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

    纳什对罚球很期待,他今晚的罚球不多。

    罚球是行之有效的投篮感调节途径,只要感不好就赶紧造个投篮犯规上罚球线。

    这是纳什不为人知的调整方式之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罚球习惯,比如基德,每一次罚球都会送给篮筐一个飞吻。

    在诸多罚球仪式,纳什的仪式极其奇异。

    首先,他会把球罚进,然后舔舐上的汗。对白已冬来说,这已足够恶心,在一个有洁癖的人面前做这种事简直不能忍,“你他妈住”

    纳什以为白已冬在对别人说,继续自顾自地进行仪式。

    纳什的这个仪式,最让白已冬无法接受的,是他舔完之后还要用舔完的那只去擦鞋底。

    这得多么丧心病狂的人才干得出这么恶心的事啊联想到之前纳什对自己的犯规,白已冬的头上仿若有千百只爬虫,又麻又痒,太他妈恶心了。

    “史蒂夫,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我禁止你的掌和我有任何身体接触,否则我就把你的砍下来”白已冬严肃认真地说。

    纳什对白已冬的发难感到不解,他的答案是,“我拒绝。”

    “你拒绝你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别人的感受”白已冬委屈的很。

    “恶心的事你指的是”纳什没搞清楚白已冬的愤怒之源。

    白已冬说:“你居然舔自己的而且还用刚刚舔完的擦鞋底下次罚球你是不是还会这么做”

    “其实我不只是罚球的时候会舔,只要有会”纳什像妖怪一样森然地伸出舌头,在白已冬面前重复了那个仪式,“这有助于我找回感。”

    说罢,纳什就用那刚刚舔完的擦了一下鞋底。白已冬的冷颤从脚底直达头顶,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滚我要换防pennny,我要跟你换防”

    “你是认真的吗”哈达威不确定白已冬是真想换防还是开玩笑。

    “绝对肯定一定百分之百的想和你换防,请跟我换防吧,我无法防守一个这么恶心的家伙。”白已冬说:“还有,别叫他史蒂夫,叫他恶心的纳不防”

    “恶心的纳不防这算什么外号”哈达威笑问。“这人的恶心程度超出你的想象。”言毕,白已冬溜了,他是打心底不想和纳什再有任何接触。

    比赛僵持,因为森林狼的状态起伏不定,太阳则保持着极高的进攻水准。

    第节结束的时候,太阳反超了比分,带着4分差距进入最后一节。

    纳什在第节大爆发,因为主防他的人从白已冬变成了哈达威。

    “白狼,我不管史蒂夫的行为有多么让你恶心,你必须去防他”桑德斯对白已冬进行思想教育。

    “可是”白已冬不情不愿,“他真的很恶心啊。”

    “把他当成该死的异形,而是你是专门猎杀异形的铁血,这世界本就是无奇不有的世界,你要适应的东西有很多,猎杀异形是铁血的成人仪式,白狼,这就是你身为森林狼一员的成人仪式。”桑德斯悠悠说道。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白已冬喜欢这部电影,里面的异形屡次让白已冬作呕。放到这场比赛里,倒是恰如其分。

    纳什就是该死的异形,白已冬自觉带入铁血战士的角色。

    “好的,教练,我来防他,我要完成我的成人仪式。”

    很好,白已冬完全代入了角色。

    桑德斯满意地点头:“孩子们,获胜的秘诀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比赛结束时得到比对方更多的分数。”

    这是一句废话,也是一句玩笑,大家都乐了。

    加内特囔了一声,“上吧”

    “我要杀死那头异形”白已冬真把自己当成了铁血战士,趾高气扬地走到纳什面前,“不管你是要用你的喉刺攻击我,还是用你血液里的硫酸攻击我,我都不会逃避,等死吧,你这该死的恶心的异形”

    纳什是蒙圈的,才一场比赛,他的外号先后从纳不防变成恶心的纳不防,现在是恶心的异形。

    白已冬思维跳跃幅度之大,不是一般人能跟上的。

    纳什耸肩说:“随你的便。”

    说完,风之子甩了把头发,舌头舔了舔嘴角,白已冬再次产生恶心的感觉。

    纳什的推进很有节奏感,一般人跟不上他的节奏。

    白已冬压抑着心里的厌恶,全神贯注地投入到防守。

    今晚纳什与白已冬正式交恶,虽然交恶的过程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们确实是不可能和好了。

