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房产大玩家

正文 1175.泡泡女孩(3.1K)

    事实摆在陈晋眼前,已经非常明确了红会吃人血馒头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胃口也是极其巨大的。手机端

    至于这一次要对付的王钧,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红会的众多“渠道”之一而已,甚至都不算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毕竟华夏这么大,宏爱公司这么几千万几个亿的捞,对他个人来说已经肥的流油了,但是对于红会这样庞大的组织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可这个事实越是明确,陈晋就觉得自己越是意难平。

    虽然严格来说,房地产行业也只是在吃人口红利,绝谈不上有多高尚,但是跟红会直接用病人病历骗捐相比起来,陈晋觉得自己纯洁的跟天使一样!

    “利用人们的善良,赚别人救命的钱……不,是抢别人救命的钱,性质太恶劣了,我忍不了。”

    面对孔阙的提醒,陈晋如是应道:“我以前也觉得圣母婊要不得,有时候纯属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但艾秋宁的事情既然撞到眼前,也就不能不管了。”

    “就算跟全世界为敌也在所不惜吗?”孔阙依旧劝道:“你要知道,这种利益链绝不仅仅是局限在国内的,很有可能是全世界红会的惯用手段了。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最不缺的就是需要帮助的人。”

    “为了新华夏的脸面,为了全世界红会的声誉,中枢甚至有可能会站在敌人那一边……”

    “这不是段怀疆个人意志可以改变的事情。”

    听她说完,陈晋的眼神则更加坚定起来了:“圣人说,大勇之道在于…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接着苦笑:“果然,说说总是容易的,想做,真的太难了。我确实下不了这个决心!”

    “如果我决定这么做,你怕吗?”

    陈晋望向孔阙。

    孔阙也望着他:“我是个女人,没有那么多理性是思考,只有感性的偏执。你不做,我就无视,你要做,我就帮你。”

    “怪不得子曾经曰过,别惹女人。”陈晋哈哈大笑,朝她点点头:“把对顾美美的专访想办法提前一点吧,然后……我亲自去看望一下艾秋宁。”

    孔阙微微一笑,转身出门开始安排行程。

    傍晚时分,陈晋坐车来到了楚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楚大附一和附二两所医院,是省内医疗水平最高的两所医院了,但是无论专家们怎么努力,又或者通过自身的关系请来其他城市大医院的专家会诊,也依然无法解决艾秋宁的疾病。

    陪同陈晋一起去探望的是张槃。这个曾经死死守着急诊科的岗位,疯狂加班的偏执医生,现在已经是晋弘基金会关于医疗重症援助的负责人了。

    一边走着,他一边给陈晋进行一些科普扫盲:“陈总,其实现在的医疗水平看似达,但实际上人类对绝大多数的疾病病理都是不知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医生这个职业,经验比学历更重要的原因之一。”

    “有一种玩笑的说法大医院的护工,可能比小医院主任医生水平还高。因为大医院的护工见过的重症病人太多了,对特定的病症基本可以凭经验准确判断。”

    “所以艾秋宁的病在国内才会束手无策,因为极其少见,而且又是最难诊治的免疫系统疾病……这方面,从医学角度来说,用‘一无所知’来形容病理研究程度都不算夸张。”

    陈晋沉沉一叹:“也就是说,在国内根本就治不好?跟钱没关系?”

    “是的。”张槃认真道:“像她这样的疑难重症,只要有办法的话,哪怕出于科研目的,医院方面都有可能免费治疗的。所以她现在住在隔离病房的费用,医院已经减免一大笔了,否则她的父母根本就承担不住……而条件就是艾秋宁要配合院方的研究。”

    “那不是跟小白鼠一样了?”陈晋皱眉。

    张槃顿了顿,应道:“就是小白鼠。没办法,研究医学是为了造福人类,但医学研究从来都是残酷的。现在很多毫无威胁的病症,在医学史上都是用无数条生命换来的。”

    陈晋微微一怔,缓缓点头,朝另一边的孔阙问道:“她父母的资料呢?”

