得心情激动:“谢谢”克劳斯刚要走,乔丹便发话了:“杰里,你要去吃夜宵吗一起怎么样我刚好也饿了,放心,我会多买几个人的份,因为我知道你会把我吃剩下的渣滓也吃干净。”

    更衣室忽然爆出大笑,克劳斯面色铁青,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不必了。”

    “杰里,我绝对不会跟你抢的,我保证多买几份。”乔丹想接着调戏,克劳斯扬长而去,不予理会。

    “哼”皮彭一语不发,裸着身走向更衣室。

    哈勃也脱下衣服要去洗澡:“斯科特,别介意,bye还是个孩子。”“我知道,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件事生气吗”皮彭的语气有浓浓的怨恨:“我只是看到那头肥猪就来火。”

    “这样吧,晚上我带你去奥兰多最好的夜店,那个夜店的老板是我的朋友,我让他给你找一个姑娘。”哈勃笑问。

    皮彭正儿八经地想了想:“罗恩,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你这么说让我很为难,可既然是你邀请我,我也不好拒绝,所以请你帮我找两个吧,要屁股大点的”

    哈勃的脸上闪现过“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字眼,然后说:“没问题”

    白已冬刚要去洗澡,乔丹把他叫住:“我得提醒你,别把面包屑的话当真,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哪句话”白已冬不晓得他在说什么。

    乔丹想了想,克劳斯的话貌似没有错,白已冬的确是公牛的未来。

    可是乔丹说:“你这么做会让斯科特伤心的。”

    “等等,迈克尔,我理解你们对杰里做的事情,可是我无法那么对待杰里。把我带进这间“屋子”的人正是他,我不能恩将仇报。”白已冬说。

    乔丹讥讽地笑了笑,“我理解,我只是希望你考虑斯科特的感受,而且,终有一天,你会看清杰里的真面目。”

    “他给了我一切,就算要收回去,我也不会有怨言。”白已冬说。“蠢货”乔丹脱下裤子,也要去洗澡。

    “等一下。”

    “干嘛”乔丹嫌弃地看着白已冬。

    白已冬低头盯着乔丹的巴比伦塔,认真地说:“你的迪克真的比斯科特小。”

    乔丹面红耳赤:“你他妈废话真多这玩意儿那么大有用吗给力就行太大女人会难过的。”“是那样吗”白已冬决定找个时间问问霍斯。

    “斯科特和罗恩呢”球队刚要回酒店,杰克逊发现没了皮彭和哈勃。

    乔丹解释道;“他们两个出去办点事,晚点回来。”“那我们走吧。”杰克逊对球员的管理还算松散,并没有严格执行球队管理条例。

    在杰克逊看来,球员私底下怎么样都可以,只要打比赛全力以赴就行。

    因此,哪怕球员晚上出去浪,只要不影响比赛,他都不闻不问。

    “丹尼斯,你今晚怎么不出去了”白已冬问身边的罗德曼。

    罗德曼无聊到吹起了口哨:“因为没人陪我一起。”“卢克不去吗”白已冬问道。

    罗德曼摆了个臭脸:“卢克说什么防守奥尼尔耗尽了精力,只想回酒店睡觉。”

    “是吗那真是遗憾,因为我也想回去休息,因为我受伤了,所以不能出去浪。”白已冬的借口不能使罗德曼信服。“放你的屁你只是眼角破了而已要是你的迪克被人踢了,那我绝对不会叫你你忘了我们是组合吗你怎么可以弃我而去”

    “有那么严重吗”白已冬被说动了。

    “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让我出去浪”白已冬指着受伤的眼角卖可怜。

    罗德曼立刻飙演技,眼角有泪光:“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奥兰多的夜店通宵,你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我我们不是组合吗我们不是兄弟吗”

    “ok,你说服我了,把你的眼屎擦掉吧,我快吐了。”白已冬缴械投降。

    罗德曼变脸比翻书还快:“早这么说不就得了,用得着我这么大费周章吗bye,我们之间难道不能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吗”

    白已冬永远也不知道罗德曼的脸皮怎么会这么厚,谁套路谁要不要脸你个臭不要脸的老流氓

    大巴到站,球员先回酒店房间。白已冬把东西放下,像入室偷窃的小贼细声说:“快走吧,在霍斯发现我们之前。”

    罗德曼跟着蹑蹑脚,“你这么怕她”“唉,一言难尽啊。”两个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要出去似的。

    “丹尼斯bye你们去哪”霍斯刚好撞见了。

    白已冬打了个哈哈,偷偷掐了罗德曼一下,让他解释。罗德曼挡在白已冬面前说:“卡拉米,bye说想出去玩,我实在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你来了就好了,我把他交给你。”

    “丹尼斯you你大爷的”白已冬没想到这厮这么不讲义气,想都不想就把他给卖了。

    “事情就是这样,我把他交给你。”罗德曼极尽卑鄙无耻之事,挠了挠头发:“哈,打了比赛真是困啊,我先去睡觉了,晚安bye,晚安卡拉米,明天见。”

    “晚你大爷的安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了”白已冬想掐死他。

    霍斯就像平时那样露出微笑:“你不想解释吗”白已冬强作镇定:“我解释不了,我只能告诉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你现在要好好休息,不能出去。”霍斯走近,把一个东西放到白已冬的上:“如果你实在忍不住,晚上可以来我的房间”

    说罢,霍斯拿着件走了。

    白已冬低头一看,霍斯放在他上的东西是一把钥匙。

    “什么跟什么嘛”白已冬被霍斯撩得心猿意马,回到房间里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在凌晨一点偷偷摸进了霍斯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