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七章 触底反弹

    帕克和斯潘诺里斯的对位妙趣横生。

    上半场最后五分钟,帕克突破斯潘诺里斯五次,全部打进;斯潘诺里斯的表现也不逊色,分球六投,和帕克分庭抗礼。

    得益于斯潘诺里斯的爆发,森林狼勉强在上半场结束之前把分差控制在9分。

    比赛进入下半场,双方都要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

    系列赛打到第四场,双方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接下来比拼的便是纯粹的即战力。

    “森林狼虽然拥有现役最强球员,但我不看好他们,马刺是一支更完整的球队,从里到外都是。”埃利奥特说。

    “诚然一支球队的阵容建设很重要,但球星的带队能力一样重要,森林狼虽然堆积了一群角色球员,可白狼和kg已经率领他们拿下了两座总冠军,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能做得更好。”

    格伦是森林狼的死忠。

    更衣室内,白已冬静听凯西的布置。

    上半场森林狼强打邓肯这一点,只造到了邓肯两次犯规,结果整体失去节奏,没有打出自己的特点。

    “我们还要打得更聪明一点”凯西大声说。

    白已冬享受体能师的按摩,随口问道:“对,要造td的犯规需要更加聪明。”

    “让我再试试吧。”加内特出声。

    凯西否决了加内特的提议:“kg,我不打算让你跟td对位了。”

    加内特微怒:“为什么你觉得我打不过他”

    凯西已不是赛季初的凯西,他在球员面前建立起了威望。

    他淡然地应对加内特的质问:“不,你只是不适合应对td,我们应该让奥洛跟他对位。”

    “就我来”

    加内特眼有火,不容置否地说道。

    凯西与他四目相接,如果是季初,这一幕根本不会发生。

    凯西最终选择了后退一步:“我给你分钟的时间,分钟内,如果你不能证明你可以跟td抗衡,我会调整对位。”

    这是凯西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对加内特来说,这已经够了,分钟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分钟吗

    白已冬的看法和凯西一致,加内特不能再跟邓肯对位了。

    对位分钟,看起来很短,但在比赛,分钟存在的变数实在太多了。

    “kg,你有把握吗”白已冬问道。

    加内特说:“我说100的把握,你相信吗”

    经过这几场对垒,白已冬已经对加内特没信心了。

    加内特见白已冬不说话,便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

    “我会证明,我能和他平起平坐”加内特这话像赌气一样。

    白已冬很想相信他,但之前的几次交已经让他不抱什么期望了。

    加内特表情不好看,连白已冬都不相信他的话,全队又有几个人相信他呢

    孤身一人,这样的感觉已伴随加内特许久。

    桑德斯离开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

    加内特坚定了心的想法,他要证明自己。

    下半场的哨声响起后,现场一阵喧哗。

    由于开局跳球失利,马刺拥有二节的开球权。

    帕克持球,乌基奇贴着他,这是凯西设定的消耗战。

    进入防守端,加内特和邓肯展开了饕餮盛宴般的角力。

    邓肯显然没想到加内特会如此直接,一上来就发狠。

    激烈的对抗动作也让加内特受到裁判的“额外照顾”。

    “kg今晚第四次个人犯规,这下糟了”格伦担忧地说。

    “这是我认为td比kg优秀的地方,大学四年的沉淀让td很清楚该怎么影响比赛。”

    每个人都喜欢拿没上过大学的老梗黑加内特为代表的一帮高生球员。

    白已冬怎能坐视他们这群高生被黑你不是想看我们用脑子打球吗我们就用给你看呗

    就在这一回合,白已冬和乌基奇做了一个高智商的配合。

    白已冬低位拿球,乌基奇从白已冬的身前内切。

    每个人都知道白已冬要把球传给乌基奇,但所有人都没猜到白已冬的传球方式。

    不是土到掉渣的递,也不是考验活的击地,更不是没有技术含量的吊球。

    白已冬的传球是让人惊叹的背身穿裆传球。

    鲍张开双脚死顶,白已冬正好对着这比"ji nv"开得还大的胯下传球。

    “你”

    鲍再怎么淡定也不能忍啊。

    对一个精英级别的防守者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被人从裤裆下传球更膈应的了。

    “超级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传球了”

    乌基奇上篮得分后,欣然说道:“这是上帝附体之后才能传出来的球。”

    “很遗憾,我是无信仰主义者。”白已冬可不把上帝当回事。

    乌基奇惊诧:“我还以为你是天主教徒呢。”

