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另一种可能

    “你想一边跳芭蕾舞一边隔扣对吗你想天神下凡一般把对当场扣晕吗你想超越天空吗这双鞋子就是捷径,来吧和我一起,送别对”白已冬对着镜头,里提着一双崭新的鞋子,上面有个耐克的标签,这是耐克为他制作的个人专属球鞋第一代。

    这双鞋子借用白已冬的外号,以再见为名。

    白已冬觉得再见一代穿起来很舒适。就他个人感受来说,哪怕这双鞋子不是他的专属球鞋,他也愿意花钱买。他相信这双鞋会有人买的,这是一双精美的鞋子。

    连耐克都没想到的是,再见一代在国大爆。预售仅一天,便有数万来自国的订单。

    芝加哥售卖的先行款也卖得很好。白已冬的人气比耐克想象的更好,他们决定加工加点制作再见一代。

    白已冬正式开始夏训,他跟着乔丹到处训练。

    乔丹整天对他骂骂咧咧,但在训练上,他为白已冬安排的资源是惊人的。

    白已冬接受和乔丹一模一样的训练,只是训练量更大。按乔丹的话来说,19岁的年轻人应该比34岁的老头更有活力,所以你的量比我多一倍有问题吗

    与此同时,公牛队并不平静。

    矛头源自于杰里克劳斯和菲尔杰克逊。他们两个都是自己岗位上的模范,又都想插对方的事物。

    两个贪慕权力的人开始明争暗斗,克劳斯不只一次在媒体面前暗示杰克逊管得太多。

    “我和杰里没矛盾,我们都想让球队变得更好,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坐下来谈一谈。”杰克逊虽然没说出让媒体心动的事,却也透露出他与克劳斯不合的事实。

    之后,又有一人插入两人的斗争。

    这人是刚刚从亚特兰大载誉归来的斯科特皮彭。夏天代表美国队出战奥运会的皮彭收获了第二枚奥运冠军戒指,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荣誉。

    皮彭对于自己的薪水的怨念在夏天爆发了。他希望和球队签订一份新合约,但是克劳斯拒绝了他。

    这让皮彭愤怒不已,他在媒体面前口无遮拦的攻击克劳斯,用词之粗鄙,让新闻报纸都标注出“18岁以下请勿观看”的警告。

    “斯科特很缺钱吗”白已冬正在练投篮。

    乔丹笑了笑,笑容有点讥讽:“不,缺认可。”“认可谁不认可他”白已冬问。

    乔丹冷笑:“面包屑一直不把他当回事。”

    “是吗。”涉及克劳斯,白已冬不想评价。

    乔丹说:“这件事斯科特也有责任,我当初劝过他,可他还是签了这个该死的合同。”

    白已冬站罚球线上,运了运球,收起,举到头顶投出。进。

    他的罚球已经长进不少,已经有职业球员的范了。

    不久,乔丹也卷进争斗之。

    去年乔丹为了证明自己,只跟公牛签了份1年385万的合同。

    一年打完,乔丹在9596赛季拿到avp、得分王、双一阵。

    乔丹没有直接跟公牛说要多少钱,他让公牛自己决定。

    一时间,全世界都在等待乔丹的续约。

    对乔丹有意的又岂止公牛死对头纽约对乔丹又爱又恨。

    既然打不过你,就签下你。纽约的算盘打的精细,公牛为了留下乔丹,老板莱杰里莱恩斯多夫报价1年3000,乔丹欣然接受。

    “总有一天我会为这笔签约而后悔。”莱恩斯多夫这句话激怒了乔丹。

    此前,乔丹与莱恩斯多夫的交情还算不错,他对管理层的敌视大多集在克劳斯身上。

    现在,他与另一个杰里也产生了磨擦。

    白已冬听说了那件事,正想和乔丹打趣。

    结果乔丹面带杀气,拿着球过来说:“过来一对一”“我在训练呢。”白已冬可不想做乔丹的出气筒。

    “单项训练不如一对一,我会帮你找到缺点,没有谁比我更能发现防守者的缺点。”

    “那我谢谢你啊。”白已冬苦笑。

    乔丹一来便发狠,用尽全力将白已冬顶开,抹到篮下上篮得分:“对抗不够你整天再练些什么”

    白已冬委屈巴巴,你这么撞谁顶得住这跟我的对抗有关系吗讲不讲道理

    把球投进的乔丹继续握有球权。单抓球向强侧一晃,接威胁试探步。

    白已冬忌惮乔丹的突破,站位稍稍靠后,乔丹当即出分,还是。

    乔丹说:“瞻前顾后,你想防谁”“我”白已冬想还嘴,可如果不防住乔丹一次,跟他说垃圾话是自讨苦吃。

    “再来”白已冬被激怒,无论如何也要防住乔丹一次。

    乔丹继续进攻,球一放地上,他的身体像弹簧一样弹出,这般迅猛的第一步完全看不出他34岁了。

    这一步让白已冬失位,然而白已冬最不怕的就是别人过他。他的速度足以让他跟上突破者。

    乔丹了解白已冬,知道他能跟上,早已打好算盘。

    待白已冬靠近,乔丹向他身上一靠,让白已冬跳不起来,而后对着篮板轻轻一舔,上篮得。

    打进这球,乔丹继续嘲讽:“你以为我们在比谁跑得快吗跑得快有用吗你当我是那些突破掉人就不看身后情况的蠢货”

