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公牛传人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复活”

    “白狼,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科比如嗜血的曼巴,两眼透红,面对白已冬持球。

    时间还剩下最后几秒,科比持球变向,弧顶分强投,压哨命。

    白已冬就此惊醒,最近,这样的噩梦他做了好多,每一次都是被这些死对头绝杀,就没做过一次是以他绝杀为终结的好梦。

    “又做噩梦了吗”楚蒙也醒了。

    现在天还没亮,白已冬却毫无睡意,“你接着睡吧。”“你去哪”楚蒙问。

    “出去走走。”白已冬已经睡不着了,心里像一团乱麻。

    阿波利斯的街上,有流浪汉有宿醉的酒鬼,有厮混的男女,也有执勤的警察。

    白已冬看了下时间,刚好凌晨五点,天还很暗,如果这里不是阿波利斯,白已冬是不敢一个人出来的。

    他去了天主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自己,直觉告诉他,来这里不会错。

    天主教的大堂是公开的,随时可以进来。

    白已冬触摸墙壁,这座历史悠久的教堂已经没有当年的古韵了。

    天灾摧毁了所有,人们只知道它在历史上存在过,但不知道它曾经是什么样的。

    “如果你真的存在,请为我指路吧。”

    白已冬看着教堂,他不知道头上九尺外的高处有没有神灵。

    “如果你在寻找答案,这样恐怕不行。”一个平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白已冬分出了这个声音,他没想到真的能见到他阿道夫肯扎德。

    “这是个美丽的意外,不是吗”肯扎德笑道。

    白已冬感觉肯扎德就知道他要来,但这又说不通。

    白已冬摒弃了这个想法,这只是个意外:“你这个时候应该在睡觉。”

    “我和你一样得到了上帝的召唤,这是神的指引。”肯扎德说。

    白已冬全然不信,这只是个意外,什么神的指引凑巧罢了。

    “彼得怎样了最近的训练还好吗”他有一阵子没来看鲍克的训练了。

    肯扎德笑道:“不用担心,他很好,他已经找到了方向。”

    “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后悔。”肯扎德说。

    “这样最好。”白已冬说。

    “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预赛第一场在1月1号,你能来吗”肯扎德问。

    白已冬回想赛程表,他记得那一天他们没有比赛,所以可以抽出时间到现场给鲍克加油。

    “我会去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带上我的队友一起去现场给他加油。”白已冬说道。

    肯扎德笑道:“那真是太好了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高兴”

    话音刚落,肯扎德眼睛一突,好像被什么东西附体一样嘴角哆嗦。

    “你怎么了”白已冬问道。

    肯扎德连呼吸都困难:“药在教堂后面的房间里”

    这家伙不会又是肚子痛吧

    而且,

    白已冬哪里知道他说的房间是哪一间和上次一样,他将肯扎德拦腰抱起,然后跑了过去,在肯扎德的指引下找到药。

    “强心药”白已冬一怔。

    肯扎德已经把药吃下了,他的气色好了不少。

    白已冬拿过他的药,的确是强心药。

    “神父,你”白已冬看着他。

    “大约个月前,我被查出患有心脏衰竭,晚期。”肯扎德的语气平静得好像这是一个不痛不痒的病。

    个月前

    白已冬问道:“医生没让你住院吗”

    肯扎德笑道:“我怎么能把仅剩的人生浪费在医院”

    “这样有意义吗”白已冬问道。

    “白狼,我不明白”肯扎德不知他何出此言。

    白已冬说:“自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开始,你一直在为别人忙碌,你似乎从来都没有自己的生活,你这一生,有意义吗”

    “白狼,打篮球你开心吗得到冠军你开心吗难道你不是为此而生的吗”肯扎德说,“我也一样,我就是为此而生的。”

    白已冬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肯扎德并不脆弱,不需要安慰,他对自己的境遇平静得让人不敢相信。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白已冬问道。

