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一章 反击之吻

    太阳的进攻在纳什的带领下宛如狂风暴雨。明明缺少了最强火力点斯塔德迈尔赛季报销却打得像全主力出战一样。

    太阳用残缺的阵容和森林狼打得不相上下,第一节结束时,太阳以29比25领先4分。

    第二节,换下哈达威的人是乌基奇。

    对位纳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哈达威下场前提醒了他,与其被动跟着纳什的节奏,不如主动出击打乱他的节奏。

    乌基奇觉得有道理,就像哈达威一样背打纳什。

    当乌基奇摆出背打的姿态,标靶心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

    乌基奇做了正确的事情,纳什的防守“享誉”联盟,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再正确不过。

    乌基奇的背打技巧并不好,只会一些简单粗暴的冲撞,多付纳什,这已足够。

    当白已冬看到纳什被乌基奇顶得面红耳赤,连连后退,只想发笑。

    经此一役,纳什防守不好的名声可能要传得更响亮。

    乌基奇没能漂亮的完成背打,当他拱到足够深的位置。

    迪奥从禁区飞出,意图封盖乌基奇的投篮。

    乌基奇造成了迪奥的防守犯规,站上罚球线。

    “nice,鬼扯”加内特鼓掌赞道:“保持这个侵略性,我相信你能做得比penny更好。”

    “是”要得到加内特的夸赞并不容易,乌基奇兴奋地应了一声。

    乌基奇命了第一罚,投丢了第二罚。

    加内特挣脱太阳内线的卡位,溜进篮底下抢到进攻篮板。

    肩部一晃,猛地拔起跳投。

    姿势美如画,就是感差了些,因为力道过轻,球磕到篮筐便以一个极低的弧线飞出,落到界外。

    加内特恼怒地吼了一声,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

    “凯,你这没用的废物”加内特铁青着脸,像咒骂杀父仇人一样咒骂自己。

    正是这股要强的狠劲让队友对他又敬又怕,因为一个人疯狂到连自己都能骂,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加内特骂自己骂的狠,骂别人也狠,他永远充满着激情,但这股激情不好控制,一个不慎,便会伤人。

    “菲尼克斯的策略很明确,压制明尼苏达的进攻,同时摧毁他们引以为傲的防守。”米勒说:“无论哪一项都不好做,如果没做好,就会招到明尼苏达的反噬。”

    “是啊,菲尼克斯对自己的进攻太自信了,他们在常规赛尝试过,但都失败了。”

    史密斯是解说席剑客里唯一支持太阳的人,听到这两位如此说,他不得不为太阳发声:“我们都打过球,我们都知道常规赛和季后赛是不一样的比赛,常规赛的比赛仅供参考,只是一个过时的参考资料而已,现在菲尼克斯的进攻打得顺风顺水,我看明尼苏达很有可能翻车。”

    史密斯话音刚落,拉加贝尔跑出空位分命。

    这一球使太阳的领先优势达到7分。

    史密斯得意地说:“你们看,这就是我说的,常规赛仅供参考,季后赛方能得见真本事”“也许吧。”米勒和巴克利只能等待森林狼反攻的时候再说话。

    “詹姆斯琼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单打你吗”白已冬找琼斯说话。

    琼斯说:“因为你怕我”

    “哈哈哈,你真幽默。”

    白已冬背靠住琼斯,向队友要球。

    乌基奇立即把球丢过来。

    白已冬右抓球,以背部磨擦琼斯的臂,感受他的防守。

    “因为今晚来现场看球的孩子太多了,我怕场面太过血腥,所以一直等到现在。”白已冬道。

    琼斯问道:“现在就不血腥吗”

    “我翻遍了我的武器库,发现了一件优雅而不血腥的武器。”白已冬说:“那就是低位背打,我能用哈基姆式的梦幻舞步,也能投j式的后仰跳投,你怕不怕”

    琼斯只当他在放屁:“你尽管吹牛逼,相信你我就是美国第一神经病”

    “晚了,美国第一神经病已经被罗恩阿泰斯特预定,你只能去争第二了。”

    话音落下,白已冬肩部抽搐似的左右一抖,琼斯顿时不知该如何防守。

    紧跟着,白已冬第次抖肩,这次抖肩伴随着身体的转身,跃起,跳投,命。

    此乃加内特招牌段,低位晃肩翻身跳投。

    加内特看得眼睛都直了:“白狼,你这小偷”

    “kg,这招挺好用的。”白已冬和加内特击掌:“我收下了。”

    “这可是我的大招,你怎么能拿来对付那种蠢材”加内特问。

    “我会很多低位招式,你的大招在里面只能算是一般。”白已冬的话让加内特很伤心。

    加内特生气地说:“我要收回这一招的使用权,你不能用了”

