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见狗思狗

    清晨,室内篮球场,白已冬和加内特正在一对一单挑。因为加内特的身高优势是压倒性的,因此在单挑前两人约法章,不得背打。说仔细点,是加内特不能背打。但白已冬也不会傻到去背打加内特。

    别看加内特比赛时得分不多,单挑却是一把好,正式比赛里不方便使用的技巧可以在单挑的时候用个痛快。

    白已冬总算知道为什么加内特是梦之队的队内单挑,他的技术太全面了。

    如果要比单挑,这世界上应该没有谁能赢过他。

    白已冬的防守再好,那也是针对外线。遇到加内特这种将近尺的长人,速度快,能运球,精英级别的爆发力,堪比后卫的进攻技巧,这怎么打打了局,加内特都赢了。白已冬只能认输,并去给加内特买水。

    “在这里举办早餐俱乐部”加内特一惊。

    白已冬喝了口运动饮料,问道:“你觉得可行吗”“可行,我第一个参加。”加内特说。

    白已冬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过几天我会对外宣布,到时你来给我捧场。”“我肯定到,我会是早餐俱乐部的第一个注册会员。”加内特说。

    由于白已冬和加内特住址邻近,因此两人在休赛日经常来往。加内特时常会带白已冬去参加明尼苏达的一些社区活动。

    加内特在明尼苏达十年,根基深厚,许多人明尼苏达的达官显贵都是加内特介绍给白已冬认识的。

    加内特如此厚待,白已冬自然也要有所回报,他把芝加哥的关系发展到了这里。

    上个月,因纽宣布和加内特签约,加内特和因纽签署了一份十年长约。

    这是加内特第一次被白已冬惊到,“你是因纽的大股东”“好像是吧”白已冬的回答有些不确定。

    加内特说:“我在合同上看到了你的名字,你占了分之一的股份。”

    “因纽的创始人是我的同学,当初他拉我一起入伙,我也没想到能发展得这么红火。”白已冬看起来很不情愿成为因纽的大股东。

    加内特在发抖,“你根本不用再打球了,在家里宅一年一年就可以净赚好几亿,打什么球”“所以说,资本容易侵蚀人心。”白已冬说。

    “对我来说,钱这种东西够用就好。”白已冬淡淡地说:“我有更高的追求。”有些人你明知他在装逼,却又无法打断他。

    加内特问道:“什么追求”“打烂质疑者的脸,成为联盟的no1。”白已冬说:“这是短期目标。”

    如果这只能算是短期目标,那你的长期目标是什么加内特没有多问。

    他觉得自己已经问得够多了,“我出去一趟,下午的训练别忘了。”“放心,不会忘。”白已冬说。

    “bye,如果单挑结束了就开始训练吧。”提米利亚还是老样子。

    白已冬挠挠头发,“行吧,看你有什么新花样。”

    提米利亚冷眼一扫,“我的花样多着呢,比如训练量翻倍”

    “你就这点本事吗”白已冬纯粹找虐,“我还以为有什么没试过新花样。”

    白已冬和这几个人合作了这么多年,彼此间都很熟悉。训练场上的垃圾话不仅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还会增加训练的氛围。

    如果白已冬突然不说垃圾话,提米利亚反而会不习惯,“待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这你就错了,提米,无论何时,我都会充满微笑,就像向阳花一样。”白已冬说。

    提米利亚的声音又冷又冰:“很遗憾,现在是向阳花凋零的季节。”“我就是那朵无论何时始终灿烂的向阳花。”白已冬嘴硬到底。

    提米利亚说得对,训练一开始,白已冬就笑不出来了。

    提米利亚所谓的训练量翻倍,是罗宾制定的几套新的训练动作量翻倍。这几套动作都是白已冬深恶痛绝的动作,因为它们一个比一个更羞耻,“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做这么难堪的动作”

    “这个动作有助于提高你的臀部力量。”罗宾坐在地上看热闹,“你不希望你的背打充满侵略性吗”“我怕我的翘臀被公基看上啊。”白已冬叫道。

    罗宾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以你的体格,公基只敢对着你的屁股增强动能力,绝不会对你产生非分之想。”

    “这也很恶心好吗”白已冬叫道。

    罗宾说:“这就是变强的代价,你不是想做联盟的no1吗等你拥有联盟最翘的屁股,你就是联盟的no1。”“什么时候联盟的no1是以屁股翘不翘做标准的”白已冬连续吐槽。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每一次,都是白已冬筋疲力尽地爬出训练场,第二天重整旗鼓然后再次被虐倒。

    虽然这样的训练很累,白已冬恢复的也快,因为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他早就习惯了。

