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老妖

    许多年后,回首往事,白已冬谈及乔丹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比赛,不是对伯德的63分之战,而是那场让人津津乐道的流感之战。

    “毫无疑问的,他在“流感之战”是被下毒了的,每个人都说他是得了流感,但是我们就在现场,就在那个房间。当时我们是在犹他的一个酒店里,客房服务在差不多九点的时候就没有了,乔丹肚子饿了,但我们实在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我唯一能找到的是一家披萨店,好吧,那我们就点披萨吧。我们在这个酒店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点了披萨,一共有五个人来送披萨,我收下了披萨,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并和大家说了。然而,乔丹是唯一一个吃了披萨的人。差不多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接到了电话,到了乔丹的房间里看见他蜷缩在那里很痛苦的样子,我们赶紧叫了队医过来。我告诉他是食物毒,并不是得了流感。”白已冬后来如此回忆道。

    在身体极其不适的情况下,乔丹做的,依旧是,迎着克里斯莫里斯的后仰跳投,面对着2米18的奥斯特塔格用他最为娴熟的翻身跳投命,整个上半场,乔丹独揽了21分。

    场休息时,他躺在了某一个地方,找到了一个安静的位置,用毛巾把自己盖了起来。

    下半场,他继续杀神本色。断下斯托克顿的球,然后带球亡命的往前跑,传给快下的皮彭,后者上篮有些重,球弹了出来,乔丹在后面,旱地拔葱一般,补扣命,他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跳起来。

    第四节,还剩下分钟的时候,爵士84比81领先3分。

    布莱恩拉塞尔,那个和乔丹结仇的人,张开双臂,等待着乔丹的进攻。

    乔丹做了一个单拿球的假动作,一个试探步,然后加速,突破,顺势停下来,起身,急停,出,命。

    拉塞尔成为了背景,这好像就是挑衅乔丹的代价,哪怕他发着高烧,全是没有力气。

    比赛还剩下25秒时,乔丹接皮蓬的传球,迎着奔袭过来的斯托克顿,分命。

    最后,公牛赢了爵士2分,拿下了天王山。

    终场哨响之时,乔丹倒在了皮蓬的怀,他几乎不能站立,但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并且为芝加哥公牛赢下了关键的战役,这是他们通往第五冠道路上的最重要的战役。

    尽管是身患流感,尽管是赛前只能靠输液维持营养,尽管是走进球场时还有些踉踉跄跄,但他依旧拼了44分钟,狂砍38分7个篮板5次助攻以及3次的抢断。

    这场比赛,已经不单单是一场比赛,一场总决赛的天王山之战。这是挑战极限,灵魂意志的惨烈战役。乔丹的坚韧意志在白已冬的心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有这样的领袖,我们绝不会输走着瞧,我们会夺冠我们一定会夺冠”赛后,白已冬情绪失控地说道。

    时间:1997年6月13日晚上21:00。

    地点: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联合心球馆。

    赛前,公牛宣布前锋白已冬将在gae6复出。

    天空之眼的伴奏下,公牛首发隆重登场。

    时隔四场比赛,他们再次迎来全主力的阵容。

    白已冬出场时,欢呼声一度盖过乔丹。

    听到震天的欢呼,乔丹恍惚地看了看左右,“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人气。”

    “球迷更喜欢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皮彭说。

    乔丹不服地说:“我也不老。”

    奥斯特塔格为爵士赢得跳球,斯托克顿持球推进被白已冬阻断:“好久不见,约翰。”

    “你居然没报销。”斯托克顿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白已冬没想到他如此坏心肠,“你怎么如此无情,我们虽然是对,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竟然指望我赛季报销”

    斯托克顿没多说。霍纳塞克从对面的底角切过来接球,再传给马龙。

    马龙拿球后,斯托克顿与霍纳塞克左右拉开,留下一片清净的空间给他单打。

    马龙的背部攒聚无数力量,一举撞过罗德曼,迈开脚步正对篮筐。

    白已冬快速回缩,包夹马龙。

    马龙已经做好出姿势,未被干扰,起一记招牌的直臂翻身跳投不。

    皮彭拿下篮板,一看没会快攻便把节奏慢下来,等其他人落位。

    “bye的脚踝不知恢复得怎样了。”艾伯特说。

    他的搭档沃顿答道:“我问过菲尔,他说bye已经完全恢复。”

    “恢复速度有些快了,估计爵士也没想到吧。”艾伯特笑道。

    沃顿说:“只能说上帝保佑芝加哥。”

    白已冬还在找比赛的感觉,皮彭一上来便把球交给他:“我帮你挡拆。”

    “不必。”白已冬说:“我会突破老爷爷,如果没会就把球传出来。”

    “好吧,你注意点,别再伤了。”皮彭家长似的嘱咐道。

    “你跟不上我的。”白已冬如此对斯托克顿说。

    斯托克顿眼神冷厉,表情如扑克牌一样。

    接着,白已冬向前试探性地一步伸出,而后胯下交叉步晃开斯托克顿的重心,突破过人。

    “漂亮”这组花哨的突破动作看得哈勃狂甩毛巾。

    白已冬并未深入,只到罚球线便急停跳投。

    他的感不错,张便有,拿下2分。

    罗德曼惊讶地说:“难得,第一球就进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白已冬腮帮气鼓鼓的:“我也是很准的。”

