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章 神经病

    阿泰斯特的进攻颇有冲击力,但没什么技巧,可以把他看作是一个技术弱化的詹姆斯。

    他没有詹姆斯那样的视野,全凭蛮牛一般的身体冲撞,如此打法,依赖身体素质,随着年纪增大,优势会一点点的消失。

    不过现在的阿泰斯特正值年富力强,无此忧虑。

    白已冬可以干扰一二,但很难把他防住。

    阿泰斯特的撞击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如果不是做好了准备,白已冬也吃不消。

    阿泰斯特虽然没有詹姆斯那样眼通天的视野,但只要看到了空位,就会传球。

    进攻,他发现了毕比的空位,于是改变主意,将球传给毕比。

    哈达威跟上,毕比弧顶分快速出,不进。

    阿泰斯特冲抢到篮板球,再攻,造成维恩希米恩的打犯规。

    “如果我是你,我会接着传球,你太相信自己了。”白已冬不忘分散阿泰斯特的注意力。

    “我可不想做你想让我做的事情,我只顺从自己的心意,想怎么比赛就怎么比赛。”

    白已冬听着像的绕口令似的:“随你的便,又不关我事。”

    阿泰斯特两罚两,白已冬跟上他的步伐,“不过说真的,你真的要换一个发型了,你现在的发型就像神经病。”

    “一派胡言,我的发型是当下最新潮的发型,布拉德皮特就是这个发型。”阿泰斯特叫道。

    “布拉德皮特留这个发型像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你留这个发型像个无药可救的神经病,效果不一样啊。”白已冬身上最致命的武器就是嘴巴。

    哈达威弧顶持球,希米恩上前挡拆。哈达威本想从挡拆的缝隙钻过,他高估了希米恩的挡拆质量。

    希米恩的挡拆技术是可以的,拆开的时也很到位,但挡拆质量不好。往往只是形式上的挡人,没有真的把人挂住。

    正是因为挡拆质量不好,国王对哈达威的包夹才能成功。

    哈达威想秀个花式过人,却把球运飞了,被对抢断。

    毕比出极快,将球传给疯狂跑动的阿泰斯特。

    阿泰斯特虽快,却比不过白已冬。

    有白已冬在,他们很难打成反击。

    阿泰斯特用身体吃出了甜头,还想靠身材优势碾压白已冬。

    白已冬下抢断,虽没得,却也没让阿泰斯特推进,把他上的球打飞了。

    毕比跟上,却已经晚了。反击会转瞬即逝,从白已冬破坏阿泰斯特的传球开始,会就消失了。

    国王的外线耐心传球,活一个比一个还细,连阿泰斯特这样的粗人也能玩一华丽的背后传球。

    虽然没了韦伯、佩贾、克里斯蒂等人,却也偶尔能重现出当年那令人拍案叫绝的配合,当年那支绝代风华的国王遗产仍在影响着这支球队。

    最后的出投篮的人是二年级球员凯马丁。那著名的八式投篮看得人如痴如醉。

    巴蒂尔干扰了他的投篮,这球最终没能打进。

    邦奇威尔斯从加内特的抢到篮板球,迎着防守强起,欲造犯规。

    加内特没让他得逞,智地躲开了他的圆柱体。

    威尔斯造犯规不成,用一个别扭之极的姿势出,不进。

    希米恩拿到篮板,传白已冬,轮到森林狼反击快攻。

    白已冬速度不快,这是为了迎合队友的速度,一个人大开大合地冲击难免有些单调。

    “我以为你会像疯狗追汉堡一样跑呢。”阿泰斯特对白已冬的减速很意外。

    白已冬笑道:“我没有加快速度的原因只有一个。”

    说话间,白已冬左一扬,将球扔向高处。

    球速不快,刚好跟上巴蒂尔的速度,人球同到前场。

    巴蒂尔接球分,命。

    一记恰到好处的长传让巴蒂尔用最舒服的出方式投进分。

    巴蒂尔握拳回跑,白已冬站在原地和阿泰斯特扯淡:“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你这家伙”阿泰斯特没话说,“虽然你很会钻空子,但最后赢的人会是我们。”

    “罗恩阿泰斯特和白狼比起来更像是国王麾下的一员猛将,国王队真正的领袖是迈克毕比,而白狼则是森林狼真正的领袖,他像狼群的狼王一样统帅群狼。”布林如此评价两人。

    艾伯特道:“一点不错,罗恩的技术特点注定了他无法成为统御球队的人。”

