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御天神皇

章节目录 第962章 无法接受自己的人

    正是这气息展现开来时,苏夜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彩琉鸦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异兽,但是,相较万兽之王的他,还是要差了一些。

    他气息展开的,正是万绝兽魂体。

    待得这万绝兽魂体的气息展现开来之时,苏夜的眼睛平静的放在了沈月英的身体上,来自于沈月英那彩琉鸦体释放的狂躁气流,在经过他的身体时,竟然都不由自主的避让开来,仿佛畏惧,害怕,惶恐

    这看的沈月英眼睛睁的圆圆的,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一样。

    她的彩琉鸦体到底有多霸道她自己极为清楚,倘若这神体并非琉鸦,而是一直鸟儿,哪怕是一只小雀,她都会欣然接受。

    却唯独着丑陋的彩琉鸦体

    只要她这彩琉鸦体释放开来,周边的气流风暴将会完全被彩琉鸦体控制所感染,没有哪个天才敢在她的周身范围数十丈内站稳十个呼吸。

    可是似是现在这种情况,她的彩琉鸦体展开,气息竟然完全绕过了苏夜,还是头一次出现。

    而后,沈月英娇躯一颤,只从苏夜的身上感觉到一股极为野蛮霸道的气息镇压而下。这股气息降临之时,竟然让的她腿都隐隐一软。

    不过好在这气息明显不是针对于她,而是针对于历来被她讨厌的彩琉鸦虚影。

    彩琉鸦体明显有几分恐惧,她感应的清清楚楚。

    只不过历来暴躁的彩琉鸦,还是第一时间朝着苏夜的气息冲了上去,可是再碰撞的瞬间,却是惨败而归。似乎是吃了什么大亏,彩琉鸦害怕的一把钻入了自己的体内。

    而苏夜的气息,则也是瞬间跟了进去,一把融入了沈月英的身子之。

    “你做了什么。”沈月英回过神来,一脸不可思议的道。

    苏夜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干脆利落的道:“你现在再施展你那紫气试一试。”

    沈月英一脸疑惑,带有着试一试的态度,陡然将段施展而出,霎时间,一道道紫气化作锋芒,犀利的展开,环绕自身之时,朝着前方猛冲而去。

    正是这海量的紫气爆发开来之时,沈月英却是大吃一惊,眼神之闪烁着骇然。

    要是换做以往,她根本动用不了如此海量的紫气,因为一旦动用,便会与体内的彩琉鸦体产生巨大的冲突。从而导致彩琉鸦体和体内的紫气两两都无法完美使用。

    可是现在,她体内的彩琉鸦体仿佛完全沉睡了一样,对这紫气不管不问,任由紫气的使用,也是丝毫不有问题

    “怎么回事。”沈月英脸上都带着欣喜。

    她做梦都渴望眼前的情景。

    彩琉鸦体固然强大,却是她内心的一大心魔。

    如此丑陋的神体,与她内心的追求完全不附和。可是现在,她却真的就解决了这一切问题。虽然归根结底,还是源自于苏夜的帮助。

    “苏公子,你,你是如何做到的。”沈月英不禁询问。

    苏夜并未回答。

    此事也没法回答,他总不能告诉对方,是自己拥有万绝兽魂体的缘故。

    万绝兽魂体的气息,对任何一种兽类体质都有极强的压制作用,也对任何古妖,灵兽有着绝对的吸引力和克制能力。他的神体,连唐莫璃极其罕见的九天凤神体都可以压的住,更别提是这彩琉鸦了。

    他只是用了一道万绝兽魂体的气息,打入了沈月英的体内,将那彩琉鸦体压制住了而已。

    如此一来,彩琉鸦体自然不敢作祟,再阻拦沈月英去施展那紫气了。

    只要沈月英将紫气修炼差不多,那么就算有朝一日,自己打入进去的气息散去,这彩琉鸦体也没办法在和沈月英的紫气抗衡了。

    “我用了一些特别的法子而已。现在开始,你要一个月之内不许动用彩琉鸦体。之后的话,再如何使用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苏夜说道。

    沈月英罕见的流露出笑容:“纵然让我一辈子不用彩琉鸦体,又有何妨。”

    苏夜轻轻一笑:“沈姑娘,我要告辞了,临走之前,我给你两句忠告。至于听不听,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自己现在因为极宇剑诀而头疼,看到这沈月英的难题,倒是颇有感触,故此给予其两句忠告。换做平日,这种忠告,他是断然不会说的。

    沈月英很是疑惑,不知道苏夜究竟要说什么。

    苏夜慢条斯理的道:“你所自创的紫气,融合了两门真武秘籍,故此武技的品级不会太低。可是弊端太多,虽然我帮你镇住了彩琉鸦体,可是你尚且有许多问题没有改善。就拿我所看到的最大问题来说,你所修炼出的紫气,完全与灵力融为一体。以至于你体内的灵力根本驾驭不了你释放的紫气。”

    “释放一次还好,释放次数多。将会导致你永远无法进入凝丹境。因为你体内的灵力已经和紫气无法分离开来了。”

    还是那句话。

    初阶灵道法师级别的水准,就算利用其它真武秘籍改造,也创造不出真武秘籍。

    好高骛远的最终结果,就是摔的很惨。

    “我知道你心想的是什么,宗试训这个时间是你最后的时间。宗试训结束后,你这门武技必须回炉重造,不能再用。当然,信不信全看你自己。”苏夜缓缓说道。

    沈月英贝齿轻咬。

    以她的性格,换做其他人和她说这些,她断然不会相信。可是说这些话的人却是苏夜

    苏夜方才刚刚帮助她解决了彩琉鸦体的困惑难题,她又怎么可能不去相信苏夜的话。

    细细思绪之下,沈月英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确实太过心急了一些。

    “还有,彩琉鸦体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看。”苏夜面无表情的说道:“美和丑都是人定的,却也可以由你自己来定。如果你自己都觉得丑陋不堪,那么所有人都会觉得丑陋不堪。”

    “接受不了自己的人,永远都会活在丑陋的阴影当,这才是真正的丑陋。至少在我眼里,彩琉鸦体并没有那么让人无法接受。”

    苏夜话罢时,平静转身:“好了,言尽于此。”

    net
Back to Top
TOP