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一章 只分高下,不决生死

    <content>

    第一节剩下分钟的时间,科发起了本场赛第一次个人进攻。

    科从路突围,冲进篮下强起,和希米恩硬碰硬。裁判哨响,这是希米恩今晚第二次犯规。

    凯西不断向裁判施压,今晚的哨子太过了,这些裁判的双重标准已经达到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科开启得分模式的时候,白已冬正坐在场下享受训练师的按摩,不时说出一句让人浮想联翩的骚话。

    “啊对,是那里,用力用力,喔~~~”

    坐在他身旁的瓦沙贝克和斯潘诺里斯的心情是崩溃的,他们闭眼睛拷问着自己: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白狼,科开始进攻了。”格里芬想让白已冬精神点。

    白已冬靠在凳子神游天外:“他要攻攻呗,这种哨子怎么打让他攻,让他尽情得分,最好让他破掉大北斗的古纪录。”

    “那样我们不成为联盟的笑柄了”斯潘诺里斯虽然不觉得单场100分的纪录有多了不起,但他是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球队身。

    “这种哨子,你告诉我怎么防”哦对了,白已冬也是两犯在身。

    森林狼的整个首发阵容,除乌基外,其他人全部身背两次犯规,连希米恩这个途替换奥洛沃坎迪场的都两次犯规。

    要知道,这些犯规都是在第一节积累的,可想而知裁判有多么苛刻。

    韦伯是森林狼目前场最大牌的球员,加内特不在场的情况下,球队只能仰仗他。

    如今的韦伯已不复当年之勇,全靠经验和技术打球。他的身体渣化到没法在防守端做出贡献,所以只好把全部的力气都付诸进攻端。

    不防守恰好避免了被裁判吹犯规,韦伯第一次发现不防守有这种利好。

    至少这场赛,这个局面,不防守是对的。冒着犯规的风险去防守,不如放他们进攻,回头打回来是了。

    裁判最恶心的人的一点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对抗,森林狼做出来是犯规,湖人做出来啥事没有。

    韦伯用身体顶开奥多姆,打板球进。

    “这球硬气好样的”

    韦伯发挥出了全部的能量,帮森林狼挺过了第一节。

    第二节开始,裁判的尺度产生了变化,对森林狼的防守不再那么严苛。

    森林狼总算有了喘息之,裁判先前的表现让他们恐惧不已,所以他们在第二节的防守也没有多少强度。

    加内特和白已冬带领球队徐徐追分。

    半场战罢,分差被追到5分。

    这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白已冬发现裁判判罚尺度的下降,放开脚防守后有效地限制了科的进攻。但其他人仍然害怕裁判,恐惧哨音,没能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忘记裁判,忘记第一节,你们应该或多或少感觉到了,裁判放宽了尺度,他们也知道像第一节那么吹下去,可能打完第节我们派不出人了。”

    凯西清楚问题的本质,所以把问题挑明。

    “你们越是恐惧,越证明他们是对的,他们是希望让你们恐惧。”

    奥洛沃坎迪问道:“如果我们打得太凶,裁判又转变成第一节的判罚尺度呢”

    “那有什么不好”凯西反问,“像你说的,如果裁判真的转变了尺度,那说明你们的表现已经好到了如果他们不干涉赛,湖人无法取胜的地步,你们应该为此自豪,而不是为此担忧。”

    老话说得好,士别日当刮目相待。

    赛季过半,凯西也道了,这碗鸡汤灌得大家都醉醺醺的,颇有桑德斯的风范。

    见大家情绪都起来了,凯西摆开战术板,指着战术板的个点。

    “肖恩的分热区、kg的高位热区、白狼无死角的进攻热区,你们记住,把球交给他们个人。”

    “在我来之前,森林狼已经是一支强大的球队。”凯西说,“过去的年,你们无数次在下半场把对粉碎,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但我相信,即使加个裁判也抵挡不住火力全开的你们,场吧,你们这群阿波利斯的恶狼”

    关于这场赛,解说员各有看法。

    哈伦认为湖人打出了很棒的赛,借着主场优势把森林狼打得晕头转向。

    魔术师却认为这场赛胜不足喜:“你没法指望每场赛都能得到裁判的火力支援,如果我还在打球,我很确定我会因为这句话被罚款五万,好在我已经退休了。”

