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不见未来

    次日,纳什检查报告出炉:右脚大腿严重扭伤,将缺席二周。

    也就是说,这轮系列赛,他无法复出了。

    意思就是:他,赛季报销了。

    没有纳什的太本没有击败森林狼的希望。

    “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这么说吧,明州的球迷们,我们已经提前晋级了”明尼苏达征服报

    “对我们来说,这是灾难,我们全队都很失望,但路在脚下,我们会带着史蒂夫的斗志继续战斗下去”德安东尼对外说道。

    明尼苏达进军西部决赛已成定局,现在就看另一组半决赛了。到底是圣安东尼奥老当益壮,还是金州一黑到底。”来自espn战报专栏主管艾尔杰克森。

    马刺不是小牛,他们不善于崩溃,勇士没能带着黑之势一鼓作气。

    半决赛的第一场,他们被马刺当头棒喝。

    不动如山的邓肯、鬼魅近妖的吉诺比利、奔走如雷的帕克以及“不需要形容词就知道他有多难缠”的鲍。

    勇士节就被打崩了,马刺大胜18分,轻松拿下gae1。

    “我不关心明尼苏达和菲尼克斯的系列赛,我只注重当下。”马刺的主帅"bo bo"维奇说道。

    纳什缺战意味着太阳失去了竞争力。

    没有纳什,太阳就是一支游走于乐透区的球队。

    凯西令五申:“不管对出现了什么变故,你们都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每一场季后赛都是战争,就算是联盟垫底的球队,如果他们全力比赛,也能从我们身上咬下一块肉。”

    “教练太多虑了,就算史蒂夫不受伤,我们也能把他们横扫出局。”加内特自信得说。

    哈达威说道:“这样也挺好的,我们能晋级得更加轻松,没人想跟昨天的异形打一个系列赛吧”

    “放屁你觉得他能打爆我一整个系列赛”白已冬隔着两个球场都听到了哈达威的话。

    哈达想不到白已冬这么敏感,当即说:“如果异形能保持昨晚的感,你再怎么不情愿也要被打爆吧”

    虽然是事实,但听起来太难以接受了。

    纳什的表现已经得到了白已冬的认可,他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小牛已经出局,太阳也失去了威胁,我们的对只剩下马刺。”哈达威看着挂在圣奥拉夫心墙上的季后赛对阵图。

    斯潘诺里斯问道:“金州有没有可能干掉圣安东尼奥”“不能说没有可能,就算只有1也是可能,所以,我只能回答你,基本上没有可能。”哈达威答复道。

    “不要想那么远,先把菲尼克斯干掉再说吧。”加内特捡起地上的一把叉子,插在对阵图太阳队所在的位置。

    白已冬的身边堆满了篮球,他面前的篮筐没有篮网。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骂森林狼抠门,其实,这是白已冬独有的训练方式。

    如果是业余球员,可能更喜欢听到篮球空心入筐的刷网声。

    职业球员更追求效率,白已冬有自己的一套。

    别人投篮是瞄准篮筐心,他瞄准的却是篮筐的后沿下角,如果力道正确,篮球在入筐的同时还会弹到投篮所在的位置。

    虽然地上摆着许多球,但白已冬基本只用一个球投。

    除了让球弹回原位,白已冬还会给自己找乐子,比如把球投出去,猜出它的落点。

    比如现在这一球,白已冬从左侧四十五度角出,不看球是否入筐,直接走到弧顶。

    球进,居然真的弹向弧顶。

    “老大,我什么时候可以像你这样”瓦沙贝克被白已冬的射术吓到了。

    其实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大多数nba球员都能轻松做到,只不过瓦沙贝克的基础不好,在他看来,这也许是射篮的最高境界。

    其实,这不过是针对投篮感的训练方式之一。

    “这不难,你自己找个没篮网的篮筐试试就知道了。”白已冬说。

    瓦沙贝克尾随其后,看了一会说:“这能帮助我提高投篮的稳定性吗”“你现在没必要练这个,先把你的冷区全部变热区吧。”白已冬说。

    瓦沙贝克对白已冬的迷信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白已冬做什么,瓦沙贝克就跟着做什么。

    即使白已冬反对瓦沙贝克照他这样训练,瓦沙贝克依然固执地拿起剪刀,来到一个没人使用的篮架前,把篮筐上的篮网剪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玩复制吗”韦伯看见瓦沙贝克的训练和白已冬一模一样。

    白已冬申了把懒腰看过去,差点笑死。

    白已冬在地上放一堆球只是为了好看,瓦沙贝克不明觉厉,也跟着照做,甚至连篮球摆放的角度位置都有90的相似度。

    “波努,我看你就把你又臭又长的名字改掉吧。韦伯吐槽道。“就叫波努“白狼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瓦沙贝克斯丹克之子。””

    要学就跟最好的学,瓦沙贝克不觉得他有什么错。

    “能不能给我用个球啊反正你也用不上。”韦伯说。

    瓦沙贝克显得很为难:“给你的话,我这边就有残缺了。”

    残缺个鬼啊你以为你在干嘛摆龙门阵啊缺个球会死人吗

    韦伯一肚子脏话没说出来:“到底是球放在这做摆设好,还是我拿一个去训练更好,你自己选吧。”

