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 浴室壁咚

    没有谁会认为灰熊有会战胜森林狼。这一组对决的看点,更多在于灰熊能挣扎到什么程度以及森林狼相比常规赛有什么改变。

    目前为止,森林狼的改变为零。他们仍旧是常规赛的打法。

    现在,白已冬打的是得分后卫。

    让他打二号位的原因很简单,桑德斯要他进攻。

    既然要进攻,就得要球权。

    白已冬接住哈达威的传球,盯着前方,詹姆斯波西的双左右分开,想阻止白已冬突破。

    白已冬右运球,目光直视前方,“詹姆斯,你的防守真是相当可以。”

    “可惜在这种球队得不到发挥。”白已冬遗憾地说。

    波西说:“你少来这套,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受到影响,来吧”

    “既然你这么诚恳地请求我打爆你,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满足你吧。”白已冬坏笑一声,贴着波西做转身运球过人。

    波西没想到他会使这么大胆的动作,被甩开半个身位。

    对白已冬来说,突破半个身位与突破整个身位没多大区别,都是彻底的突破。

    白已冬持球进攻,到达油漆区位置突然停住,起身后仰,避开加索尔的封盖投篮得分。

    加索尔在高位接球,加内特逼近几步,加索尔采取面筐突破。

    加索尔凭借这一招面筐突破,把许多传统锋都打得很狼狈。

    因为他们的速度跟不上加索尔,但是,加内特不是传统锋,他是新时代内线的代表。

    “保罗”白巧克力意识到加索尔的速度突不过加内特。

    危难之际,加索尔回头传球,白巧克力刚要拿球,却被巴蒂尔阻断。

    加索尔的传球被破坏,落到波西的里。

    已经没有时间,波西做了个假动作想把白已冬晃起。

    白已冬站直高举双。

    波西无奈,只好真的出。

    白已冬却在此时把挥下,像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将波西正欲托起的球切下。

    波西做出夸张的动作想骗哨子,裁判火眼金睛,没被骗到。

    白已冬捡起球,波西立即从影帝模式转换回来,给白已冬一个凶狠的犯规。

    白已冬揉揉腕,“詹姆斯,很遗憾你们即将首轮出局。”

    “只要比赛不结束,我就不会认输。”波西倔强地说。

    “随便你,在我眼里已经结束了。”白已冬说:“我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系列赛已经结束了。”

    “别高兴得太早了”波西说。

    比赛的悬念只维系到第节,森林狼在第节骤然提升了攻防两端的压力,灰熊顷刻间崩盘。

    灰熊突然间被一股压倒性的力量压制,对比赛失去了信心。

    很多人想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白巧克力的回答是;“他们把自己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

    白已冬代表森林狼出战的第一场季后赛砍下31分6篮板6助攻带队获胜。

    虽然白已冬的数据很亮眼,但这场比赛最吸引眼球的还是加内特与加索尔的对决。

    加内特可以说是加索尔。虽然数据体现不出来加内特26分14篮板3封盖占优,加索尔22分8篮板似乎没差多少。

    看过比赛的人都知道,加索尔的数据大多是在胜负已分的时候刷出来的。

    加索尔对这场比赛的感想是:“我非常失望,我们应该更坚强一些。”

    “是的,他应该更去打女子篮球,男子篮球对他来说太粗鲁了。”加内特对加索尔的鄙夷是毫不掩饰的。

    “我看了比赛,感觉你们今晚好轻松。”楚蒙和白已冬讨论起今晚的比赛。

    白已冬笑道:“你的感觉是对的,我们确实打得很轻松。”

    “为什么对不强吗”楚蒙虽然看了很多的比赛,但对篮球的理解还只是入门阶段。

    “你可以这么理解,对的确不强。”白已冬点头。

    楚蒙问道:“那你们可以进入半决赛了”

    “那是当然了,我们绝不可能在首轮出局,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白已冬说。

    “万一呢”楚蒙问。

    “万一如果真有万一,那一定是我、kg、penny都因为受伤赛季报销了。”白已冬说

    楚蒙放心了,“我们回家吧,黑狼和再见该吃夜宵了。”