    “在这。”孔阙递了上来:“她父亲叫艾润春,原本是一家公有企业的中层领导,母亲叫李晓,是东江二十二中的学科主任。根据调查,他们在东江原本有三套房子,两辆汽车。只不过为了给女儿治病,夫妻俩都办了停薪留职,家产也卖得一干二净了。”

    陈晋接过来只是稍微扫了几眼就合上了,站在电梯里也完全沉默,看不出什么情绪。

    倒是张槃对陈晋今天来看望艾秋宁显得异常兴奋,因为这个病人他已经关注很久了,几次援助申请都是他帮忙提交的。只不过被孔阙毙掉之后,让他对孔阙有些不满。

    但是今天陈晋的忽然出现,让他明白过来,一定是孔阙向陈晋专门做了汇报,而之前的拒绝……自然是有苦衷的了。

    虽然心底里抱着浪漫的博爱想法,张槃很希望有无尽的金钱来帮助那些病人,但一年多的慈善工作告诉他,有时候做慈善,真的不仅仅只是需要钱那么简单的……

    ……

    无菌隔离病房在医院的18楼,一个不太吉利的楼层。在护工当中甚至还流传着“十进九不出”的说法。

    一行人来到这里之后,在医务人员的安排下穿上了非常繁琐的隔离服,又经过一道杀菌消毒,才被允许进入病房。

    这不是为了保护他们,而是为了保护病人任何一个人身上的任何一点点病菌,都有可能杀死艾秋宁!如果不是陈晋身份特殊的话,医院根本就不会接受无关人员的探视。

    进入病房之后,里面已经站着几个人了,那是艾秋宁的父母和两名医生。就连医生对艾秋宁的日常检查,也是隔着一层隔离罩的。

    陈晋站在后面安静的等着,看着那个被各种仪器连接,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的女孩,心中隐隐有些动容……

    从艾秋宁的眼神中,他既能看见对命运的坦然接受,同时也有对未来的毫无期待。

    那个眼神,跟小时候的陈悠像极了……

    等医生离开之后,张槃才上前道:“老艾,李老师,我们陈总来看望秋宁了。”

    同样穿着隔离服的两人转身,看向陈晋,艾润春起身跟他握手道:“陈总,感谢你来探望秋宁……”

    李晓也点点头,随后目光立刻就转回了女儿身上。

    她已经经历过好几次,只是睡了一会,醒来就被告知女儿又进了抢救室的事情。现在她其实已经有些绝望了,抱着能看一眼是一眼的想法……

    张槃适时道:“老艾,你们现在考虑得怎么样?陈总说了,只要你们决定了,出国治疗的所有费用,都由我们基金会承担。”

    “哎~”艾润春无言以对,只能叹气。

    李晓背着身开口道:“可是这一路上,又是飞机又是汽车的,风险实在太大了!现在,至少还能住在医院里,随时治疗……”

    “可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张槃劝道:“不说费用问题,这样长期隔离,孩子绝对不会快乐的……”

    “我不管,我不同意!”李晓倔强的回答。

    艾润春搂住妻子:“李晓,张医生说得没错,而且……”

    他看向女儿:“女儿,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艾秋宁身上……她坐在病床上,透过隔离层望着眼前的陌生人,有些疑虑道:“如果出国的话,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张槃刚要回答,却被陈晋拦住了,他上前一步道:“不一定。有可能在去的路上你就生感染离开了,有可能去了也不符合手术条件,还有可能手术之后依然治不好……”

    “手术的成功率只有五五开,但这一路上的风险,让你的存活概率被降低了很多!”

    陈晋的话非常直白,非常残酷,只有16岁的艾秋宁听完之后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她的父母通过隔离层上的操作口,隔着手套握着她的手,她的视线却缓缓转向了身后的窗外……

    “这个季节,桂花应该开始香了。”她喃喃的说了一句:“以前我的房间外面就种着桂花树。”

    “可惜,我在这里闻不到了……”

    女儿的话让李晓一瞬间就情绪崩溃了,她趴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不断抽泣起来。

    艾润春也是不住叹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女儿。

    他甚至不敢告诉女儿,她的房间已经没有了……现在,这个病房,就是他们一家人呆得最久的屋子!

    “我的同学都叫我泡泡女孩~”艾秋宁忽然笑道:“这些隔离层,就像一个个气泡,把我围住。唯一不同的是,我不能出去。”

    “泡泡破了,我就死了。”

    “你别瞎说!”李晓朝女儿吼了一句,哭得更凶了。

    艾润春见状,朝张槃和陈晋投来一个歉意的眼神,两人会意,没有再说话,默默退出了隔离病房。

    在离开语言的路上,一行人都无比沉默!

    许久之后,陈晋忽然开口道:“既然出国的风险这么大,那我们把医生和器材弄到国内来不就行了么?”

    其他人齐齐一愣!

    房产大玩家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