    韦伯把话说到这地步了,瓦沙贝克还有什么好说的像从身上割肉一样挑了颗不起眼篮球丢给韦伯。

    “看看你那样,我都不忍心了,至于么”韦伯真的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瓦沙贝克干巴巴地看着球,好像火车站送别男朋友的小女生,就差掉几滴眼泪衬托出整个哀伤的氛围了。

    “ok你赢了,我去仓库拿”

    韦伯把球放下,嘴里囔着需要消音处理的脏话,走出球场。

    瓦沙贝克问道:“老大,我这样做对吗”“对啊,你又没做错什么,谁叫靓仔要狠心拆散你跟你的101号"qing ren"啊。”

    瓦沙贝克虽然来美国好几年了,但还没融入美国化,也理解不了白已冬这句玩笑话,继续闷头训练。

    白已冬看他投了几球,都是空心入筐,由于没篮网,皮球入筐没阻力,每一次都飞到了界外。

    瓦沙贝克了一边捡一边投,效率反而远远不如有篮网的时候。

    这是典型的东施效步,这个训练不适合瓦现在的沙贝克,他只会投空心球,不会调整出的弧度,投篮永远都只有一个节奏。

    从投篮的角度看,瓦沙贝克还很嫩,也可以说上升空间巨大,这要看个人的努力程度和他人的提点。

    “伙计们,今天的“上帝抉择”马上开始,投是埃迪,要下注的赶紧来,赢钱晚上喝花酒了”

    奥洛沃坎迪吆喝的样子活像国菜市场上的老阿婆。

    瓦沙贝克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

    白已冬过来看了几眼,由格里芬来投的话,赌不进应该比较稳。

    结果白已冬鬼使神差地赌了进,好在数额不大,不然他这一周的零花钱就要透支了。

    赌格里芬会投进的人只有个,贱选错的白已冬、和格里芬结盟的奥洛沃坎迪以及格里芬自己。

    其他人都是赌不进,也就是说,如果格里芬投进这一球,他们人都能大赚一笔。

    值得一提的是,格里芬此前只有302的命率。

    最终,格里芬没带来惊喜,篮球磕到篮筐前沿,弹出了筐外。

    当晚,白已冬回到家里,看见楚蒙在准备晚餐。

    “这些事情让温迪做极好了,你不要乱动啊。”白已冬关心地说。

    楚蒙觉得他大惊小怪了:“医生说我应该多走动,这样对孩子也好。”

    白已冬还是摇头:“不行,你坐下吧,交给我。”“你”楚蒙不太相信白已冬的厨艺。

    “你想吃什么”白已冬问。

    楚蒙列举了一堆菜名,白已冬的脸越来越难看,最后问了句:“你能吃鸡肉明治吗”

    “还是我来吧。”

    楚蒙虽然没多说什么,但这样让白已冬觉得自己好没用。

    “不如我们出去吃吧,反正波努也不回来,我们过一过二人世界。”白已冬彻底黏上了楚蒙。

    楚蒙当然是拗不过他,只有答应,两人说定后就停下了上的事情,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两人进入一家餐厅,白已冬戴着面罩,看起来怪怪的。

    “你点吧。”白已冬把菜单交给楚蒙。

    楚蒙给自己点了几样清淡的,又给白已冬点了几样高能量和高蛋白的菜。

    “不要酒,上点果汁吧。”

    “最近球队还好吗”楚蒙问道。

    “谈不上好与不好,就那样吧,毕竟都到这时候了,有什么问题都要搁置,一切以比赛为主。”

    “有希望连冠吗”

    “当然有希望,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果汁上来了,楚蒙喝了一口:“冬,你考虑过以后的事情吗”“以后”白已冬不知道楚蒙指的是什么。

    “每年都有一座总冠军,你不可能每年都赢的,如果今年赢了,明年呢后年呢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楚蒙问道。

    楚蒙的问题,是白已冬一直以来都不愿意去面对的问题。

    现在的白已冬看起来精力充沛,光彩照人,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只差一步就可以跟伟大的先辈们相提并论。

    不提半个世纪前凯尔特人的八冠伟业,自凯尔特人之后,只有次连冠,两次属于伟大的乔丹,一次属于ok。

    公牛时期,白已冬身上笼罩着乔丹的阴影,芝加哥人总是拿乔丹跟他做比较,直到他在森林狼夺冠,乔丹的阴影才逐渐消散。

    乔丹身后的“再见”,最终蜕变成明州的“白狼”。

    如果如果真的实现了连冠,往后该怎么办白已冬发了个呆。

    楚蒙没打扰他,等菜上来,她也是自己先吃。

    白已冬的里握着叉子,眼神空洞地看着盘子,他在思考,他在寻觅。

    “老实说,我不知道。”

    白已冬把叉子放下,喝了口果汁。

    楚蒙说:“我们都要找到动力,不是吗”“是的,动力很重要,看来我要考虑找一家棒球俱乐部为连冠之后的退役做打算了。”白已冬开起了玩笑。

    无论是否夺冠,白已冬都不会退役,他现在无法得到答案,所以只能先避开这个问题。

    目前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像这样坐在一起,无人打扰,吃个饭,调可是非常难得的。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