    “你现在有没有想要得到却没有得到的东西”肯扎德问道。

    这一瞬间,白已冬的脑海闪过了两个画面他完成四连冠的时候,还有代表公牛夺冠的时候。

    为公牛夺冠是不可能了。

    但是另一个画面,他还有会将其实现。

    “有,但我已经很难做到了。”

    白已冬的语气很弱,极其缺乏信心。

    “的确,伟大如你也有难以完成的事情,但没有什么事情是100无法完成的。”

    肯扎德说:“正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我们才要更努力的去做。当我们努力过,经历过,我们就会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说的这么轻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白已冬道。“这件事没有你说得这么容易。”

    肯扎德说:“如果这是一件很容易就能办到的事情,你还会这么失落吗”

    “你看起来没有动力,其实你是在害怕,你害怕失败,害怕失去已经得到的荣耀,害怕这份未知的责任。”

    肯扎德的话语像是一面心灵之境,将白已冬从未抖露的心声照了出来。

    我在怕吗白已冬低下头,也许吧,也许我真的在怕。

    我害怕别人的质疑,我害怕芝加哥的事情在阿波利斯重现,我害怕我再也拿不到冠军,所以我故意告诉自己,我对荣誉不感兴趣了。

    我害怕别人说加内特离去之后我就不行了,我害怕有一天,我再也不是冠军。

    我害怕,也许我真的是在害怕。

    白已冬抬起头,面向肯扎德:“可能你是对的,我在害怕。”

    “认识恐惧是打败恐惧的第一步,你已经踏出第一步了。”肯扎德说。“你想赢吗你想证明自己吗如果你想,你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你应该承担起这美妙的责任,实现你的梦想。”

    “谢谢你跟我说这些,虽然没什么用。”

    肯扎德激励了白已冬吗也许吧,白已冬也不确定。

    肯扎德笑道:“没关系,我只是说一些空口白话,真正要下定决心,要辛苦出力的人是你。”

    “神父,要不要一起去散步阿波利斯的晨曦很美的。”白已冬笑问。

    肯扎德抖擞精神:“虽然我很疲惫,但这是白狼的邀请,如果让任何一个阿波利斯市民知道我拒绝了白狼的邀请,我可能在死于心脏衰竭之前就死在他们的乱拳之下了。”

    两个本来不该有深入交集的两个人,阴差阳错,结为了忘年交。

    “阿波利斯的晨曦果然很美,我应该多看几次。”

    肯扎德眺望远方的一抹东出之日,略显伤感地说。

    无论那一刻什么时候到来,肯扎德都准备好了。

    “人死后,真的会前往天堂吗”白已冬问了句。

    肯扎德说:“我不确定,不过像我这样的好人,上帝应该不舍得让我下地狱。”

    “哈哈”

    当天,森林狼前往盐湖城客场挑战爵士。

    前几天在标靶心输给森林狼,爵士全队上下齐心,想在主场找回场子。

    比赛一开始,森林狼便表现出了有别之前的神采,尤其是白已冬这一点,他的斗志就像一个刚进联盟的新秀,进攻防守,撕咬缠斗,封死了爵士的后场。

    除了白已冬,森林狼的其他人也发挥出色,外线方面,乌基奇通过挡拆进攻打爆了德隆,连突带投,屡屡得。

    德隆防守端防不住人,进攻端陷入白已冬和瓦沙贝克的连换锁,不是失误就是打铁。

    这一场比赛,德隆的发挥是灾难级别的,出场39分钟得到8分6篮板5助攻以及金光闪闪的11次失误。

    爵士发挥最好的还是布泽尔,森林狼的内线没有一个能有效限制他。

    布泽尔全场攻下,34分14篮板,面对白已冬的35分12篮板8助攻、乌基奇的20分、瓦沙贝克的16分4抢断2盖帽,颇有双拳难敌四的无力感。

    “这是一场溃败,我们整晚都打得很烂。”斯隆没话说。

    倒是基里连科,他的话听起来充满隐喻,“看起来,白狼重新活过来了。”

    “他才死了呢,我一直活着”

    听到基里连科这么说,白已冬对记者反呛道。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