    此时,国王摆出了小阵容。

    内线是96黄金一代的探花秀谢里夫阿卜杜拉希姆和袖珍内线肯尼托马斯搭台唱戏。

    这样的阵容注定了他们的防空能力差,却也让他们比赛节奏尤其快。

    毕比沉稳地指挥队友走位,拉希姆积极跑动,挡拆,从间直插篮下。

    毕比从外侧击地传球,拉希姆接住球,一个跳步进篮下,托球晃起加内特,然后全力跳起,用右直接扣篮得分。

    国王的防守相当凶狠,以阿泰斯特为首,对森林狼进行大量的贴身肉搏。

    森林狼的运转球很困难,加内特无心进攻,不断地给队友打掩护。

    白已冬只能战出来要球,单把球抓住,面对阿泰斯特:“罗恩,你的防守对我是没用的。”“白狼,你的垃圾话对我是没用的。”阿泰斯特原话奉还。

    “你又放我左路,难道你不知道这会让你的防守轻易瓦解吗”白已冬对阿泰斯特这种一根筋的防守很是不解。

    阿泰斯特一味的相信自己的防守:“以前防守不住,不代表这次防守不住,我总会防住你的。”“你这是痴人说梦”白已冬立即让他梦碎。

    身为国王外线最坚固的一道铁闸,被如此突破,对国王的震动是巨大的。

    拉希姆率先卡好位置,蓄势阻挡白已冬。

    拉希姆是攻强守弱的典型,因为太软,封盖能力还差,他的协防对白已冬毫无威胁。

    白已冬从他96年进入联盟到现在,交几十次,彼此知根知底。

    “谢里夫,你的空气防守一如既往。”白已冬非但不躲协防,还主动找对抗,从拉希姆身上蹭了个犯规,然后当着他的面上篮得分。

    拉希姆怒道:“你怎敢”

    “这句话应该我说,谁给了你信心你怎敢出来协防”白已冬看看左右:“我理解你了,你居然是你们队最高的,真是可怜,他们难道不知道你需要一个锋帮着擦屁股吗”

    虽然白已冬说的是真话,但有谁会说得这么直白这么难听大家都是吃一口饭的,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就不能说得好听一点

    拉希姆又羞又怒:“你怎敢”

    “我就敢咋地”白已冬的看向阿泰斯特:“为了你的队友着想,努力地防住我吧。”

    白已冬加罚得,迅速回防。

    阿泰斯特带球攻过来,无果,还给毕比。

    白已冬把阿泰斯特带到角落说:“我等下还会进攻,你还要侧身防守吗”“当然,侧身防守是我的个人商标。”阿泰斯特说。

    说得好有道理,但是,失效的个人商标有什么用阿泰斯特才不管这个,他们的进攻结束之后,白已冬前场拿球,他依旧是侧身防守,堵死右路,放左路。

    这样的防守已经无数次证明是错的了,阿泰斯特仍然固执己见。

    “我发现你真的是个神经病。”白已冬对他没脾气了。

    阿泰斯特说:“你沮丧了这应该是你沮丧的样子吧”

    阿泰斯特得意地说:“看来是我的防守太好了,否则你怎么会露出这么沮丧的表情这不正好说明我的做法是对的吗无论怎样,我会继续坚持这么防守。”

    白已冬没办法,只能继续证明他是错的,又是一步过,然后攻进篮下强吃拉希姆,上篮得分。

    这段时间,两队的感都不错,尤其是国王队,在白已冬接管森林狼进攻的情况下,传导球做得有条不紊,十分合理。

    然而阿泰斯特依然对白已冬侧身防守。

    “你真的想赢球吗”白已冬问。

    “人是自由的,人是自由的。”阿泰斯特满嘴跑火车。

    白已冬受不了了,他今天非要在阿泰斯特头上干个高分,让他知道这样防守是他妈错的。

    又是一步过,白已冬罚球线急停,晃起从身后追来的阿泰斯特,向上挑起,先造成阿泰斯特的犯规,然后投篮得分。

    阿泰斯特对自己被吹犯规一事极其不满,对着裁判狂喷怒吼。

    高大上的裁判岂能容忍一个神经病挑战他的权威当即对其追加技术犯规。

    阿泰斯特还是不服,骂骂咧咧的。

    白已冬彻底忍不住了,走过去指着他的鼻子说道:“我现在确信你他妈的就是个神经病,而且还不是那种狂拽酷炫的神经病,而是像纽约街头的流浪汉一样对着鸽子和马路大喊大叫的神经病”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