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六章 往昔荣光

    比赛进入第四节,森林狼还领先11分。

    按迈克布林的话说:“底特律已经一脚踩进了地狱。”

    沃顿对活塞的前景很不看好:“我们都知道活塞拥有联盟最好的防守,问题是,他们的进攻与防守是不成正比的,而他们的对,是攻守兼备的森林狼。”

    活塞的防守一如既往的沉稳,就像不朽的堡垒一样。

    哈达威持球进入活塞的阵,缺少应付防守变化的办法。

    拉希德华莱士的协防让哈达威很伤脑筋。

    这样的防守实在让人无奈,哈达威美得传球,因为前方的路已经被堵死,投篮也困难,大本钟是不会给他会的。

    哈达威失误了,活塞外围人一起反击。白已冬虽然快,却不能防住每一个人。

    比卢普斯带球掌控全局,他的心思和他的表情一样难猜。

    除非白已冬会读心术,否则他无法从比卢普斯这副无欲无求的贤者表情里看到任何的想法。

    比卢普斯的推进不快,却能准确地抓住每一个会。

    白已冬再快,也无法应付人快攻。

    他只有一个人,一旦他的防守注意力有所转移,比卢普斯会瞬间把球传到被忽略的那个人。

    这次就是这样,白已冬的注意力侧重于普林斯,比卢普斯便把球传给汉密尔顿。

    即便白已冬看到他传球,也无法阻止汉密尔顿。

    汉密尔顿已经占得先,起步上篮,白已冬除了从后面封盖,成为汉密尔顿这次得分的背景之外没有什么可做的。

    白已冬的落了下来,叉腰道:“你们的快攻不错啊,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别理他,回防”比卢普斯囔道。

    白已冬发球给哈达威,说:“这帮人还没放弃。”

    “换我也不会放弃。”哈达威说。

    “所以我们要做的很简单,把他们打垮,让他们丧失对胜利的希望。”白已冬说。

    比起活塞,森林狼的进攻通过外围的两个突破点,白已冬和哈达威。

    加内特在各处游弋,他是个大师级的策应,不管在哪接球,他都能发现会。

    然而这次没让加内特拿球,白已冬一直示意加内特靠近篮下。

    哈达威先行突破,给活塞的阵型造成一定的冲击,白已冬作为第二箭头插进活塞的心脏。

    活塞的整体性再好,被人连突两次也要发生混乱。

    混乱发生之时,白已冬传球给加内特,后者趁乱得分。

    加内特大吼着,“你们这帮狗娘养的认输吧”

    “认输你这句话说早了一百年”拉希德华莱士大声回应道。

    在迈克布林看来,这场比赛森林狼会胜出,现在他和比尔沃顿讨论着谁会成为fvp。

    “很显然,这只有一个选项,那就是白狼,即使白狼的数据停留在这一秒,他的场均数据仍然是惊人的36分6篮板10助攻,没有任何人能撼动他,哪怕是kg也不行。”

    “是啊,考虑到他在gavp就是他的。”沃顿看着周围球迷虎视眈眈的眼神,苦笑道:“伙计,看来我们讨论的太早了。”

    “不是太早了,是太他妈早了。”靠近他们的球迷大声吼道。

    这段时间,楚蒙和罗德曼的心思根本不在比赛上。

    罗德曼和楚蒙讲起了坏小子军团的历史。

    “别人叫我们坏小子,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因为比赛强硬而闻名。”罗德曼说道。

    如果有个熟悉那段历史的人在场,他一定会加上以下词汇,“不仅强硬,而且野蛮、粗暴、肮脏。”

    罗德曼向楚蒙重点介绍他的比赛哲学启蒙人比尔兰德尔。

    罗德曼就像谈论荣誉一样谈论兰德尔的历史。

    那些粗暴的犯规听得楚蒙心惊肉跳,“为什么他要那么做”

    “为了胜利,只要能赢,比尔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痛扁我。”罗德曼当年没少挨他的打。

    “现在的活塞和以前不一样吗”楚蒙觉得活塞依然很强,但和罗德曼口那支强硬的坏小子军团有天壤之别,至少,他们不会伤害别人。

    罗德曼说:“差别大了,他们只是防守好,强硬嘛,算不上,我们才是强硬,现在的比赛都是小儿科”

    “那森林狼今晚能赢吗”这才是楚蒙最关心的事。

    罗德曼的回答是肯定的:“底特律的军心已经散了,他们只是在垂死挣扎,这种感觉我知道,bye他们只要撑过这一段就能收获胜利。”

    “真的吗”楚蒙眼流露出激动的光芒。

    这在楚蒙身上十分罕见,罗德曼猜:“你赌球了”