    “麻吉,你可是湖人图腾啊。”哈伦没想到魔术师会在湖人的主场说出这番话。

    魔术师收起了一贯的笑容,他非常严肃。

    “正因为我是一个湖人,我才不会开心,湖人有着光辉的历史,看看斯台普斯的屋顶,你能看到冠军旗和退役球衣,这些散发着荣光的旗帜与衣钵可不是靠裁判赢来的。”

    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现场的球迷能生撕了他,可这人是魔术师,球迷只能闭嘴。

    魔术师的表情很凝重:“我预感森林狼会在下半场展开猛扑,我希望裁判不要再掺和进来,他们已经做得够多了,我代表湖人表示感谢。”

    下半场一开始,白已冬用凌厉的进攻为球队开了个好头。

    科如今正值巅峰期,攻防一体,常年垄断最佳防守第一阵容。

    很多事情怕较。

    科的防守因为他的进攻被人低估了,白已冬则因为防守使人低估了他的进攻。

    谈论联盟的进攻,球迷的第一印象绝不会想到白已冬,这个连续两个赛季场均得分超过30分,如果不是遇到更加变态的科,放到大部分的赛季都能拿下得分王的家伙。

    科如今要面对的,正是这样的进攻。

    没有任何的留力,白已冬翻腾腕,皮球像变魔法一样在胯下来回运动。

    科错误判断了白已冬的进攻,导致整个防守的崩溃。

    白已冬身体撬开了科的防守,跑得任何人都快,像一颗飞出枪口的子弹,带着球直杀篮筐。

    拜纳姆的补防不够快,没能阻止前者得分。

    白已冬吹了吹口哨:“你怎么不激动啊,你们蛇族听到口哨声都很敏感的。”

    “喂,你只是进了一球,用得着这么得意吗”拜纳姆主动说。

    “我在跟科说话,你这种小喽啰最好闭嘴。”白已冬说。

    拜纳姆闻言大怒:“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江湖人称屎一样的混蛋,是我。”白已冬彻底地接受了这个有味道的外号。

    “你不用得意,我刚才差一点防住你了。”科说。

    “你这是在为你们队的小喽啰出头吗你说你差点追我了差一点也是差,有些人一辈子也追不这一点。”

    白已冬越来越嘚瑟,越来越气人:“好1和11,看起来很接近,其实差的也很远。”

    “狂妄”拜纳姆暴怒。

    科不想和白已冬斗嘴,他安抚了拜纳姆。

    “别跟他生气,对于这家伙,只有赢球才能让他闭嘴。”

    白已冬站在后场等科过来。

    科第一节都没怎么进攻,白已冬防得不过瘾,他知道科不会一直这么克制,进攻是他的天性,得分才是他唯一想做的事情。

    “来吧,赖皮蛇,我知道你要进攻,我等着呢。”

    “久等了。”

    科的话语带着杀气,从帕克的要来了球。

    有些球员,拿球在,那种想要得分的气势一下子出来了。

    这是白已冬与科最大的区别,无论如何,得分都是科的标签,这是他怎么都甩不掉的标签。

    白已冬也一样,只要提起他,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都是防守跟组织,得分可能是他最后一项被人想起来的优点。

    科的眼,充塞着让人不安的杀气,那种感觉,好像随时会把人撕碎。

    白已冬心里犯嘀咕,这什么眼神不由得吐槽道:“你能不能别用这么吓人的表情看我别龇牙行吗咱们打个球,只分高下,不决生死。”

    “住口”

    科右脚向弱侧一步,皮球拍到地,弹回心,左脚跟,一个间歇的节奏变化差点晃开白已冬。

    连续的左侧滑步试探,科做得非常快,但都被白已冬识破了。

    科的进攻并没有多少花招,他的外线持球面筐晃动远不如低位背打那么难应付。

    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投篮空间,实在没空间也没关系,他不在乎,只要能把球投出去行。

    白已冬防守过许多人,科是他们当最棘的一个。一旦他来了感,真的会让人崩溃,像这一球。

    科晃不掉白已冬,干脆不晃了,强投分。

    白已冬给够了压力,完全封住了科的视线,让他找不到篮筐。

    这一球全凭感。一般来说,肯定是不会进的。

    “唰”

    “你想说你差点防住我了吗”科戏谑地说:“好1和11,看起来很接近,其实差的也很远。”

    白已冬抹了抹眼角的心酸眼屎:“我他妈还能说什么”<content>

    https:htll的小说站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