    其他人皆已退防,白已冬没有。他独自留在前场,等斯托克顿运球过半场。

    这是白已冬最招人恨的地方,他的速度可以跟上任何的后卫,如果施行前场紧逼,他的纠缠战术会让所有后卫疲于应对。

    全联盟只有一个后卫不惧白已冬的紧逼,那个人叫阿伦艾弗森。

    好似被幽灵缠身,斯托克顿无论怎么做都甩不开身前这只白色幽灵。

    白已冬将自己的紧逼比作鬼魅,他想像鬼魅一样骚扰对。

    现在的他只能纠缠,加以时日,他的对抗能力进步到可以施压的时候,他的紧逼威力将大大提升。

    费了老大劲,斯托克顿勉强运过半场。

    一旦对度过半场,白已冬立即退到分线上,在那布置第二道防御线。

    斯托克顿远远招来挡拆,欲借挡拆突破白已冬的防守。

    白已冬提前发现挡拆的所在,待斯托克顿突破,闪身绕开挡拆墙,跟上斯托克顿。

    “怎么会”斯托克顿瞳孔圆睁,被逼入绝境。

    白已冬的防守将所有的角度都封死了。

    留给斯托克顿的路只有两条:出界,或者冒险传球。

    斯托克顿不愿冒险,但他更不愿直接出界失误葬送球权。

    权衡之后,斯托克顿选择传球。

    这是一记惊险的击地球。完完全全的死角,如果能让球击到那片地板就能顺利出球。

    白已冬怎会让他称心如意在斯托克顿出球之前便起干扰,斯托克顿的传球路线由此扭转,传到界外失误。

    “这家伙为什么没入选最佳防守阵容他的贴身防守像幽灵一样难缠,速度又如鬼魅一样迅速。”艾伯特惊叹道。

    沃顿惜叹道:“斯科特和迈克尔掩盖了他的锋芒。”

    “的确如此,不管是谁。如果身边有两个最佳防守阵容的队友,他的防守作用就会被忽视。”艾伯特说。

    一攻一防激活了白已冬体内的热血。

    他重新找到比赛的感觉,像以往那样激情燃烧,“老爷爷,你真是老了。”

    “不见得。”斯托克顿否认道。

    白已冬说道:“我会证明的,你真的老了。”

    这段时间,公牛由皮彭持球,乔丹不停低位要位。

    爵士对乔丹的低位攻击忌讳颇重,即便如此,皮彭仍旧把球传过去。

    乔丹接球的状态相当不好,拉塞尔破坏了他的节奏。

    乔丹只得转身运球调整节奏。他一持球,身边的霍纳塞克立即上前包夹。

    乔丹两收球,看到借掩护跑过来的白已冬。

    “接好”

    白已冬单接球,一鼓作气直冲篮下。

    他这一突可是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毕竟他的脚伤初愈,要是再崴一下,简直不堪设想。

    白已冬的起势虽猛,脑子却比任何人都要清醒。

    马龙一步到位,不给他上篮的会。

    白已冬油漆区里停下,单托球举到头顶高抛出。

    这记抛投的高度之高超乎想象。皮球的击球点也不是一贯的篮板正央,而是正上方。

    高位打板讲究劲道,如果劲道不合适,球就无法借反弹落入篮筐。

    篮球打到篮板上,微微转动,轻轻落下,正落网心。

    白已冬握着拳头,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哪学的这招”乔丹问。

    白已冬笑道:“感谢乔杜马斯”

    “你认识乔”乔丹疑惑地看着他。

    白已冬说:“当然不认识,但我和他打过比赛,还看过他的经典集锦,里面有很多的高位擦板。”

    “不错,这是好招。”

    “难得听到你的夸奖,我就虚心接受吧。”白已冬道。

    爵士还在找马龙。但马龙没要到好位置,接到球犹豫再,回给斯托克顿。

    斯托克顿借马龙的挡拆意图上篮,却运球脱,出界。

    “你怎么连球都运不好了。”白已冬跟上他说:“你真是一根腐朽的木头了。”

    “我还没老。”斯托克顿对于老这话题很在意。

    白已冬窃喜,总算找到让斯托克顿敏感的话题了:“是吗如果你没老,那该怎么解释这接二连的失误”

    “每个人都会失误。”斯托克顿淡漠地说。

    ““将军”不会失误,“润滑剂”更不会失误,“控球之魂”绝不可能失误,除非他老了。”白已冬说。

    斯托克顿闻言色变,白已冬说得这些都是他的外号。

    皮彭外线远投,不,马龙拿下篮板甩给斯托克顿。

    斯托克顿加速运球,这是他所能启动的最快速度。

    白已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上篮你未免太天真了”

    “是你想得太简单了。”斯托克顿外线急停,那一瞬间,白已冬认定他要突施冷箭投分。

    这一瞬的错觉造就斯托克顿的精彩助攻。白已冬飞扑过来,斯托克顿拿下皮球,击地给跟上的霍纳塞克。霍纳塞克站稳,瞄准,投球。

    “唰”

    “年轻人,你很优秀,但还需要磨砺。”斯托克顿淡淡地说。

    话音一落,斯托克顿转身远去。

    白已冬目不转视地看着斯托克顿:“老爷爷虽然老了,却也不能小看啊。”

    “你居然敢小看斯托克顿”皮彭惊愕地看他。

    白已冬说:“我只是觉得他老了,没以前那么难缠。”

    “不会的,这种家伙向来是越老越妖,只会越来越难缠。”皮彭说。

    “有道理。”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