    纳什不仅想要战胜白已冬,还要比赛的胜利,更要让球队成为东部第一。

    因此,末节的第一次进攻,纳什要让球队先占鳌头。

    斯塔德迈尔上来挡拆,纳什结过挡拆再回击给斯塔德迈尔。

    斯塔德迈尔像霸王一般冲击篮下,全力跃起,加内特起身阻拦,把斯塔德迈尔的扣篮盖下。

    马里昂捡起篮板,靠住库科奇再次投篮。

    库科奇防守端没什么办法,只能犯规。

    马里昂投篮不,但有两次罚球。这是库科奇的第五次犯规,桑德斯把库科奇换下,换上坐了大半场板凳的奥洛沃坎迪。

    “看来明尼苏达已经放弃了速度。”史密斯说:“这个调整是对是错,我们马上就能知道。”

    “不会有错的,回归自我,他们陪菲尼克斯跑了一晚上,现在该把节奏拿回来了。”巴克利举四肢赞成森林狼的调整。

    “奥洛,我要确定你的屁股没有坐出茧子。”白已冬调戏道。

    奥洛沃坎迪元气满满地说:“你放心吧,我正处于最佳状态。”

    “好,篮板球交给你了,kg要兼顾防守,你要帮他分担篮板压力。”白已冬说。

    “教练也是这么说的,放心吧”奥洛沃坎迪最不让人放心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说“放心吧”的时候。

    哈达威带球冲过半场,“你们知道换上奥洛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都可以,反正你没关系。”昆廷理查德森和巴博萨一样,对哈达威没有丝毫敬意。

    哈达威笑道:“意味着我们不跟你们打快节奏了,你们的末日到了。”“笑话”理查德森刚说完,哈达威把球传到白已冬的上。

    猎杀异形是铁血的承认仪式白已冬帅气十足的单抓球,这不只是摆poss,这个姿势让他有很多选择。

    “恶心的家伙,你的血液将为我增添荣光,我是骄傲的铁血,你是活该被我猎杀的恶心异形”白已冬低语。

    “你看电影看疯了吧”纳什要逼他进攻。

    因为只要白已冬不进攻,他就不知道白已冬要做什么。

    “如你所愿,恶心的异形”白已冬的右把球放下的一瞬间,抬起脚冲过纳什的弱侧。

    纳什的瞳孔一瞬间睁大,想伸干扰。

    白已冬却像避雷一样避开他的,“休想用你的脏玷污我高贵的战士之躯”“你这狗屎国佬”纳什气坏了。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白已冬沿着斜线快速跑到篮下,躲开封盖,右向上勾球。

    皮球飞到最高处,这是个反高位擦板。

    “砰唰”关于高位擦板,白已冬已经从最初的模仿变成各方面的改进加强。

    纳什怔着,白已冬回头一看,说道:“你刚才已经被我杀了,现在我是成年铁血,我要屠杀你们这帮恶心的异形”

    斯塔德迈尔冷笑道:“迷失在电影里的疯子”

    “不防守的恶心异形,我要一个不留全部杀死”白已冬开始了他的角色扮演,“从现在开始,好好享受你们的余生吧”

    “这人真是疯了”纳什暗叹。

    因为纳什被白已冬紧逼,没有接球会,乔约翰逊代替纳什接发球。

    白已冬立即转移目标,前去紧逼约翰逊,“你是异形吗”

    “我没看过这部电影。”约翰逊淡淡地说。

    “你整体表现的不算恶心,我姑且把你当成正在被感染的人类,你知道异形是如何感染人类的吗”白已冬边防守边问。

    “愿闻其详。”约翰逊摆出一副谦虚有礼的模样。

    白已冬说:“首先,它们给你一个异形式舌吻,它们在给你舌吻的同时,会在你的肚子里留下一个小异形,异形会汲取你的血液,吞噬你的,迅速长大。”

    “你猜猜最后会怎么样”白已冬笑嘻嘻地问。

    “怎么样”约翰逊有点恶心了。

    “梆”白已冬叫了一声:“它们会从你的肚子里冲出来,将你穿肠破肚。”

    “够了。”约翰逊不想再往下听。

    “所以,我要拯救你。”白已冬说:“我在你被穿肠破肚之前剖开你的肚子,杀死里面的异形”

    “那样我就死了。”约翰逊说。“至少你不会养出一头异形祸害人间,你死得其所。”

    说完,白已冬闪电般截下约翰逊的运球。

    “乔约翰逊,记住,你不会白死的”

    约翰逊苦笑不已,看向纳什:“我们是在打篮球,对吧”

    “谁知道那家伙在想些什么,他是个疯子”纳什骂道。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