    “累吗”楚蒙正好在白已冬的家里做饭。

    白已冬道:“每天都这样,歇歇就好了。”

    “要不要跟我出去一趟”楚蒙问道。

    白已冬更想睡觉,不过还是说:“去哪”“我工作的地方。”楚蒙说道。

    白已冬有点不想去,“宠物店吗那里有什么”“你不觉得你家里缺点什么吗”楚蒙问道。

    “缺点什么”白已冬实在累坏了,脑子没平时动的那么快。

    楚蒙说:“我觉得你应该再养一只狗。”“再养一只狗”

    白已冬想起了迈克尔,“我没时间照顾它。”“有我和温迪,我们能照顾。”看来是楚蒙想养。

    白已冬再累再迟钝也看出来了,“好吧,去看看。”

    一看白已冬答应,楚蒙便跟个推销员似的可劲地向白已冬介绍:“最近店里来了一群狗宝宝,每一只都很可爱。”

    “有什么建议吗虽然我很喜欢迈克尔,但是我不想再养一只那么会闹的狗了。”

    白已冬苦笑,楚蒙摇头说:“狗宝宝都很调皮。”

    白已冬隔着十几米就听到宠物店里传出猫叫犬吠声。

    白已冬一入内,那个兼职的店员立即叫出声,“bbbbye”

    “你好,我来看小狗。”白已冬笑道。

    “蒙多利亚,bye真是你的男朋友”兼职的女店员惊讶地问。“对啊,我跟你说过的。”楚蒙单纯地点头。

    白已冬苦笑,你是说了,人家可能不信吧。

    堂堂白已冬的女朋友居然会去料理一间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宠物店的确很难让人信服。

    “我叫塞隆查理,你叫我塞隆就好了。”查理紧张地说。

    白已冬平和地笑了笑,“带我看看小狗吧。”

    “好,跟我来。”查理把白已冬带到一群小狗崽面前,“这些都是刚刚断奶的小狗,它们都很可爱,bye,你喜欢哪个品种”

    “雪橇犬。”白已冬说。

    查理立即把白已冬带到一群萨摩宝宝的面前,“它们都是刚满个月的纯种萨摩。”

    “萨摩吗”白已冬仔细看了看,感觉每只萨摩都很可爱,但就是没有产生想把它们抱回家的冲动,“有哈士奇吗”

    “哈哈你喜欢哈士奇”查理笑道。

    “因为哈士奇也是雪橇犬嘛。”白已冬被她笑得有点尴尬,好像养哈士奇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查理说:“哈士奇很热销,我们店里只剩下两只了。”“这是最后的两只。”

    查理对白已冬说。看着这两只刚断奶的小哈,白已冬想起了迈克尔。

    白已冬得了种看到哈士奇就会想起迈克尔的病,“有其他的雪橇犬吗”白已冬把哈士奇移出了选项。

    查理一愣,“有,还有阿拉斯加,萨摩、哈士奇和阿拉斯加合称雪橇犬。”“带我看看吧。”白已冬说。

    “冬,你喜欢阿拉斯加”楚蒙问道。

    白已冬笑道:“我可能连见都没见过。”

    白已冬见到阿拉斯加的第一眼就觉得很有眼缘,特别是这只黑色的小宝宝,“小家伙,你的脑袋真大,瞪着眼睛干吗你在挑衅我吗可惜你现在根本打不过我。”

    白已冬很喜欢这只脑袋很大眼睛很大各方面都比其他小阿拉斯加大的阿拉斯加,“你觉得呢”

    “这只小拉和另一只小拉是同时来的。”楚蒙说,“我比较喜欢另一只小拉。”

    “其实很简单。”白已冬说道:“我们养两只。”“两只”楚蒙一愣。

    “会不会太多了”白已冬问。

    楚蒙猛摇头,“不会,只四只都可以。”

    “算了吧,我可不想哪天回家发现屋子飞上天了。”

    白已冬问道,“我们可以直接把它们带走吗”“不行,还要做几个检查和办续。”楚蒙说。

    “好吧。”白已冬实在累坏了。

    白已冬问道;“这里有沙发吗”“有啊。”查理说。“带我去。”白已冬说。查理刚把白已冬带到沙发上,准备让他签名,结果白已冬躺下秒睡。

    “哎,蒙多利亚,要不要给bye盖点被子”查理问。

    楚蒙说;“我来吧,你去忙。”“好,对了,等bye醒来能让他帮我签个名吗”查理问。

    “你放那吧,我会跟他说的。”楚蒙说。

    “那谢谢咯。”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