    “少废话再来”白已冬眼里喷火,连打六个回合,白已冬终于防的乔丹投篮不进。

    乔丹惋惜不已,“居然不进,真不应该。”“该我进攻了。”白已冬拿过篮球,蓄势待发。

    乔丹淡笑:“你想进攻好啊,来”

    如果可以突开空间,他就追不上我。

    白已冬打的一好算盘,现实却很残酷。乔丹根本不给他起速的空间。白已冬只得强行晃动,争取空间。

    这样的晃动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但对是乔丹的话就另当别论。以乔丹的经验,根本不会被这种虚张声势的晃动所骗。

    只能以假乱真白已冬真起一步,总算把乔丹逼得动身。

    即便如此,要突破乔丹仍是不可能的。

    到这一步,白已冬已经不能停止,向后一撤,到分线外拔起,身体微微后倾,保持平时投篮的姿势全力将球推出。他的出速度太快了,乔丹来不及封盖,望着那球越飞越高。

    “唰”不可思议的进球连白已冬都愣了。

    乔丹问:“你刚刚做了什么”“我只是”白已冬自己都不清楚他刚刚干了什么。

    他拿起地上的球,再来一遍,不进。

    乔丹摇头:“不对,你刚刚的出更快。”“更快”白已冬不解。

    “像是推出去的。”乔丹说:“看起来感觉不错。”

    “推”白已冬回想刚才的进攻。

    乔丹不想打了,“如果你实在找不到拨球的感,可以试试推射。”

    推射对白已冬来说,只要可以改善投篮,不管是什么都要尝试一下。

    白已冬如痴如狂的训练。乔丹收拾完东西,问:“下午我要去打高尔夫,你去吗”

    “你自己去吧。”白已冬除了投篮别无他念。

    乔丹看着白已冬一次次推射,虽然没有准头,但出的感觉却非常好,“虽然还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谁知道呢或许他真的能”

    乔丹打了一下午的高尔夫,他玩的很爽。因为打进了几个球。

    莱因斯多夫带来的不快暂时消失了,乔丹想起还有东西落在训练场,便开车去拿。到了训练馆,已经是晚上八点,结果训练馆的灯还亮着,陆续传出皮球打铁或空心入网的声音。

    “还在练”乔丹走进去,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和满地的篮球。

    那个男人不停地从地上捡球跳投。他的命率不高,但乐在其,每次进球都能从他的表情看出他的满足感。

    乔丹喊道:“你投几球了”

    “四千个吧。”白已冬抓起地上的球,“你呢下午玩的开心吗”“还行,我来这拿点东西,你还要练多久”乔丹问道。

    白已冬站分线上,连续变向运球拔起推出的球。

    乔丹终于找到为什么白已冬的推射看起来如此舒服了。他的投篮姿势更适合推射。拨球与推射之间,除了投篮的出型之外,其他均无影响。

    白已冬的投篮姿势如果用在推射上,出的感觉就像溪流一样顺畅。

    “唰”今天的最后一投,白已冬用一记空心命做结尾。

    白已冬捡起地上的背心,“你要载我一程吗”

    “别让我等太久。”乔丹答应了。

    “我马上来。”白已冬跑去洗澡换衣服。

    乔丹走到球场,随捡起一颗球,左右张望。一个球场,几十颗篮球。

    瑜伽房、健身房、器材室、游泳池等等。这是乔丹的私人训练场,而白已冬在这里待了一天。白已冬的痴狂让乔丹想起他年轻的时候,那时他也有这样的热情,现在让他在这里待一整天别闹了高尔夫多好玩

    “不好意思,把你这搞得一团糟,要我帮你把篮球收起来吗”白已冬已经换洗好了。

    乔丹说:“不用了,这里每天都有人来收拾,走吧。”“你等等我。”白已冬跟上乔丹。

    坐在乔丹的豪车里,白已冬的嘴巴像关枪一样扯东拉西,没停过一秒。

    “迈克尔,我回来了。”白已冬以为迈克尔会迎接他,但迈克尔没有,白已冬期待地打开门。

    他看到了啥他看到一地的湿纸巾已经被打翻的垃圾桶,迈克尔的头顶一堆纸屑,嘴里还叼着垃圾。

    “你在干什么”白已冬大声问。“呜呜呜呜”迈克尔理直气壮地顶嘴。

    “你”白已冬话没出口,迈克尔连顶他句。

    看着一地的垃圾纸屑,白已冬深呼吸,强忍吃狗肉火锅的冲动,默默拿起扫把打扫房间。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