    “你别天天给它们好吃的。”白已冬希望家里的两只狗老实本分的,做一条主人给什么就吃什么的模范狗。

    白已冬和楚蒙有说有笑地打开房门,进到大厅一看,家里又像是被入室抢劫过一样,碎纸屑、被撞翻的垃圾桶、一地的玩具、几个不知从哪来的包装纸袋。

    楚蒙刚要问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再见和黑狼屁颠屁颠地前来迎接,黑狼的样子畏畏缩缩的,一看就是干了坏事。

    “黑狼,这是谁做的”楚蒙蹲下来问。

    黑狼立即翻身翘脚,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

    白已冬挠挠头,“就不能给我一个愉快的胜利之夜吗”

    “酸酸甜甜才是生活。”楚蒙强行为黑狼解释。

    白已冬说:“你别替它说话了,今天我要打狗。”

    一听白已冬要打狗,楚蒙立即护在黑狼的身前,“不许”

    “子不孝,父之过啊”白已冬说:“孩子干坏事应该接受教育。”

    “那也不能打啊。”楚蒙说。

    “我不打,就是训它几句,你见我动过粗吗”白已冬好声把楚蒙劝开,面对黑狼,摆出审判官的模样,“咳咳,给我站起来”

    黑狼翻起身,垂着脑袋,标准的认错姿势。

    见它这样,白已冬也发不了火,“最后一次,明白吗最后一次下次真的揍你”

    训完,白已冬把东西一放,“看来又要辛苦一番了。”

    “没关系,如果你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我来收拾。”楚蒙说。

    “把脏活累活都丢给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也绝不会是一个好丈夫。”白已冬说:“所以说,要成为一个好丈夫,先成为一个好男人。”

    “嗯”楚蒙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帮你吧。”白已冬拿起扫把。

    收拾完屋子,白已冬进房内拿换洗衣服,而后走进浴室。

    浴室里,白已冬将身上的衣服统统解去,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侧身。

    当初那个消瘦的国男孩已经变成一个堪比专业健身达人的岩石人。

    无论是胳膊、肩膀、后背、臀部、大腿都练出了惊人的厚度。

    白已冬放松身体,突出的肌肉向内收缩。

    淋浴头降下热水,温暖的热水将一身的污清刷干净。

    白已冬刚要洗,却发现浴室里没有沐浴露,“蒙蒙”

    “怎么了”楚蒙问。“能帮我拿一下沐浴露吗仓库里应该有。”白已冬说。

    “我去看看。”楚蒙加快步伐,在仓库里找到沐浴露,走到浴室门口,“你把门打开一点。”

    白已冬没多想,将左伸出去,结果没收住,掌正好落在一个被衣物包裹的柔软物上。

    白已冬一怔,抓了下,只听见楚蒙哼了一声。

    虽然没有看见,但白已冬知道他抓到了什么。

    “我摸到了啥”白已冬装模作样地问。

    已经很久没这么刺激过了,白已冬的下体难掩兴奋,快速地发生反应,向上一挺。

    楚蒙抓住白已冬的,将这只该死的大爪子拿开,然后把沐浴露放到他的上。

    白已冬打开浴室的门,作出迷茫的表情,看起来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楚蒙虽然迟钝,但不傻。她瞪着眼,死死地盯着白已冬,撅起的嘴唇就像在说:“装,你接着装”

    白已冬不再装下去,“我不是故意的”

    “你继续洗吧。”楚蒙刚要走,白已冬却用另一只抓住她,将她拉进浴室。

    “你你干吗”楚蒙面红如潮。

    白已冬的脸无限贴近楚蒙,“对啊,我在干吗”

    “是我在问你”楚蒙低声说。

    白已冬没有言语,脸颊越靠越进,就在两唇相接之际,楚蒙突然把脸转开,白已冬只吻到了她的脸颊

    。欲火焚身的白已冬用轻轻把楚蒙的脸推过来,复而吻下。

    楚蒙一阵眩晕,很快,白已冬的探进她的衣内,攀上垂涎已久的顶峰。

    浴室外,再见和黑狼静静地趴着。

    它们盯着浴室里的黑影,永远也不会明白两个主人在干什么。

    “嗷呜呜~~~”

    黑狼困了,打了哈欠,趴了下去。

    再见还很有精神,睁着大眼睛,像观察新大陆一样观察浴室里倒出来的影子。

    两个铲屎官在扭动,

    还挺有节奏感的呵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