    轮到白已冬惊了:“是什么事情让你产生了这种错觉”

    乌基奇说:“如果不是天主教徒,为什么你要用自己的名义资助一所被上帝摧毁的天主教堂呢”

    是这样啊白已冬回头一想,看来这就是肯扎德要让他用自己的名义资助教堂的原因。

    外界得不到其他的消息,就只能根据已知的线索自行猜测。

    白狼无缘无故干嘛资助天主教堂难道他是信奉的是天主教

    “其实我不是。”

    虽然没什么意义,但白已冬还是想和这种事情撇清关系。

    乌基奇是队内的交际草,有一张张大嘴巴,什么事情给他一说,天之内,保证连圣奥拉夫训练馆的保安的家里的阿猫阿狗都知道白已冬不信仰天主教了。

    只要把消息在队内大范围的传播开来,这些工作人员自会“不慎”把消息外流,直到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

    “good,布鲁斯被穿裆了,真是活久见啊。”

    每一个被对羞辱的队友都逃不过邓肯的玩笑。

    鲍回头说:“蒂姆,如果你把kg打下去我们就轻松多了。”

    “good,我把kg打出场,你把白狼防住,我们准赢”邓肯异想天开地说。

    “ok。”鲍给自己挖了坑。

    他希望在自己被白已冬打爆之前,邓肯能先把加内特打下去。

    加内特的存在对马刺的每一位后场球员都是根刺,就算他功防都被邓肯压制,其表现出来的协防威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kg,你想六犯离场吗”

    身背五次犯规的加内特依然不改动作幅度,各种发力各种狠。

    加内特的眼神凶恶得像一头嗜血之狼,邓肯看在心里。

    “good,既然如此,那就玩个痛快吧”

    邓肯在场上沉默寡言这绝对是篮坛最愚蠢最可笑的一个常识。

    几乎每个和邓肯对位的人都会被他阴阳怪气的垃圾话损到心态爆炸。

    加内特的动作虽然大,却很有耐心。他并不是一心求犯规,他只是在寻找裁判的尺度。

    现在他知道裁判的尺度在哪了,只要对抗不超过这个尺度,裁判就不会找他的麻烦。

    人一旦被逼入绝境,自会自己想办法求生。

    就在上半场,全世界的球迷都遗忘了加内特,每个人都认定他将在这轮系列赛完败于邓肯。

    这回合结束之后,这样的观点应该会稍稍得到扭转。

    至少,加内特的支持者不会找不到东西反驳了。

    “看啊kg一对一防住了td,这是正面对决之后的大帽,太精彩了”格伦激动地大喊。

    邓肯吃到了一记酸爽的血帽,白已冬跑到邓肯的身后捡起球,条件反射地扔向前场。

    巴蒂尔奔跑着,将这一球接住,然后灌篮得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加内特久违的捶胸怒吼。

    这样的加内特看得人热血沸腾,仅仅一个防守,加内特便让全队的士气翻了好几番。

    他就是这样的球员,哪怕数据平平,也能在某个回合的某个瞬间直接改变场上的氛围。

    这种数据体前不出来的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看来这场比赛远远未到分出胜负的时候,kg的反扑非常凶猛,td有麻烦了”

    加内特的表现让格伦在内的森林狼球迷欣喜不已。

    这无疑是马刺球迷最担心的事情,一个白已冬已经无法收拾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加内特。

    被暂压制的邓肯影响了马刺全队,鲍投失了一记会大好的底角分。

    白已冬再度抢下篮板发起反攻,他的攻势犹如万牛奔腾,给人一种难以阻挡的无力感。

    最让人心碎的,是白已冬放弃蓝底下的队友以及有会上空篮的乌基奇,投了个“这算什么毛线”的八米分。

    快攻打一选择急停分,普天之下,除了无法无天的白巧克力和太阳那帮不懂防守为何物的进攻器,就只有白已冬会这么做了。

    别人这么做,大家会觉得这xd,白已冬这么做

    “对白狼来说,这是最舒服的节奏。”

    解说的话音刚落,白已冬的反击分落网,一举把分差追到五分以内。

    维奇脸色像锅底一样难看,比赛暂停了。

    “你看,我做到了。”加内特说。

    白已冬笑道:“如果你早点这么打,我们能横扫马刺。”

    “我们不会再输了”加内特坚定地说。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