    “其实你的招式很好用,比j和哈基姆的低位动作都好用。”白已冬立即改口。

    “这还差不多。”加内特说:“搞死那家伙”

    纳什又把球传给贝尔。贝尔晃动一下,把巴蒂尔晃起,突破进去被希米恩挡住路,只得把球往外丢。

    迪奥拿球,对峙加内特,两人的恩怨从第一节发展到现在,已经从原先的口角之争变成你死我活的血海深仇。

    迪奥比较淡然,加内特则红着眼,一副要杀死迪奥的表情。

    迪奥已经领教过加内特的防守,不敢冒进,便把球回传给纳什。

    纳什给乌基奇上了一课,接球的时候,乌基奇分不清他是想突破还是想传球,脚步一滑,纳什直接过掉他。

    见纳什突进来,除了加内特谁也不敢上前协防。

    加内特也留有分余地,如果纳什分球,他可以及时跑出去。

    纳什的进攻和他的防守有云泥之别。

    只要让他看到会,防守顷刻瓦解。

    加内特的协防很好,但他分心了。

    纳什单抓球往背后一晃,进一步分散加内特的注意力,然后向上勾挑篮,打板球进。

    “我们都见过漂亮的上篮,史蒂夫刚才的上篮无疑是今晚最漂亮的。”史密斯左拥米勒右抱巴克利,在他们难看的脸色吹起了纳什:“我太喜欢这个加拿大人了,他的比赛真是好看。”

    “嗯,就是防守不太好。”森林狼被压着打,巴克利隐忍不发。

    “明尼苏达该反击了。”米勒有点着急。

    “白狼,抱歉。”乌基奇说。

    白已冬道:“没关系,那家伙本来就不好防。”

    “你让他过得太轻松了”加内特说。

    糖和大棒,乌基奇照单全收,“下次不会了。”“最好不会”加内特说道。

    白已冬跑向前场,找到詹姆斯琼斯,“你觉得异形刚刚的突破怎么样”

    “请你尊重史蒂夫,不要叫他异形,他是个好人,他值得被所有人友善的对待。”琼斯说。

    “嗯,好吧,那我就不叫他异形了,因为他是我心的最佳防守球员。”白已冬变着法嘲讽。

    琼斯继续为纳什说话:“史蒂夫得罪过你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对他”

    “他没有得罪过我,很久以前,他曾经用眼神抢断了我的球,从那以后,我就认定他是地球的最佳防守球员。”白已冬说:“除非地球还能出现第二个像他这样用眼神抢断的人,否则我绝对不会改变看法。”

    “你说得太过分了为了史蒂夫,我要防住你”琼斯怒道。

    “哦哟,你也会眼神抢断”白已冬的位置距离篮筐很远,差不多是个远距离两分。

    在这个位置,他依然用背部靠住琼斯,向乌基奇要球。乌基奇顺势把球传过去,白已冬旧技重使,连续晃肩,琼斯不再吃晃。

    “不错,看来你的防守还没达到地球顶级,和史蒂夫最佳防守球员先生做队友这么久,他都没教你怎么用眼神抢断吗”白已冬喷出一句垃圾话,猛地转身面筐。

    琼斯把所有的力量都集在白已冬的背部上,这么一转身,他的力量被泄干,顿时没了重心。

    白已冬突破到禁区,轻轻垫脚跳起,掌带球闪过太阳的封盖,用指尖把球向上一挑。

    篮球脱离指尖,飞向高处,轻轻撞到篮板的顶端,落下,进筐。

    标靶心爆出惊人的尖叫,那是狼人队的助威声。

    白已冬亲了亲挑球的指,送给狼人队一个飞吻。

    “##”狼人队的死忠球迷们更加疯狂地尖叫。

    “吵死了”詹姆斯琼斯对着观众席吼了一声。

    见琼斯这么反感,观众更加热情地发出声音。

    狼人队的球迷骂声不断,有人叫他滚蛋,有人让他去死,还有人让他把屁股洗干净,因为白狼要用高贵的脚踢他的屁股。

    “我想,明尼苏达的反击要开始了。”巴克利看了白已冬很多的比赛,他知道白已冬的比赛节奏是怎样的,“白狼要爆发了。”

    “爆发哪有那么容易”史密斯不这么想。

    米勒说道:“走着瞧吧,我有很强烈的预感,白狼会带领明尼苏达的群狼展开反攻。”

    “白狼,那个飞吻是几个意思”加内特问。

    白已冬道:“那是预示反击的飞吻,也就是反击之吻。”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