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过年

    刘琅的爷爷把自己上学时学过的书籍都拿给刘琅,都是化工类的专业书,对于刘琅来说十分难懂,但闲着也是闲着,一个多月下来对于简单的化工产业也都有所了解,最让刘琅感兴趣的是在这些书里有几本俄语教程,掌握一门外语成了他这段时间的重要工作。

    或许这就是做为一名重生者的福利吧,刘琅的记忆力几乎达到了变态的程度,基本上看过一遍的书就能完全记住,说是过目不忘倒背如流也不为过。

    转眼之间到了年底,几个月的时间刘琅的俄语突飞猛进,虽然刘琅不知道自己的俄语水平能达到几级水平,但他估计已经基本上能够和俄国人进行一些简单的对话了。

    “唉,自己还是太小呀”

    当人过了十岁后就会感叹自己的压力太大,常常会羡慕那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但是现在,刘琅恰好反了过来,希望自己快快长大,这个时代会太多,随随便便就能赚到大钱,可是他连一岁还没到,一个没满周岁的孩子总不能抛头露面跑到社会上去翻云覆雨吧,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慢慢等待,待自己再大一些,哪怕是四五岁的时候再找会。

    转眼之间就到了年底,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过年的年货,刘琅的父母和爷爷一下子买了十几斤猪肉、五斤鸡蛋和不少的面粉大米,另外还有苹果、糕点等等,还买了几挂鞭炮,刘琅的老叔看到这些食物高兴的不行,而最让他兴奋的还是那几挂鞭炮,他每天在这些鞭炮跟前转悠,趁着大人不注意就卸下来几个零散的炮仗偷偷燃放,外面零下二十度的低温根本挡不住这些野孩子们的热情,纵然是脸被冻出道道口子也不在乎。

    在这个年代,虽然食物匮乏,吃上一顿饺子都觉得不易,但那种年味可不是二十年后所能相比的,家家户户辛苦了一年,就等着过年时吃上一顿好吃的,距离大年十还有一周的时间,酸菜缸里的酸菜就被捞了出来,刘琅的母亲和奶奶把酸菜和猪肉剁碎开始包饺子,数百个饺子放到盖帘上放到外面冻上,还有数十个豆包也被冻的能砸死人。

    除了包饺子外,家里还买了两只鸡、两条鱼,有鸡有鱼才算圆满,可以说,这样的饭菜一年下来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

    大年十的晚上,一家人聚到了一起,母亲和奶奶下厨,其他人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打着扑克,刘琅闲着无事就窜到了外屋看着母亲和奶奶烧火做饭。

    只见母亲在一个不大的罐子里用汤匙挖出了一大块乳白色的荤油,这可真是荤油,完全是用猪膘熬出来的,这个年代人的肚子里没有什么油水,在几十年后,一个人去买猪肉只会买瘦肉,但是现在,去买猪肉时没有人喜欢瘦肉,都希望副食品商店的服务员多割些肥膘,越多越好,最好全都是肥膘才好。

    把这些肥膘买会回家后放在热锅里,不一会儿的工夫就会被炽热的温度烤出油来,人们就把黄橙橙的猪油收集起来,等到温度降下来,这些猪油就变成了一坨乳白色如同皮冻一样的物体,每次做菜都挖出一勺来,这样做出的菜就会香气扑鼻很有味道。

    这种做法放在二十年之后,怕是没有人会吃,但在这个人人肚子里没有油水的时代,没有荤油的菜就不叫菜。

    现在是过年了,刘琅的母亲特意多挖了几勺荤油放在锅里,不一会儿的工夫乳白色的硬块就化成了黄橙橙的液体,散发着浓郁的肉香,然后再把酸菜和鸡肉扔进锅里,加上味素大粒盐盖上锅盖后就等着出锅了。

    家家户户的女人都在做饭,男人们则在家里打着扑克,而小孩子们就跑到外面的院子里,你放一挂鞭炮我扔两个二踢脚,霹雳吧啦的鞭炮声伴随着孩子们的嬉闹声混杂在一起,过年的气氛也不断的热烈起来。

    至于说春节晚会,那是一九八年时才会出现,更何况现在家里还没有电视,只有一台好似箱子般的收音,收音里播放着广播电台的新春歌曲,这种简单到了极致的娱乐项目都听到一家人如痴如醉。

    午夜时分,一家人围在桌前,吃着刚刚出锅的饺子和豆包,男人们还喝着散白酒,刘琅的爷爷就从兜里拿出一块钱递给了刘琅。

    “大孙子,这是给你的压岁钱”

    已经有些微醉的爷爷说道。

    “谢谢爷爷”

    刘琅接过了钱。

    “儿子,我替你保管,留着给你上大学。”

    父亲从刘琅里把钱拿了过来,此时的他脸也带着一丝醉意。

    “嗯,好吧”

    刘琅撇了撇嘴,在他记忆里,从小到大大人给他的压岁钱就从没有在自己里逗留过一分钟的时间。

    “霹雳吧啦”

    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响作一团,尤其是那二踢脚,高高飞上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刘琅这一世第一次经历的春节没有春节晚会、也没有漫天的烟火,但是这种浓浓的家庭气氛注定会让他终生难忘。

    虽然十晚上睡的很晚,但大年初一刘琅的父母还是起来的很早,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后,刘琅的母亲又照着镜子抹了点友谊牌雪花膏,这是一种在这个时代唯一的化妆品,绿色的铁盖子加上乳白色的瓷瓶子,打开后就会飘出浓郁的芳香,用蘸出一些涂抹在脸上或者上,既有防冻润滑的作用也能起到香水的功效,可谓是一膏两用。

    刘琅的母亲现在也不过是名作二十八岁的年轻女人,爱美是任何女人的天性,但因为刘琅的母亲在一家床厂工作,整天接触的就是各种运转工作的器,所以平时她是不会擦的,现在过年放假天,每天她都会在镜子前打扮一番,即便这个过程也不过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比起二十年后的女人,这点时间怕是连洗个脸的时间都不够,可是刘琅的母亲还是照着镜子满意的拍了拍脸。

    大年初一是她要回娘家的日子。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