    楚蒙坚定地摇头:“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除非你在森林狼身上压了一百万,否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因为”很多事情上,楚蒙都显得慢一拍,可要是直接对罗德曼说白已冬夺冠的话会在这里向她求婚还是有点小女人的害羞。

    “有问题啊,蒙多利亚,你在谋划什么”罗德曼咄咄逼问。

    “不是我,是冬。”楚蒙没想瞒,只是不好意思说。

    “bye这小子要干什么”罗德曼更好奇了。

    楚蒙说:“他跟我说,如果夺冠,就在所有人面前”

    “”罗德曼神奇的脑回路。

    “当然不是了”楚蒙很少这么激动。

    罗德曼完成了一件壮举让楚蒙激动。

    “那是什么嘛”罗德曼的想法越来越邪恶了,“还是趁热打铁在奥本山宫殿和你来一场激情四射的嘿咻嘿咻”

    如果不快点说出来,罗德曼会越猜越没谱,与其被罗德曼调戏,还不如自己说出来,“他要跟我求婚。”

    “what”人类的眼睛能有多大,罗德曼现在就瞪得有多大。

    遇到这种臭傻逼,楚蒙忍了,“如果夺冠,他会跟我求婚。”

    “好事啊好事看不出来,这小子这么浪漫”罗德曼乐不可支地说:“趁着夺冠之喜求婚,还能在活塞球迷的心里插上一刀,太残忍了,不过我喜欢,这件事做得很bye,只有bye才能干出这么混账的事,真是个屎一样的混蛋啊”

    “不许你这么说”

    在罗德曼面前,楚蒙总是淡定不住,该害羞就害羞,该生气就生气。

    比卢普斯的位置距离分线很远,他喜欢远远地观察,只要有会,他的传球又快又准又稳。

    加内特和奥洛沃坎迪纷纷贴着自己对的脸,不给丝毫的会。

    唯一一个能从森林狼防守挣脱的,是他们之无球跑位最好的汉密尔顿。

    偏偏汉密尔顿遇到的是最善于对付无球跑位的巴蒂尔。

    巴蒂尔不怕你跑,就怕你用运动能力碾压。

    汉密尔顿切出接球,转身就遇到巴蒂尔的防守。

    他只能突破,突破进去,森林狼的协防却是一等一的强。

    汉密尔顿飞跃而起,对准篮筐抛射,巴蒂尔的盖帽只晚了一秒。

    虽然没有成功封下汉密尔顿的球,但巴蒂尔确实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这一球没有入筐,加内特揽下篮板球,回头一望,所有人都已极力向前奔跑。

    加内特搜寻白已冬的位置,双向前一丢,传出一记四分卫长传。

    白已冬太快了,来去如风,哪怕活塞的退防站位九曲连环,仍旧无法防住他的突进。

    白已冬的进攻来如影,去无踪,普林斯的防守刚刚摆好。

    汉密尔顿追身从身后封盖,白已冬双托球右晃,躲过汉密尔顿的封盖,左托球向上挑。

    高位擦板球进。

    白已冬一遍遍地告诉他们,“我欣赏你们的斗志,但是很遗憾,这场比赛我们会赢。”

    “少在这放屁了,鹿死谁犹未可知”最不服气的人是普林斯。

    白已冬笑道:“那就来吧,我等你。”

    “混蛋”普林斯向比卢普斯要球,要打白已冬一个追身。

    “你准备好了吗”白已冬说:“如果准备好了就来吧,别让我等这么久。”

    “可恶”再讨厌白已冬,普林斯也得承认白已冬的防守能力。

    如果说罗恩阿泰斯特是联盟最可怕的单防,那白已冬就是联盟最全面的外线防守者。

    他的防守没有缺陷,单防一流、协防一流、补防一流、团队协作也是一流。

    他的防守即插即用,适用于任何体系。

    真要摆开架势防守,他的单防也是值得信任的。

    白已冬的单防主要体现在一个缠字,也许没有阿泰斯特那么惊人的压迫感,却让持球人烦不胜烦。

    一开始会对他的防守产生烦恼,越到后面,越会产生恐惧。

    因为,根本摆脱不了他。

    “你还在犹豫啊,那就让我帮你决定吧。”白已冬主动上前,给普林斯带来“可能被断球”的危感。

    适当的压迫激发出了普林斯的紧迫感,他意识到了进攻的必要性。

    普林斯用背部靠住白已冬,转身面筐突袭一处。

    白已冬让开一条道,再用速度跟上普林斯。普林斯根本不敢出,因为如果出,很可能被身后的白已冬封盖。

    白已冬露出微笑,这微笑让普林斯头皮发麻,心底的恐惧让他将球传出。

    大本钟接球强打,造成奥洛沃坎迪的犯规。对活塞来说,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